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談輕型攻擊機火力與戰術運用

◎宋 磊

 一個國家的空軍,超音速戰鬥機永遠都是主角,無論是在平時或戰時,其所扮演的角色不外乎巡弋、掩護與攻擊等3大任務,任何一國對於其主力戰機的維護皆相當努力,隨著科技日新月異,戰鬥機的角色與任務也日益吃重,不可否認其操作成本更是節節上升。為此,若能將部分任務轉移給輕型攻擊機,不但利於減輕第1線戰機飛行員的任務壓力,其相對便宜的操作成本,也備受各國青睞。

 角色與定義

 輕型攻擊機的對地攻擊能力介於戰鬥機與轟炸機之間,精確度卻又比轟炸機高,也因此在空中任務上往往以執行密接空中支援(Close Air Support,CAS)為主。在戰場上著名的攻擊機有美軍A-10疣豬及俄國的Su-25蛙足。90年代後冷戰雖已結束,美軍的A-10仍能在波灣戰役中發揮功能,帶給敵軍嚴重破壞力,除了執行空中密接支援任務外,舉凡空中救援、前進偵察、戰術巡邏、反恐、綏靖與反毒皆為其任務範圍。

 輕型攻擊機具備的先天優勢可區分為下列項目:

 1.機場需求及人力更為簡便

 一般來說,現代戰機無論在機場起降、支援與維修上均被要求具備高規格才能發揮其應有戰力,然而輕型攻擊機無論是在起降要求,或是後勤人力與裝備的配置上更為簡便,這是攻擊機的先天優勢,對於美軍或是其他國防經費較為缺少的國家來說,攻擊機更能成為其主力之一。

  以阿富汗空軍裝備數十架A-29攻擊機為例,該國的主要敵人為叛亂及恐怖分子,其並無防空飛彈等裝備,更能發揮攻擊機的優勢。

 2.勝任低強度空戰

  由於螺旋槳攻擊機在空中具有優越的轉彎性能,面對低空域執行空戰的可能性仍舊存在,相較於攻擊直升機在空戰的表現更具優勢,也因此攜帶短程空對空飛彈執行任務搭配更是常見配置。

 3.操作成本降低

 現代戰爭中,攻擊機不易生存,但在低強度衝突中,戰鬥機的運作成本又太過昂貴,因此輕型攻擊機就成為最佳方案,對於經費較為拮据的國家來說,使用1批輕型攻擊機無疑是最佳選擇。舉例而言,輕型攻擊機所配置的渦輪螺旋槳發動機在製造成本、使用成本和服役成本都低於噴射發動機,以A-29超級大嘴鳥的操作成本來說,每小時飛行成本更只有約500美元,性能強大的噴射戰機,其成本可能達輕型攻擊機的數十倍。

 美空軍未來兵力配置選項

 1950年代以後,噴射戰機漸漸成為爭奪制空權的主力,無論是在越戰、韓戰、中東戰爭、波灣戰爭、阿富汗戰爭等,噴射機的表現均大放異彩,頗受各國青睞。然而,不能否認的,相對於空戰,一般的戰機巡弋、偵察,到近幾年興盛的反恐戰爭,輕型攻擊機的角色愈顯重要。從過往的歷史即可驗證,特別是韓戰期間,美軍派遣P-51野馬、F-4U海盜與A-1天襲者等以螺旋槳為動力的飛機,在戰場上擔任對地攻擊任務表現優異,這些攻擊機不但彌補直升機在航程、火力上有限的缺點,發揮強大與即時的火力壓制,往往為地面部隊提供適當的掩護。

  現代戰場再搭配雷射導引炸彈,輕型攻擊機在火力支援上更為精確。以美軍當前在世界各地參與戰爭的頻率來說,輕型攻擊機不只減輕美軍的預算壓力,更能適時紓解當前飛行員短缺的困境。

是以,美國空軍參謀長高德芬上將認為,輕型攻擊機仍具有可靠價值,配合當前計畫,美軍未來可能會採購近300架攻擊機作為其兵力配置的選項,且獲得川普總統的支持。雖然現階段美軍仍優先以升級既有的A-10攻擊機為主,其相關的升級方案以引擎、機件等結構為主要項目,按照現階段計畫可得知A-10攻擊機至少會服役至2025年。換言之2025年後美軍仍須有替代方案來接替A-10攻擊機的位置,才能使美軍持續以完善且強大的空中力量立足世界。

 常見的火力配備

 由於攻擊機先天的設計主要是以慢速為主,加上不需要進行高強度的空中運動,因此主要的火力配備仍以雷射導引炸彈、火箭彈、空用機砲、反裝甲飛彈等為主,以A-29超級大嘴鳥攻擊機為例,這款由巴西航空工業公司及美國內華達山脈股份公司所共同開發的輕型渦輪螺旋槳戰機,由於發動機輸出強勁,最大外掛重量可達1550公斤,外掛點多達5個,除配備2挺12.7公厘機槍外,更可配備火箭彈、一般炸彈、集束炸彈、雷射導引炸彈、反裝甲飛彈等,面對小型武裝的恐怖分子,性能綽綽有餘。

 在當前美軍大力推動OA-X輕型攻擊實驗計畫下,相關競爭機種包括畢琪公司(Beechcraft)的AT-6「狼獾」(Wolverine)和德士隆公司(Textron AirLand)的天蠍式(Scorpion)攻擊機,2款飛機主要的火力配置也以機槍、火箭彈、雷射導引炸彈為主軸,其中天蠍式攻擊機的內艙間,可安裝光電/紅外線感測器、主動式電子掃描陣列雷達(AESA)、合成孔徑雷達(SAR)、光譜分析儀與電子戰設備等,強大的內載配備更具競爭優勢,於戰場上的應用更為靈活。

 反恐利器 新機型方興未艾

 飛機應用於戰場上不過近百年的歷史,配合不同的需求其衍生出的任務也不盡相同,不可諱言隨著區域情勢的詭譎多變,其戰場的特性也從原先的大規模空戰衍生出小型的空對地攻擊,不同的任務搭配不同的飛機應屬常態,軍用飛機原先的設計受限於科技技術,因此其任務形態均以偵察、巡邏為主。二戰結束後飛機的發展一日千里,伴隨著發動機與機體結構加大,中/重型飛機於戰場上的應用更普及,然而不能否認的重型飛機的操作成本隨著現代裝備的提升,加上其複雜的後勤,空軍的操作成本便日益沉重,面對成本及預算的壓力,退而求其次的使用輕型攻擊機反而為美軍與其他中、小型國家的空軍找到出口。

  值得注意的是,武器裝備沒有兩全其美,不同的配備於戰場上所發揮的效用不應混為一談,隨著新一代的匿蹤戰機逐漸在各國空軍亮相與服役,面對不同的任務與國情,由於反恐戰爭的持續,輕型攻擊機仍具有其作戰價值,不會隨著時間而消失在戰場上,反而角色更為吃重,新的機型不斷出現,相信仍會在戰場馳騁相當時日。

(作者為軍事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