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女性加入戰鬥勤務 借鏡以國變革(上)

◎李華強(譯)

 全民皆兵,男女屆齡均須服役的以色列,係國內外媒體論及軍事事務時經常引用的範例;自1948年建國迄今,歷經十數次戰役仍屹立不搖的國防軍(IDF),更是近代軍史學家津津樂道的對象,無論是戰術戰法、兵役制度,乃至於女性義務服役等面向,都引發許多國家政、軍、學界研究探討。如同歐美許多先進國家,女性在以國防軍內扮演的角色,係時代演進與社會不同價值觀念角力下不斷突破的進行式,透過以色列智庫國家安全研究院(INSS)的專文研討,國軍得參考借鏡,本報特譯介如後,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2017年9月,首度有女性完成美國海軍陸戰隊步兵軍官班課程。此乃美軍要求最嚴格且最具挑戰性的課程之一,過往都僅限男性參訓。這項成就,代表了女性逐漸、但逐步融入美軍戰鬥勤務的一大進步,並證明美軍在開放女性加入戰鬥單位方面,已企及全新境界。自2001年起,超過30萬美軍女性官兵派赴伊拉克與阿富汗從事軍事任務,雖非全數擔任戰鬥勤務,但每位女性都在戰區與男性同袍並肩服役,甚至為國犧牲。截至2017年底,美軍有166位女性官兵在作戰中喪生,逾1000名負傷。更廣義來說,自2015年起,計有640名美國女性被派任過往僅限於男性擔任的戰鬥勤務,包括砲兵、軍械單位及海軍。

 過去20年間,西方國家軍隊內女性融入戰鬥單位與勤務的現象日漸普遍。早在1980年代,丹麥、瑞典與挪威的軍隊即採納兩性完全平權的政策;時至今日,諸如加拿大、英國、德國、奧地利與荷蘭(陸戰隊除外)的軍隊,都達到所有職位均開放予女性之境界。

 在以色列,早自國防軍成立之初就有女性服役紀錄,其中不乏戰士和飛行員;在相關比較研究中,這些無異於男性的女性貢獻,都是探討軍中女性平權議題時耀眼醒目的範例。然而,國防軍過去也存在職務歧視現象,女性主要仍在戰鬥支援單位、被視為「女性化」的工作崗位,以及民防單位服役。自1990年代末期起,以色列軍方就女性服役展開變革,開放大部分的工作予女性,並推行相關作為,允許其擔任戰鬥勤務。20年後,本文檢視國防軍內女性的當前地位,並探討女性融入的相關作為是否開花結果?國防軍的兩性平權革命是否確實達成?

 以色列的社會與軍隊關係:國防軍成為社會不同意見的角力場

 以色列國防軍與西方大多數軍隊不同的是,建國70年迄今的許多變化,始終未改變國防軍在以國社會中享有的特殊地位:全民軍隊。自1970年代以降,儘管輿論對國防軍的批評日增,主要係針對國防軍的各方面表現,例如效率、預算管理、人力運用等,但其始終在以國(猶太人)社會民調中高居最受信賴的公眾機構首位,超過警察、法院、政府與國會等其他公家機關。以國民眾仍持續視國防軍為戰鬥組織,並高度支持國防軍的各項作為。

 身為「全民軍隊」,並享有社會中獨特地位的國防軍,早已成為以國社會不同團體意見的衝突舞台;事實上,以國並無其他組織堪稱這類意見齟齬的平台。自1980年代起,許多團體就利用國防軍的特殊地位,發起一系列陳抗,提倡特定信仰、價值與權利;例如,後備軍人爭取薪資、認同與社會特權的運動;反對國防軍在占領地活動的政治運動(如打破沉默、新作法等左派倡議);為國捐軀官兵遺屬的運動;倡導「性少數」(包括同性、雙性、跨性別族群)服役權利的組織運動,以及推動兩性平權並尊崇女性服役之運動等。

 國防軍女性平權的奮鬥歷程

 截至1987年為止,女性在國防軍服役的限制,係明載於管轄安全部門的法律和規範內,主要涉及女性職位的限制條件。1987年,法律移除該項限制,但未界定女性融入的目標。1995年,以國女性米勒在民權組織與以色列女性聯盟的協助下,向最高法院提請訴願,要求參加國防軍飛行員訓練(譯按:米氏後獲准申請,惟最終因體檢不合格未參訓);最高法院首度做出判決,指區隔男、女,或禁止女性申請該訓練無任何法律基礎。該判決的法律和倫理聲明,為國防軍的兩性平權取得一大進步。繼最高法院判決後,以國兵役法於2000年1月修訂生效,明載:「女性可從事國防軍任一職務,包括戰鬥勤務,並在退伍後獲得相同福利。」

 以國最高法院判決「米勒」案後近20年內,國防軍的女性平權議題高度吸引大眾關注,國防軍自此成為涉及女性服役的兩大團體相互攻訐之戰場。由世俗化團體、公眾人物,以及人權與女權運動者代表的開放勢力一方,呼籲國防軍全面性別平等;另一方則由宗教領袖(錫安教派與極端正統猶太教長老)與其他反對女性服役的勢力領軍,要求兩性隔離,並反對女性擔任戰鬥勤務。開放勢力與宗教領袖之間對抗,主要聚焦在2大主題:女性的平等服役權(當前主要訴求在戰鬥勤務),以及服役女性與信仰虔誠官兵共處之道。

 近20年間,國防軍提出數項改革提升服役女性的地位;兵役法修訂,以及後續改革,顯然改變國防軍的形象,並大幅增加女性更多元且平等的服役選項。許多過往僅限男性的工作開放予女性,包括饒富盛名的飛行員和海軍軍官訓練,以及砲兵、防空、邊境警衛、訓練和搜救等戰鬥勤務。開放予女性的職務比率,則自1980年代的55%,大幅提升至今日的92%。另廢除「女性官兵團」,改以少數高階司令部單位專責女性平權和推廣工作(參謀總長女性事務顧問;現階為女性准將);整合過往性別隔離的訓練,且更注重軍中性騷擾防治等。

 在戰鬥勤務方面,改革成效也相當顯著。根據國防軍資料,逾15年期間,女性擔任戰鬥勤務者成長6倍,從2005年435位增至2017年2700位。女性現已融入輕裝步兵、邊境警衛、後方司令部搜救單位、防空、海軍水下作業單位、電子戰,以及戰場情報部隊。2017年,第4個兩性混編輕裝步兵營成立,同步建立1處專供輕裝步兵部隊訓練的基地。

 上述改革均非一蹴可及,允許女性加入戰鬥單位更遭遇許多困難;軍方雖已解決若干問題,但許多仍在研究和處理中。改革過程中,國防軍進行醫學與心理研究,檢視相關作為對女性造成的生理負荷影響,並對指揮官和醫療人員進行簡報,防範對女性造成傷害;針對女性體質調整訓練、強度標準,以及營養成分;調整女性的個人裝備和武器;重新檢視基礎設施的建造需求;調整篩選的流程,另在入伍訓練前開辦預備課程等。(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