:::

即時文教

「媽媽歌星」 生猛直視花街綺靡日常

記者黃朝琴/臺北報導

 創作社《媽媽歌星》15日起一連三天,將於臺北水源劇場開演,該劇為第17屆臺北文學獎優等作品,描述臺灣未婚媽媽蝶子帶著女兒小花,到日本歌舞伎町,以異鄉人身分討生活,演員詮釋吸睛又揪心,生猛直視性與暴力的日常,帶出母女世代的遞轉,還有對花街的態度,映照身處邊緣,但絕不悲涼的女性生涯。

 編劇魏于嘉指出,《媽媽歌星》劇本部分靈感來自「媽媽歌星」和「歌舞伎町的女王」兩首歌曲,採用虛實交錯的時間軸,不時穿插老歌「媽媽歌星」一曲,貼切描述這對母女花街討生活,不敢互認的辛酸,以抽象與寫實交錯美感,勾勒美麗不起來的歌舞伎町。

 魏于嘉說,《媽媽歌星》像是經血味道,甜腥又有點鐵鏽的感覺。她以女性創作者的角度,訴說女子們在時代更替、環境艱困下的抉擇,劇中角色皆以「天涯淪落人」奮力求生,卻不願悲涼。

 導演陳侑汝表示,《媽媽歌星》以寫實基底形塑這群底層求生的非法移民生活樣貌,劇中直接坦白的衝突事件,她不迴避在歌舞伎町,性是日常,暴力的發生習以為常,這就是生活。

  《媽媽歌星》故事背景從民國五、六〇年代開始,劇情橫跨跳躍20多年時空,考驗主要演員瞬間轉換角色年齡的功力,基於復古情壞,主視覺特邀臺南全美戲院師傅顏振發手繪而成。

 演員蔡亘晏情感濃烈細膩詮釋的母親「蝶子」,看似灑脫實則深情,陳以恩精準跳躍於女孩及女人,飾演脆弱敏感又帶點世故成熟的「小花」,他們雖然身處蛇龍雜處的紅燈區,踏錯一步便是深淵,卻不自怨自艾,從母女間的私語,窺視那獨特的人生觀,母女關係揪心令人動容。

 楊景翔飾演酒保翔,以互相慰藉的心情,與蝶子、小花組成非常態的家庭;曾歆雁飾演宛如聖母形象的泰國移工Mary,廖原慶飾演因小花的窺探而被逐趕的黑人保鏢George,他們深刻地表現社會底層外籍移工的弱勢與邊緣。

 主要演員還要「串演」劇中其他多個角色,精準掌握角色差異切換,表演既吸睛又揪心,例如功利花心機長,暴力性變態,喝花酒的高階警官,逃竄的歌舞伎町非法移民,酒吧姊妹花,夢境小女孩,電車痴漢/癡女,客房/櫃檯服務生等。

 《媽媽歌星》描述一群不被認同的移民,在社會底層蒼白地生活著,打造一個美麗不起來的歌舞伎町,舞台設計林仕倫選擇抽象、中性的語彙,燈光設計黃諾行安排一片了無生趣的「慘白」,只有蝶子與小花母女相處時刻,才出現溫暖的光。

 服裝設計林景豪則在一片灰暗中,以大膽顏色和裝飾,形塑這群在歌舞伎町努力過活的移民;為呈現脈絡中虛實交錯的情境,音樂設計王榆鈞透過寫實聲音與抽象聲響的融合,提供場景與角色內心的變化。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