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美「中」貿易戰 霸權博弈初試身手

◎鄒文豐

 今年以來漸次升溫的美「中」貿易爭執,仍然未有熄火趨勢。在第二輪會商的聯合聲明中,雙方雖就實質減少貿易逆差措施達致協議,包括中國大陸將大幅增加自美採購商品及勞務,推進《專利法》在內的相關法律修訂與創造公平競爭的營商環境,並加強彼此能源、農產品、金融等領域貿易合作,中共且認為,此次「積極、建設性、富有成果」的經貿磋商,最大成果是雙方達成不打貿易戰、停止互相加徵關稅的共識。惟美方不久再度提出預於6月中旬公布對500億美元大陸進口產品課徵25%關稅的最終清單,另表示將限制大陸在美涉及工業關鍵科技的投資活動,顯示後續美「中」貿易談判,謀略交鋒依舊在所難免。

 從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川普電話協商,同意中共以更換管理階層、改選董事會、支付13億美元罰款、接受美方派員監督等條件,換取解除對中興通訊制裁一事可知,如中興與華為係大陸兩大電訊設備製造商,更是官方支持「中國製造2025」計畫的技術創新主力企業,刻正共同研發5G行動通訊技術。

 美方早視其為科技霸主地位的重大挑戰,甚將本案提升至國家戰略層次,川普此番妥協,一方面雖讓國會議員不分黨派群起撻伐,引發屈服中共壓力恐使「中國再度偉大」的疑慮,但另一方面,也隱含美「中」貿易競合背後所存在的霸權競逐態勢微妙詭譎,對未來國際權力格局之影響亦殊難逆料。

 美「中」貿易衝突背景

 川普執政後,即認為大陸「不公平貿易行為」扭曲全球市場,嚴重損害美國利益,必須採取行動迫其改變目前經濟模式,以縮減美「中」巨幅貿易逆差,維護對等公正。

 故自2017年8月起,美國正式展開對大陸涉嫌侵犯智財權的調查,今年3月以來,先後宣布將對大陸銷美商品課徵600億美元關稅,再公布「301制裁」清單,準備對覆蓋1300項年總值約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關稅,中共則不甘示弱發動反擊,提出針對美國128項農產品與汽車、飛機、化工等主要出口貨品課徵15%至25%不等關稅,涉及金額逾500億美元,貿易大戰一觸即發。

 為免局勢持續惡化,5月初美「中」進行首輪高階貿易談判,聚焦解決雙邊巨額貿易失衡、大陸保障智財權不力、中共強制要求外商技術移轉等不公平貿易議題,儘管雙方討論「坦誠、高效」,但在核心問題上的重大歧見未有交集,僅同意建立工作機制,保持密切溝通。事實上,美國從2001年大陸加入WTO後,即盼借助經濟力量,促成中共轉變為民主政體,只是美國歷經反恐戰爭、國際債務危機,反使大陸在此戰略機遇期中成為美國霸權的最大競爭對手,係為造成當前美「中」貿易爭端的深層原因。

 表面看來,美「中」貿易衝突是美方對前述大陸不公平貿易作法的反制,屬於貿易體系爭議的摩擦,歐盟也認為大陸長期阻礙自由貿易,企圖藉全球化建立新的出口市場及保障原物料供應,以塑造自利環境;但實際上,中共提出「中國製造2025」計畫後,在半導體產業及電子商務、自動化、行動支付、人工智慧等先進技術領域迅速發展,已使美國產生失去主導優勢的危機感,雙方高科技產業的角力競逐,其實正是經濟霸權爭鬥的序幕。

 首要目標:「中國2025」

 所謂「中國製造2025」,係中共「國務院」於2015年公布在使大陸「從製造大國轉變為強國」的計畫。十餘年來,大陸藉大量生產民生商品,使其GDP規模持續高速擴張,並於2010年成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轉換經濟發展方式及勞力密集型工業結構,已為其維持GDP增長的關鍵,方式即在發展5G通訊、機器人、積體電路、新能源汽車、軌道交通設備、航空航天裝備與奈米級新材料等具體產品,擴大及提升貨物出口質量,以佔據全球經貿龍頭地位。

 美國所以選擇「中國製造2025」作為貿易戰攻勢主軸,除憂慮大陸技術發展可能超越美國,美商半導體產業人士另指出,中共多年來無所不用其極的竊取外商機密,近年更變本加厲採取「市場換技術」策略,利用外商依賴大陸市場,逼迫其與大陸企業成立合資公司「分享」核心技術,強取硬索產業資訊的案例更是所在多有。

 因此美國為防止這種不公平競爭最終導致整體戰略態勢崩潰,即就貿易談判要求中共停止對高端製造業的補貼,並接受美國限制「中國製造2025」所涵蓋的產品進口,更以「技術禁運」遏制中共不正當的科技進展。美「中」扭轉貿易逆差的對抗,已逐步進入更複雜的「技術戰」回合。

 霸權競逐方興未艾

 國際關係「權力轉移論」著重描述新舊強權間的雙邊關係與權力交替時所產生的結構性衝突,主張新興強權會否挑戰國際體系現狀,取決於其主觀意圖,若強權國家滿意現狀,將可成為維持國際體系的助手,反之,若強權國家對現狀不滿,且達到既有霸權80%以上的實力,就可能成為挑戰霸權地位的潛在競爭者,在此之前,崛起強權會順從霸權對國際制度的操控,並配合霸權主導的國際制度創建路徑。

 以此看待現階段美「中」貿易衝突,中共在西方國家建立的國際自由貿易制度下逐步成長壯大,迄今美國已不再認為中共仍處於彼此力量對比的劣勢地位,與其展開貿易談判折衝的戰略意涵在於,承認中共在國際體系間的強權地位,則可進一步要求中共不能永無止境的規避國際經貿往來的對等原則,而必須依照國際規範,與美國共同開放政府採購、放寬金融管制、公開市場數據,並嚴格保障智財權、遵循相同會計標準等,如此中共就不得再直接干預匯率、封鎖資訊,或以政策手段迫使外商聽命行事,所將帶動的效應,更可能衝擊中共專制政權,從根本上瓦解美國霸權受到的挑戰威脅,然中共勢必全力抗拒這樣的發展,其如何應對,將對國際社會能否繼續穩定發展產生深遠影響。

 結語

 無論是美國鷹派追求美「中」貿易的「數字」公平,亦或自由派所重視的競爭「機會」公平,美「中」貿易衝突從消減巨額貿易赤字到制衡技術進展,都離不開霸權博弈的本質,美「中」關係隱含各種難解矛盾,在貿易戰的凸顯之下,是否將成為日後動搖國際政經秩序的導火線,值得持續關注。

(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教師)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