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女性加入戰鬥勤務 借鏡以國變革(中)

◎李華強(譯)

(接上文)

 另一項有關女性服役的變化,則完全出人意料。直到數年前,年輕的宗教虔誠錫安教派女性,多選擇不入伍服役(譯按:以國法令規定,屆齡女子因宗教因素,可選擇不入伍,改以國家服務役替代),目前則呈現樂於入伍的趨勢。每年約有8000名宗教虔誠女性屆齡,2010年有935名入伍,然短短7年內,入伍者成長3倍,達2017年2700名。此現象引發若干猶太長老反彈,甚至裁定禁止女性加入國防軍。女性自願入營者增加的現象,顯現出女性本身已悄然展開自發性改革運動,並在父母、教育者,以及相關協會的支持下,協助其度過入伍與服役過程,同時維持虔誠信仰的生活方式。

 聯合服役令:各方勢力對抗的舞台

 除上述成就外,以國社會中仍可見不同社群,持續針對女性服役的議題進行辯論,且任何促成性別平權的進展,都被解讀成對宗教虔誠男性官兵的威脅。

軍內論戰的主題,圍繞在修訂中的「聯合服役令」;其創立宗旨,則是規範女性官兵與宗教虔誠男性同袍的關係。該法令最初在2003年制定,旨在回應宗教虔誠男性的需求,並保障其權益:諸如這類官兵得免除與女性一同活動;若其在兩性混編的戰鬥單位服務,則可要求重新派任至全男性單位;得要求不和女性一同受訓;必須提供分離的寢居和衛浴設施,且須提供區隔男女的體能活動時段等。2011年,參謀總長女性事務顧問凱利菲阿米爾准將,指稱若落實推行該法令,將導致兩性皆輸的結果:女性調動將受限,能力也無法有效發揮,且法規解讀的「適當融合」過於嚴格,導致難以落實,結論無異於強加宗教極端主義。

 在不同社會團體的壓力下,國防軍陸續修訂該法令敍述文字達7次之多,凸顯社會爭議的空前強度。提若許博士即指出,聯合服役令代表一種對隔離營舍、營帳間圍籬布幔高度,以及阻擋男女官兵間視線等枝微末節的過度堅持;女性被視為「禮俗的潛在破壞者」,儘管事實上乃議論環繞的中心,卻身在其中但形同缺席。例如,若女性出席被視為「不莊重」,宗教虔誠的男性得要求不與前者一同服役或訓練。

 經各方角力後,修訂的法令規範宗教虔誠男性官兵與女性之間關係,後續更引申出不同面向的影響力。約10年前,國防軍推動哈瑞迪人(極端正統猶太教徒)入伍服役的夏哈專案。不同於獨立的納哈專案(指哈瑞迪人擔任戰鬥勤務),夏哈專案提供哈瑞迪人非戰鬥勤務的專業工作(大多係已婚,育有子女者);該專案最初在空軍展開,後續推廣至情報部隊、技術部門、海軍與其他兵科。為推動該專案,國防軍提供哈瑞迪人「遠離」女性的待遇;換言之,哈瑞迪官兵服務的軍事單位與區域,都是女性禁區。

 反對女性擔任戰鬥勤務的議題,更在2017年引發以國社會爭論;反對最力的組織,係甫於當年初成立的「軍中兄弟」,運動口號則是「解救國防軍,停止聯合服役。」該組織動員諸多志願者,運用媒體造勢,鼓吹其反對女性服役的訴求;其對於女性融入戰鬥單位的認知偏差,視女性為有賴保護的對象,並可能誘使男性自我「弱化」。提出的主張著眼生理觀點,狀似「客觀」合理,界定為「傷害論述」;宣稱女性在訓練與擔任戰鬥勤務時的過度敏感特質,將導致其受傷,進而影響自身健康。事實上,國防軍曾深入研究該主題,並根據女性體質調整效應和強度量表、營養,以及其他手段。其他反對女性服役的主張(都了無新意),則指稱女性若暴露在戰場上,將導致不當行為、降低作戰效能等。

 「軍中兄弟」運動,凸顯戰鬥單位中兩性一同服役的現象仍存在高度爭議,且錫安教派長老視其為重大威脅,促使全國哈瑞迪陣營的長老、錫安教派的保守與開放勢力相繼加入論戰;各方團體分別在2017年3月發表公開信,呼籲學生抵制加入兩性一同服役的戰鬥單位,展現出錫安教派內部不同勢力難得一見的團結力量─儘管彼此向來在宗教、公眾與政治議題上互不相讓。凝聚不同教派的背後力量,則是其認為世俗化就是傾向認同男女同處,並擔憂年輕宗教男女日漸開放的態度,恐其加入軍中而悖離宗教規範。

 在這場爭辯中,開放勢力的一方原包括許多女權運動者,然近來已少在公開場合耳聞其相關論述。以色列的女權運動,擁有相對較少的資源和政治影響力;提倡女性服役者,似乎已厭倦長年徒勞無功的論戰,並決定將資源轉投他處。時至今日,仍投入該運動的組織,僅剩「以色列女性協會」,仍針對該議題,在社群網路與媒體持續發聲。女權運動者與錫安教派領袖大不相同,既無能在參謀總長與聯參人權辦公室自由穿梭的後備軍官為其喉舌,亦未提出性別平等以外的議題,訴求造成國防軍的文化或政治改變;其大多僅針對性別歧視,以及女性在軍中遭到排擠的現象做出反應。

 2017年11月,開放陣營獲得助力:一群來自戰鬥單位,包括宗教虔誠與世俗化成員的軍官,公開致函國防部長,呼籲支持女性加入戰鬥單位;許多卸任與現任的國防軍指揮官,亦發出類似呼聲。例如,備役准將阿巴曼在2017年赫茲莉亞大會(譯按:以國年度研討國安議題的國際會議)討論女性服役的論壇中指出:「國防軍並不知道,其不願也無從在欠缺女性巨大貢獻下維持運作…女性提供卓越特質…畢竟,不是每個男人都能成為精英戰士。」然而,從正反論述力量的觀點看來,除若干局部的努力外,爭取國防軍服役女性權益的戰場,顯然已遭以國社會的開放勢力(包括宗教虔誠與世俗化成員)遺棄。

 有礙女性融入戰鬥勤務的阻力

 1990年代針對女性服役而發起的革命,可說成就斐然,惟當前的阻力更甚以往,造成後續進展難上加難。

 近年來以國社會風起雲湧的趨勢之一,係宗教陣營在社會與政界中不可一世的影響力;當前聯合政府中,宗教黨派(猶太人家園黨、夏斯黨、聖經猶太教聯盟)勢力抬頭的現象,即充分揭露該進程,並依據其信仰的世界觀,運用政治權力型塑以色列。此「宗教化」的過程,反映在試圖將宗教內涵強加入非宗教學校的課程、宗教組織進入國立非宗教學校,以及將宗教元素融入國家慶典之中。部分人士警告,這種漸變的過程,已將以色列轉變成一個由宗教少數族群主導的國家,且這群少數人擁有不成比例的政治影響力,能夠凌駕多數人而為所欲為。(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