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淺析上合組織與阿富汗安全局勢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古明章

 今年是2001年美國911恐怖攻擊展開反恐戰爭的第17個年頭,阿富汗局勢依然戰火不休,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6月初於青島舉行,這次峰會是該組織在2017年增加印度、巴基斯坦後,不但有8個正式成員國領導人參加,且象徵影響力從中亞延伸至南亞;長期內戰的阿富汗亦是該組織觀察員國,阿富汗地理位置於中亞與南亞交界,阿國局勢當然也成為峰會焦點。

 阿國反恐成效 影響區域安全

 阿富汗總統甘尼專程出席青島高峰會,阿國希望在反恐、禁毒方面給予更多支援,且盼上海合作組織給與更多經濟合作。上海合作組織是由中國大陸、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巴基斯坦和印度等8個國家組成,蒙古、白俄羅斯、伊朗、阿富汗目前是觀察員國,另亞美尼亞、亞塞拜然、柬埔寨、尼泊爾、斯里蘭卡、土耳其則是對話夥伴國,成為涵蓋中亞至南亞的區域組織。會員國總面積為3435.7萬平方公里,占歐亞大陸總面積的3/5,8國總共人口約30億,為世界總人口的43%,成立目的主要在反恐、集體安全和區域經濟合作。

 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兩世仇國家加入上合組織後,阿富汗內戰成為這一地區最大的安全問題。上合組織主要是中共與羅斯兩國主導,由於以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依然駐軍阿富汗,阿國周旋於各強權之間,成為「中」、美、俄博奕焦點,在這場賽局中,阿富汗無法掌控自身命運,政治局勢更形複雜;而該國恐怖主義盛行,是塔利班、「伊斯蘭國」(IS)、蓋達組織重要基地,成為影響區域安全的火藥庫。

 種族地域衝突 貪污腐敗橫行

 2014年出任阿國重建後第3任總統的甘尼來自阿富汗普什圖族,該族是阿國最大族群,約占4至5成。他是學者出身,曾在聯合國和世界銀行任職,曾任阿富汗卸任總統卡爾札依的顧問,2002年出任過渡政府財政部長,後來擔任喀布爾大學校長。2006年9月,曾參與競選聯合國秘書長, 2009年參選總統,以不到3%的得票率敗選。

 2014年大選,他和塔吉克族另一候選人阿卜杜拉激烈競爭,選舉舞弊指控不斷,一度形成政治僵局。在美國斡旋下,2位候選人達成「權力共享」協議;組建團結政府,新設「政府執行長」一職,由阿卜杜拉擔任。目前阿國雖以普什圖族最多,但該國為多民族的國家,反對塔利班政權的北方聯盟主導力量是該國第2大族群塔吉克族。在權力分配上,若未能妥善處理,種族衝突將續為不穩定因子。

 此外,據美國政府監督阿富汗戰爭的「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小組」指出,2016年11月,阿富汗政府僅控制阿富汗57%的區域,其餘仍是塔利班和各地軍閥掌控,「國家建立」對這個部族為主的社會仍是一條漫漫長路。甘尼原是一名傑出經濟學家,長年在美國教書、工作,他曾指出,阿國基礎建設落後,經濟不振,且深陷毒品危害,他為重建國家的理想回到阿富汗,並於今年初提議承認塔利班為合法政黨,作為停火協議的條件。但身為重要盟友的川普政府卻宣布新的阿富汗政策為「持續增兵」,不願與塔利班談判;其次,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間展開和平對話的形式仍存有困難,因談判需有女性參與的條款,與塔利班奉行之教義牴觸。

 回顧阿國自1979年蘇聯紅軍入侵後,至今仍四分五裂,中央政府能力薄弱,貪腐橫行;據國際透明組織對各國的清廉印象指數調查,阿富汗長年吊車尾,和索馬利亞、北韓、利比亞、敘利亞、葉門、蘇丹等國長年殿後。世界主要強權於2016年在布魯塞爾召開的會談承諾,將對飽受戰亂的阿富汗提供數十億美元金援;直至2020年,其中歐盟28個成員國承諾,一年將提供15億美元援助。惟各國援助不斷,若阿國貪腐不變,成效恐大打折扣。       

 停火協議時刻 恐怖攻擊未止

 為慶祝伊斯蘭教重要節日開齋節,阿國政府與塔利班組織都宣布停火,在動盪的阿富汗東部,塔利班戰士和阿富汗政府軍,出現極為難得的和諧場面,還互相擁抱、玩自拍。

 塔利班承諾3天停火期間,不會攻擊阿富汗政府軍,這也是自2001年美軍進入阿富汗以來首見的停火;不過,塔利班同時表示,會繼續攻擊美國領導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軍隊。在停火時刻,東部卻傳出大約10死30傷的爆炸案,IS宣稱犯案,在美軍的圍剿下,IS好戰分子轉進阿富汗,從去年開始即展開恐怖攻擊行動;與阿富汗相鄰的中國大陸、巴基斯坦,受到阿國動盪局勢的波及最大。中共於是擬將「『中』巴經濟走廊」延伸至阿富汗,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組成架構之一;因為中共非常擔心阿富汗局勢失控,會給新疆地區帶來不利的影響。自2012年阿富汗成為上海合作組織觀察員國起,阿富汗國內局勢的發展一直是該組織關注的焦點,也是青島峰會所探討的話題,各國達成幾項共識,包括支持阿富汗政府和人民為維護安全,促進經濟發展,打擊恐怖主義、極端主義、毒品犯罪所作努力;其次認為阿國和平與穩定及經濟復興將可促進該地區安全、可持續發展;第三是主張政治對話和由阿人主導、阿人所有」的包容性和解進程,是解決阿富汗問題的唯一方法,並呼籲在聯合國發揮中心協調作用下加強國際合作,實現讓阿國穩定與發展。此外,此次峰會肯定了2017年10月11日在莫斯科和2018年5月28日在北京舉行的「上合組織-阿富汗聯絡組」會議成果,持續支持調解對話與合作機制進一步積極開展,擬以地緣經濟的分享,達到地緣政治的安全。

 結論

 多數民族的阿富汗雖在2014年完成和平政權轉移,但種族與地域的對立並未完全消弭,經濟還是阿國最大的發展難題,連年戰亂,讓外國投資卻步,毒品汜濫成為重要的財源。在全球化的今日世界,阿富汗想加入國際組織,參與區域經濟整合,但在世界強權政治角力下,讓這個國家難以擺脫「失敗國家」枷鎖;此外,中共、俄國雙方藉由上海合作組織更進一步介入阿富汗問題,與美國為首的北約組織產生競合關係,更讓這個烽火之地的未來,恐更加治絲益棼。(作者為台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