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精確打擊與蜂湧式攻擊之運用

◎楊于勝

 現代戰爭形態,因為科技發展讓戰場呈現不同面貌,儘管傳統戰場仍舊充滿煙硝火藥味,但在先進國家所發起的軍事行動,已益發強調降低在平民區的破壞和傷亡,這種有別傳統戰爭的轉變皆拜科技進步所賜,特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飛彈逐步取代傳統火砲的角色,射程和精準成為評斷戰力指數的重要一環。然而,就在戰場從傳統三維空間擴展到到太空,再增加了網路戰的領域之際,精確打擊的趨勢再次被新科技挑戰,蜂湧式攻擊換了一個角色來到新世紀的戰場。

 沙漠風暴開啟精確打擊時代

 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推翻科威特政府。以美國為首的34國聯軍部隊於1991年1月17日開始對科威特和伊拉克境內的伊拉克部隊發動攻擊,這亦是越戰後美軍在聯合國主導之首場大規模戰爭。這場以「沙漠風暴」代名之軍事行動中,美軍首將大量高科技武器投入實戰,展示了壓倒性的制空、制電磁優勢。主要戰鬥包括歷時42天空襲、在伊拉克、科威特和沙烏地阿拉伯邊境地帶展開歷時100小時陸戰。多國聯軍以輕微的代價取得決定性勝利,重創伊拉克軍隊,最終伊拉克接受聯合國安理會第660號決議從科威特撤軍。相隔12年,美軍在中東的第二場大規模戰爭、以「伊拉克自由行動」代名的軍事行動再次登場。此次戰場中,美軍的軍事行動更見「精確、快速」,展現的作戰能力不僅在遠程精確打擊武器效能,在C4ISR系統上─從指揮、控制、通信、電腦、情報,到監控與偵察之現代化技術已然大幅超過世界各國。

 這2場相隔12年的戰爭,相同點在發動戰爭所要付出的成本和代價,除了大還是「大」,但這也是強調以高科技術為基礎的「精確打擊」所必須具備的條件之一。從另外一個角度檢視,因為「技術」的支撐,載台可以遂行遠距攻擊,讓優勢的一方所形塑之戰爭不再如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一般,讓部隊降低在交戰範圍中的戰損風險;換言之,儘管同樣動用大量人力與設備,新的科技出現帶來之改變,使參戰人員和裝備所處的戰場位置成為最大相異處。

 精確打擊背後的科技和預算

 儘管從「沙漠風暴」到「伊拉克自由行動」,外界眼中都在尋找作戰高效的攻擊武器,在滿足大規模轟炸而同時降低平民傷亡的需要上,如何讓精確導引武器(PGM)更貼近預想之戰略目標,並非只是外界熟知短短的軍事行動期程和大幅降低的戰場兵員傷亡率,從包括空軍使用的AGM-130、艦射和潛射戰斧巡弋飛彈,及集束炸彈等的使用,真正在這些精確彈藥的背後得擁有多少支撐呢?戰爭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開始有了轉變。

  美軍在越戰期間充足了苦頭,而科技的創新和應用則悄悄地為美軍帶來軍事行動的改變,同樣是採取轟炸,同樣是全程偵蒐戰場敵軍動態,在全球定位系統、空中預警機以及衛星通信系統的建置下,讓「精準」得以發生。由於武器系統不能獨立運行,必須綜合使用,而全般作戰行動中,從指揮、通信到偵察,從武器載台運作到後勤維保,要想在戰場上無礙的運用資訊技術、先進材料、航空太空系統,以及武器系統在內的先進技術,得先要滿足投資鉅額國防預算和儲備國防科技能力。

 因為戰爭的花費如流水,打的是「人」、是「裝」,背後燒的卻是「錢」。在人類戰爭歷史中,武器經費開銷相對較高;因此,有統計顯示,在「沙漠風暴」中,武器彈藥的開銷估計為韓戰的10倍,越南戰爭的4倍。而戰爭過後,事實上也是機械化戰爭時代向資訊化戰爭時代轉變之重大轉折點,此一轉變,隨著科技明顯呈現出在機械化戰爭導入了資訊化戰爭的要素─連續38天的空襲是以空中力量為主、配合大量精確導引彈藥的遠距攻擊,開創出一個當前常掛在嘴邊的「創新思維」,使交戰戰場沒有真正的前後方,後方指揮所藉由統籌所有的監控資源,即時掌握前方精確打擊的效果和戰果。這場掀起資訊化戰爭的「沙漠風暴」行動,雖然有別於慣常知曉的核嚇阻,也引領近20載發生在世界各地之高技術局部戰爭中的作戰行動,然值得省思的是:無人系統的技術支援,是否也正悄悄地影響戰爭中的軍事行動。

 無人機蜂群改變戰爭形態

 拜技術所賜,近年來國內、外各個有關防務和安全領域的會展不約而同皆陳展以無人載台為主角的產品,除了細數功用之餘,甚至還會附上運用概念,而無人系統在軍事領域的運用更見廣泛。從偵蒐到攻擊,美軍的無人載台運用,從空中的偵察和攻擊,到海洋中的反潛和偵獵雷,向來被外界視為領先,甚至學習的對象。曾幾何時,靠著飛行員駕駛的戰機親臨戰場,如今除了可能真的改由飛行員末端遙控,或是藉由人工智慧發展實踐無人駕駛之外,微型或小型無人機似乎也將出現「小兵立大功」的戰術行動。

 無人機運用的分析報告,已經從「無人機航艦」到「蜂湧式攻擊」的臆測和觀察。前者是不再需要飛行員親臨戰場,遭遇地面防空系統攻擊,或是實際面臨緊迫的空中纏鬥,儘管先進戰機匿蹤性能益發強大,配備電子戰系統更見優異,防空飛彈射程日益增長,要讓戰機近身纏鬥的場景可能益發不復見。後者則是遙控一大群無人機來遂行戰術行動,儘管機體小、火藥或彈藥籌載少,甚至是微量,卻能對特定目標達成飽和攻擊,藉由程度不一、且量大的局部小破壞,遂行遲滯防禦系統,乃至全般作戰行動之目的。也因無人機體積相對小,在傳統都卜勒雷達偵測回波也小,一旦某方運用小型或微型無人機對機場、重要觀通站發起攻擊行動前,採滯空靜置模式,在未全面配置有相源電子掃描陣列雷達等系統的當下,想要發現無人機是相當難任務。而無人機蜂群行動的威脅在人工智能科技的突破下,影響並改變戰爭的戰術行動已然指日可待。

 調整傳統防空思維因應挑戰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各國在軍事上的無人機運用競逐日趨白熱化,特別是在競相投入無人機蜂群行動的趨勢上。

  國軍應當正視無人機作戰將如何改變戰爭的特徵可能性,並構思如何調整傳統防空作戰思維,以肆應從精確打擊到無人機蜂群戰術破壞行動;因為威脅不僅來自飛彈和炸彈,更可能來自採取「神風特攻隊」般之無人機蜂群自殺式撞擊。既然不能如一般在飛機起飛前癱瘓跑道,並摧毀相關戰機等重要資產,那麼如何在重要設施周邊建置可靠偵蒐雷達和攔截能力,已刻不容緩!(作者為退役海軍上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