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中共嚴抓異己 山寨社團仍招搖撞騙

◎黃秋龍

 前言

 中共民政部於今年5月16日,發布「關於對社會組織冒用民政部名義活動的嚴正聲明」,凸顯中共黨政機構改革與群團關係愈來愈緊張。事實上,此現象不僅涉及「以權謀私、權錢交易等腐敗現象,損害黨群關係,損害政府威信」等實質性問題;同時,將對其機構改革之企圖─深化群團組織改革、深化行政執法體制改革的跨領域跨部門綜合執法,造成負面影響。

 新興非法社會組織犯罪 威脅中共權威

 今年3月28日,大陸民政部、公安部聯合召開打擊整治非法社會組織專項行動部署工作視頻會,該會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分析近年來非法社會組織犯罪形勢,總結打擊工作、交流經驗,並對集中打擊整治非法社會組織專項行動做出部署。公安部副部長李偉、民政部副部長顧朝曦,則分別進行動員講話,民政部黨組成員、社會組織管理局長詹成付,宣讀專項行動方案,北京、上海、廣東等地民政部門和公安機關的領導幹部則做出相應發言。

 近年來,由於大陸政治氣氛趨於嚴峻,誘使大陸政治勢力轉向社會組織發展。然而,在快速發展的同時,各類非法社會組織卻呈現增長態勢,特別是一些非法社會組織,藉政治勢力或政府機關名義「拉大旗做虎皮」,遂行組織型詐騙斂財,不僅侵害人民群眾合法權益,損害社會組織的公信力,更影響市場秩序和社會穩定。其中所謂「山寨社團」,主要是大陸居民利用境內外對社會組織登記管理制度的差異,在登記條件寬鬆的國家和地區進行註冊,多數都冠以「中國」、「中華」、「全國」等字樣,與境內合法登記的全國性社團名稱相近甚至相同。「離岸社團」則是在境外註冊、境內活動的組織。「離岸社團」名為社團卻為營利型公司,實則利用境內外的管理差異和資訊上的不對稱,打法律的「擦邊球」,遊走在監管的「空白地帶」。 今年5月18日,中共「中央」宣傳部、網絡安全和資訊化委員會辦公室、公安部、民政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等部門聯合開展行動,即針對違法違規開展活動的「山寨社團」,進行專項清理整頓。

 即使當前大陸對機構改革持有異議者,可能會受到政治壓制或技術性屏蔽。然而,卻難以阻絕藉機構改革之名,或冒政府機關名義的非法社會組織乘機崛起。此新興犯罪情勢,實已侵害個人與社會權益,甚至破壞中共政府機關形象,威脅共黨統治領導權威。同時,更是衝擊中共企圖深化群團組織與行政執法體制之機構改革效能。亦即,未來仍將面對如何「繼續探索實行跨領域跨部門綜合執法,建立健全綜合執法主管部門、相關行業管理部門、綜合執法隊伍間協調配合、信息共用機制和跨部門、跨區域執法協作聯動機制」等難題。尤其,此等難題更反映著高度的政治現實。因為,從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撰文「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然要求」,即慨然指出機構改革黨群關係問題,是「有些該管的事沒有管好或管到位,有些該放的權沒有下放或放到位,對微觀經濟事務干預過多過細,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職能比較薄弱,有的出現職能錯位、越位、缺位等現象。……同時也容易產生以權謀私、權錢交易等腐敗現象,損害黨群關係,損害政府威信。」

 非法社會組織衝擊跨區域執法機制

 自去年底以來,中共民政部門和公安機關,即對該等非法社會組織進行初步「摸底排查」,對舉報線索及時梳理,各地陸續取締非法社會組織達300餘起。在該段集中「摸底排查」工作基礎上,籌劃自今年4月1日至12月31日,在大陸聯合開展打擊整治非法社會組織專項行動,對利用政治勢力、政府機關或國家戰略名義之「『一帶一路』建設」、「軍民融合」、「精準扶貧」等名義騙錢斂財者,以及冠以「中國」、「中華」、「國際」等字樣開展活動的非法社會組織予以打擊整治。大陸近期快速出現利用政治勢力、政府機關或國家戰略名義之非法社會組織犯罪,可能係因大陸政治氣氛趨於嚴峻,以及黨政機構改革朝向「黨的全面領導」,從而誘使大陸政治勢力藉此嚴峻氣氛與機構整改不確定、資訊不對稱現象,遂行非法社會組織犯罪。

 檢視大陸近期新興非法社會組織犯罪態樣,例如「中國轉業軍人福利基金委員會」,即自稱主席係共軍原總後勤部長趙南起上將,該委員會於大陸設立13個分局,其中在北京市設有「中國軍民融合發展局」、「中國軍創人才戰略聯盟委員會」、「國家安全戰略與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等多個單位。令人詫異的是,居然有多個省市地方政府與該委員會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利用搞活動、開發軍民融合項目等手段詐財。顯見,中共機構改革伴隨著不確定性與資訊不對稱現象,易令社會大眾不明究理,誤以為與黨政機構改革相關之名稱或政治勢力,係可被信任之資訊或權威,從而陷於不知受騙。然而,此種新興非法社會組織犯罪情勢,卻將破壞中共政府機關形象,暴露弔詭現象,包括「山寨社團」的出現,均是以斂財為目的,滿足人們的虛榮心,黨政部門卻對「山寨、離岸社團」缺乏有效監管與跨領域跨部門綜合執法效能。

 事實上,「山寨社團」屢屢得手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在於非常態政績觀作祟,以為能通過部委所屬單位「架天線、搞勾兌」,即使明知有些「山寨社團」身分可疑,個別好大喜功的地方政府為了炒作政績,也可能對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再方面,機構改革仍潛在著利害關係勢力,因為「從歷次公布的非法社會組織名單來看,很多還是老面孔。雖然被曝光了,非法社會組織依然有滋有味地活著。非法社會組織也就一直打擊,一直捲土重來了。」故而,出現「治『山寨社團』,需喚醒『裝睡的人』」的政治反諷。凡此弔詭現象,既威脅中共統治領導權威,也具體揭示對個別「揣著明白裝糊塗」的地方官員。

 結論

 中共深化黨政機構改革,反映著高度的政治現實,但是大陸熱烈討論政治體制改革或政治改革之氣氛已不復見。從大陸氣氛轉趨嚴峻看來,勢將牽動既有政治生態,不僅影響高層與地方、經濟與社會運作如何與之相適應的問題,更對中共黨國體制與政治發展產生極大影響。亦即,因為機構改革過於強化以黨領政,從而對大陸政治與社會發展產生負面影響。不僅讓機構改革充滿風險與不確定性,同時誘使大陸政治勢力轉向社會組織發展,導致非法社會組織興起,甚至出現高發趨勢與跨境犯罪現象。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