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地面部隊 建構人機合作時代

◎胡文玲(譯)

 美國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SBA)4月25日發布「地面部隊迎向人機合作時代」,文中提出未來美軍地面部隊運用人工智慧技術的3大指標領域,本報特摘譯如下以饗讀者。(編按)

 發展自主無人載具

 第1個指標領域是「人機合作」:包括人類監控的機器人、半自主機器人、自主機器人技術。

 人機合作技術在地面部隊的應用範圍很廣。以民用技術來說,人機結合應用在訓練機構可以提升訓練成效,作為發展人機最佳分工模式的測試平台。在後勤方面,機器人可應用於執行骯髒、危險或重複性工作,例如車輛維修保養和基本搬運工作。除了比較多人知道的無人飛行載具計畫之外,美軍還有許多以機器人為基礎的系統正在開發,或甚至已經運用。「美國防部先進研究計畫署」(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DARPA)自從2004年起辦理「DARPA機器人挑戰賽」,藉此鼓勵暨提升地面無人載具的發展和性能。美商洛克希德馬丁等公司,已開發一系列各種等級的後勤用自主無人載具,其中包括支援大型自主重型卡車的小型班隊等級無人地面載具。

 如何擴大作戰規模,長久以來一直是美軍地面部隊的挑戰,人機合作之作戰應用,為此提供了解決方案。以其技術潛力而論,每名士兵可以控制一個聯合地面與空中系統的艦隊,使部署的戰力呈現幾何級數的增長。2016年美軍已完成測試,投放超過100架微型無人機齊飛,組成自主化蜂群。如果蜂群的概念可以被接納成為地面部隊作戰規劃的一環,則未來地面載具就像船艦一樣,可以扮演「母艦」的角色。

 到了2030年時,具備高度且持續戰力的地面作戰戰鬥支隊,可能只需要250至300名士兵,搭配數千個各種形式和功能的機器人系統。同理,砲兵與戰鬥工程單位,目前是利用人力作業,未來以人機合作的方式會更好。前述作為有潛力縮減這些部隊的規模,刪減數百名作戰兵種員額。這些被釋放出來的員額,可以重新配置在需要領導力和創意的領域,強化情報作業、教育訓練、規劃,以及最重要的指揮與領導。

以地面部隊來說,人機合作可以作為未來全部地面部隊規劃的核心。以優先順序來說,人機合作未來的發展方向,可先將其作為駕駛和測量作業的水準點。

 此外,前述技術潛在可應用的核心領域還有情報、監視、偵蒐(ISR)作戰、突破與破壞行動,以及近接作戰等。前述作戰需要各種地面與聯合作戰整合,初期試驗可以聚焦在單純的人機整合,後續試驗可以擴展至「人類智慧結合人工智慧」,以及「人體增強」。

 支援戰略分析決策

 第2個指標領域是「人類智慧結合人工智慧」:包括輔助智慧、擴增智慧、自主智能技術。

 「人類智慧結合人工智慧」也可以在軍事機構廣泛應用。美國防部設立「演算法戰爭跨職能團隊」即是認知人工智慧應用潛力而設立的戰略層級司令部。在民用技術方面,「人類智慧結合人工智慧」可用於支援戰略分析和決策。在戰略情報部門可以應用這些技術,尤其是情報處理、開發和發布、複雜大數據分析、網路模組化和標定。這些技術在網路情報和入侵偵測等網路應用方面也很重要。

 各種裝備採購模組化,也是「人類智慧結合人工智慧」可能會比人類決策更佳的應用範例。此外,也可以用來確認比較低調(不容易被當成打擊目標)的後勤運作方式。其他的戰略應用,包含人才管理與人事管理,也可以透過發展「人類智慧結合人工智慧」強化,使用這些技術轉換資料並執行分析,比較不會產生依賴經驗法則作決策的「啟發式認知偏差」。

 人類決策者結合具備核對並呈現有意義訊息的人工智慧,可以協助軍事領導者建立比敵人更佳的決策優勢—當然,這是指在敵人沒有利用類似系統的情況下。即便已有合適的「人類智慧結合人工智慧」手段,以人工智慧的發展速度來看,未來會有更多超出人類智能的功能被開發出來,而有轉換為自主系統之必要。

 在作戰期間,可應用精密的人工智慧決策輔助系統,協助軍事司令部陳舊的規劃作業。前述技術可以應用在各層級指揮單位,從戰鬥支隊分析、兵推戰術,到戰略的司令部層級,用於模擬動能與非動能作戰最佳應用,以及後勤支援。人工智慧還可以用於將例行性再補給自動化、網路管理,以及部隊運動排程。重要的是,如果人工智慧系統可以得到其操作者的信任,則內建自主及半自主系統的人工智慧系統,可以對敵軍行動迅速回應。

 極端一點來說,以自主系統功能發展的速度,可能會迫使人類必須提升指揮系統的作業層級。就如同湯瑪士·亞當斯在他的文章「未來作戰與人類決策之式微」所述,戰術作戰將來會變成是機器的工作,完全不適合人類執行。然而,只要戰爭仍舊是人類活動,且戰爭的本質不變,則人類在政策、戰略與戰役上,仍將扮演其中的一個角色。

 人腦直接串聯電腦

 第3個指標領域是人體增強:除了既有的人體增強技術會持續發展之外,未來可能會試驗運用於人類腦部增強。 

 此一測試之需求在於使人類可以更快且更正確的記憶訊息、分析各種選項、填補損失的戰力(例如士兵腦部受損),還有潛力運用於強化心理韌性和預防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這方面的發展已在進行中,SpaceX and Tesla公司執行長伊隆·馬斯克創立公司開發人腦電腦融合技術,稱之為「神經織網」。這家公司旨在設計並建造能植入人腦的裝置,幫助人類與各種軟體融合,讓人腦能夠趕上人工智慧的速度。這些技術的潛力可應用於增進人類記憶力或者使人腦和電腦裝置以更直接的方式串聯。

 到了2030年的時候,地面部隊或許不會到達未來學家雷‧庫茲威爾所謂,即人工智慧完全替代人類的「技術奇點」。儘管機器人和人工智慧會擴大應用,但可能還是停留在「戰爭科學」領域。電腦目前尚不足取代人類創意,因此在可預見的未來,「戰爭的藝術」仍會是人類專屬領域。在不遠的將來,人工智慧、機械和人機合作科技的發展,會開啟嶄新且刺激的可能性,豐富社會的發展,但也會使得軍事組織對軍事專業的思考方式,面臨深刻的挑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