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女性加入戰鬥勤務 借鏡以國變革(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接上文)

 另一個不利於女性全然融入軍中的因素,係戰鬥軍官的人口組成變化。自本世紀初起,基於若干因素,以及錫安教派長老的支持,愈來愈多完成國立宗教教育的畢業生投身軍旅,且大多加入戰鬥單位,尤其是擔任指揮職。目前的確切數目不詳,然以2001至2008年為例,戰鬥單位內宗教虔誠的軍官比率,係宗教虔誠士兵的2倍(步兵進階課程中22至31%的戰鬥士兵屬宗教虔誠者,視年度而定)。這個現象從內部改變軍隊的社會組成,進而將歧視女性、男女有別的傳統認知帶入軍中文化。

 另一推波助瀾的作用,係招募哈瑞迪人的政策;繼成立第1個哈瑞迪人營後,夏哈專案更大幅助長該現象。軍中內部不斷強化宗教元素的趨勢,與上述問題息息相關,亦凸顯文化與宗教,對國防軍本質和功能的影響與時俱增。相關影響包括:近年來部隊成員因宗教信仰拒絕強制遷移屯墾區、宗教界與軍事當局競逐權力、軍中猶太長老勢力抬頭與其對例行和作戰事務的干涉、猶太長老鼓勵弟子爭取軍中指揮職,以及聯合服役令對女性造成的傷害與排擠等。甚至有人宣稱,國防軍正進行「神權化」,特徵是宗教勢力逐漸滲入軍中,企圖影響通常屬於軍隊管轄的行為範圍。無論是宗教化、保守態度復辟,抑或神權化的漸進過程,無庸置疑的是,國防軍正面臨一極具挑戰的現實環境,試圖在眾多社會群體參與的架構中求取平衡,而上述種種加諸在軍隊體制上的無形與公然壓力,正是排擠並阻撓女性完全融入國防軍的始作俑者。

 國防軍女性服役的前景:停滯不前的革命?

 女性服役國防軍的現況為何?改變的進程是否朝向兩性平權,抑或已停滯不前?

 儘管國防軍做出許多正向改變:改善女性入伍、篩選與派任的流程,並開放許多職務予女性,但在重視女性平權的改革方面,以及開放核心戰鬥勤務方面,仍有待加強。擔任戰鬥勤務的女性比率仍偏低,約僅占所有服役國防軍女性的6%。女性能擔任一系列職務,係因軍方認同其高素質潛能,但在同時卻又限制其整合數量和可供派任的單位。另如開放飛行員訓練課程等政策,雖說是一大進步,但成果未如預期;例如,2017年12月最近一批飛行訓練結業的36員中,僅有1名女性。

 過往國防軍推行的若干正向改革,如今似乎也遭到軍方高層的決策阻撓。例如,國防軍在2017年10月宣布,將「停止女性加入戰鬥勤務,俾從事一系列測試。」值此聲明之際,同年(預期)增加200名女性官兵擔任戰鬥勤務,且共有2700名女性加入國防軍。若非來自宗教界的遊說壓力,實難想像國防軍何以反行其道,在女性擔任戰鬥勤務的人數比率偏低時阻止更多女性加入。國防軍對該決策的解釋,係「凍結當前情況,目前不會增加(女性戰鬥人員)額度,俾利於重新檢視年輕女性服役的效應。」此舉顯示,目前反對勢力當道,已成功阻止女性擔任戰鬥勤務的人數增長,避免其「威脅」宗教虔誠男性。

 國防軍近期宣布的另一項決策:根據戰鬥時生命威脅的程度,重新分類國防軍各級單位,同樣有損女性官兵的地位。根據國防軍參謀總長於2017年9月核准的新分級制度,金字塔頂端屬先進部隊,或稱「精銳」單位;精銳官兵的定義,係受作戰訓練,甘冒生命危險打擊敵人者。「精銳」單位包括特種單位、高級司令部直屬單位、空軍突擊兵(類似於美空軍的戰鬥管制單位),另包括步兵旅級單位:傘兵、正規步兵、裝甲、砲兵。然而,女性官兵並未派任上述單位(若干女性編入裝甲部隊的試行計畫除外),現行兩性混編的單位,如獰貓營,都屬於邊境守護序列,且大多戰鬥勤務女性都位居次要地位,而非精銳單位的範疇。

 上述分級制度,不但影響官兵的認同象徵,更關係其服役期間與退伍後的報酬和福利;對融入「戰鬥單位」的女性而言,給予其次等地位,無形中也造成有礙女性平權的另一層阻礙。

 針對聯合服役令的爭議,在宗教團體長期施加的遊說壓力下,國防軍參謀總長於2017年12月決定,針對法令的文字敍述做出若干更動,包括刪除「盡可能在不隔離男、女官兵情況下」推行該法令的要求等文句,此舉可能助長反對女性的主張,諸如隔離、歧視女性等。

 近期國防軍做出的多項決策,坐實本文所指「停滯不前的革命」。女性融入戰鬥單位的人數本就偏低,上述種種決策更代表改革進程「受阻」、扼殺革命的成果,進而「終止」新作為推動女性融入戰鬥單位。

 結論與未來影響

 儘管國防軍試圖做出重大改革,期將女性融入軍中(包括戰鬥勤務);惟其面臨的挑戰,已從打破「玻璃天花板」的罩門限制,轉為飽受沉重壓力束縛,革命寸步難行的困境—防止女性接近軍事行動的核心。阻撓革命的力量,源於深植在以國社會與政治的陳痾、戰鬥單位人口組成的變化,以及軍中日漸強大的宗教力量,並反映在國防軍近期一系列阻礙或反轉改革的決策。擔任戰鬥勤務的女性比率很小,在追求兩性平權的過程,往往遭受來自於宗教團體的強大反對力量;誠如提若許教授所言:「每當法規研擬的訴求,全然著重在維繫莊重禮俗並防止男性接近女性時,女性就更可能變成莊重要求的潛在威脅。」

 以國首任總理班古里安認為,獨一無二與團結一致,係國防軍精神戰力與攻無不克戰力不可或缺的特質。班氏致力於推動國防軍去政治化,目標是建立一支聯合所有武裝力量的國家軍隊,並消弭任何牽扯政黨或意識形態運動的關係。基於此,班氏反對軍中長老團(譯按:以軍內負責宗教事務的人事組織,業務包括維護祈禱會所、監管符合猶太教規食物等,團長編階准將)與宗教團體聯繫並干涉軍內宗教活動,並反對分設宗教軍隊,以及任何可能造成隔閡,或擴大世俗化與宗教虔誠人士之間衝突的特殊待遇,導致兩個軍隊或號令不一的情況。

 本文描述的現況,與班古里安的願景背道而馳;許多跡象顯示,做為「全民軍隊」的國防軍令人憂心,現已呈現更分裂、更對立,且更歧視的發展趨勢。宗教與極端正統猶太教團體,正在國防軍內建立分治領域、排擠女性,持續威脅其軍隊國家化特質、兩性平權價值,並危及國防軍身為以國社會中無論成員、性別與所屬團體的分享架構之基本信念。(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