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中共軍民融合發展 弊端叢生

◎黃秋龍

 前言

 從《中共「中央」關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簡稱:《決定》)和《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看來,不僅說明當前中共機構改革,正為其政治路線「『黨』的全面領導」積極部署,也圍繞著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尤其,更反映著高度的政治現實。因為,從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監察部」部長、「國家」預防腐敗局局長楊曉渡,慨然指出習近平機構改革是「勇於自我革命的堅定決心和政治勇氣」,即充分說明機構改革必須面對更多不確定性與難題。其範圍的全面性特點,也指向未來將統籌黨政軍群機構改革,深化武警部隊、民兵、預備役部隊跨軍地改革和推動軍民融合深度發展。然而,任何機構改革都會面臨不確定性與難題,自然也會局限中共軍民融合發展。

 存在改革問題 又威脅周邊安全

 今年大陸召開「全國兩會」期間,共軍與武警部隊代表,於代表團分組會,連續討論軍民融合議題。3月12日,習近平於出席共軍與武警部隊代表團全體會議時,具體指出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與加快國防和軍隊建設。軍民融合議題再度成為「全國兩會」新聞焦點。由於該議題不僅在實現中共「19大」報告路線,以及大陸經濟和國防建設的融合發展;甚至緊密聯繫著機構改革,朝向軍民、軍地之間的協同互動,也反映未來軍文跨部門制度變革,將成為「全國兩會」後機構改革的新興趨勢。尤其,習近平身兼中共「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主任,軍民融合又再度成為機構改革焦點,其後續發展動向,顯得更具有戰略部署與政策意涵。

 該代表團在分組會,也說明軍民融合具有「重大」的戰略部署與政策意涵,乃在於「上升為『國家』戰略,關乎『國家』安全和發展全域,既是興國之舉,又是強軍之策。」其中,去年1月,河北省軍民融合促進會成立,對其戰略與政策意涵,即象徵著軍地雙方就如何藉由京津冀區域協同發展戰略,加快河北軍民融合發展步伐提出謀劃。特別是地處西北的傳統軍工大省陝西省,若以西安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為試點樣本,探索釋放「一帶一路」建設與軍民融合發展之間協同互動,即係其軍文跨部門機構改革與制度創新的新興趨勢。軍文跨部門機構合作甚至合併,將成為「全國兩會」後,觀察中共「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參考方向。尤其,「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中央」軍委戰略規劃辦公室軍民融合局之動向,均可視為觀察軍民融合深度發展之相關指標。

 習近平出席代表團全體會議時,不僅依然宣示其在「19大」報告的「圍繞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軍事變革目標;同時,強調軍民融合重點方向「要加強國防科技創新,加快建設軍民融合創新體系,大力提高國防科技自主創新能力,加大先進科技成果轉化運用力度,…要密切關注世界軍事科技和武器裝備發展動向,突出抓好重點領域軍民科技協同創新。」然而,在習近平講話中,仍透露出當前軍民融合還存在著封閉壟斷、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體制機制弊端等問題。

 中共軍民融合的政策應用範疇,卻凸顯著共軍武裝力量多樣化運用的擴張意圖,之所以將對外構成安全威脅,不僅係其傾向以軍事無人攻擊機投入維穩反恐之政策合理性,會引起識者質疑;而且,軍民融合政策應用在「統籌海洋開發和海上維權,推進實施海洋強國戰略;維護國家海外利益」之新興動向,更將衝擊臺海與區域安全情勢。尤其,中共積極開發環保無人船,以及啟用迷你型核電站,強化戰略支援部隊威懾戰力,顯然在瞄準建設海洋強國、航太強國、網路強國;同時,更加凸顯軍事擴張的政治意圖,亦將衝擊兩岸、周邊國家與中共之安全互信。

 機構改革 理論與實踐難釐清

 從中共機構改革歷程看來,向來存在機構臃腫與機構精簡改革的來回循環,此次改革不僅涉及能否跳脫循環現象的問題,尤其還存在宏觀與微觀層面,需要長期磨合相互適應的時間空間變數。凡此問題正如《決定》所舉述:「當前,面對新時代新任務提出的新要求,『黨』和『國家』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同統籌推進『五位一體』(全面落實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總體布局、協調推進『4個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戰略布局的要求還不完全適應,同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還不完全適應。主要是:一些領域『黨』的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還不夠健全有力,保障『黨』的全面領導、推進全面從嚴治『黨』的體制機制有待完善;一些領域黨政機構重疊、職責交叉、權責脫節問題比較突出;一些政府機構設置和職責劃分不夠科學,職責缺位和效能不高問題凸顯,政府職能轉變還不到位;一些領域『中央』和地方機構職能上下一般粗,權責劃分不盡合理;基層機構設置和權力配置有待完善,組織群眾、服務群眾能力需要進一步提高;軍民融合發展水準有待提高;…一些領域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機制不夠完善,濫用職權、以權謀私等問題仍然存在;機構編制科學化、規範化、法定化相對滯後,機構編製管理方式有待改進。」

 由此可見,中共機構改革在理論與實踐的關係上,尚存在難以釐清的問題。同理,所謂軍民融合深度發展涉及的機構改善,仍存在磨合與適應變數,將使得改革未見樂觀,從而局限中共軍民融合之發展與改革。

 結論

 中共機構改革已勢在必行,並成為當前關鍵性的政治議題。雖然,機構改革係以行政體制改革之形式來呈現;事實上,卻反應著高度的政治現實。一方面,攸關中共政治路線方向與目標的實現,聯繫著中共政權再鞏固,以及習近平「三位一體」(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領導體制之一致性。再方面,更是觀察深化跨軍地改革和推動軍民融合深度發展,能否克服改革來回循環的歷史規律之重要參照點。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