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從F-35軍售論美土外交矛盾

◎呂學仁

 由於不滿土耳其向俄羅斯購買S-400防空飛彈系統,美國國會議員多次要求五角大廈不要出售F-35戰機給土耳其,但美國國防部仍依約於6月21日交付土耳其首架F-35戰機。此次軍購,再度增添兩國間外交政策的矛盾。

 採購陸製飛彈 北約反彈

  為了汰換老舊的美製勝利女神與鷹式防空飛彈系統,土耳其政府向國外軍火商招商,採購新防空飛彈系統,參與競標者包括歐洲防空飛彈公司的紫苑防空飛彈、美國雷神公司的愛國者飛彈、俄羅斯國防出口公司的S-400飛彈,以及「中國」精密機械進出口公司的「紅旗-9」飛彈。

 2013年9月,土耳其宣布中國大陸製「紅旗-9」防空飛彈系統中選,震驚西方世界。雖然土耳其選擇「紅旗-9」防空飛彈被認為是基於價格考量,但土國採購非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國家所生產的武器,等於是讓中共政治勢力乘虛而入,難免引發盟國反彈。最後在北約與美國的強烈反對下,土耳其於2015年放棄採購「紅旗-9」防空飛彈,並另覓其他防空飛彈系統。

 此外,2016年7月,土耳其軍方政變失敗後,土耳其政府因為大舉整肅異己,導致人權狀況惡化,與歐美國家關係也開始交惡。2017年4月,土耳其與俄羅斯開始就採購S-400飛彈系統展開磋商。2018年3月俄羅斯總統蒲亭再度順利連任,4月初即出訪土耳其;土國總統艾爾段4月3 日在安卡拉表示,向俄羅斯採購4套S-400防空飛彈系統已「大致底定」。

 土耳其空軍主力戰機為F-16與F-4幽靈二式戰機,共約200多架。2011年土耳其以11億美元與美商簽約,將對117架土國空軍F-16進行性能提升,包括在安裝AN/APG-69(V)9 雷達、 Link 16資料鏈、貝宜系統公司的AN/ALQ-178(V)5+電子警告系統。升級後的F-16能發射AIM-9X短程空對空飛彈、AIM-120空對空飛彈與流星(Meteor)空對空飛彈。

 另一方面,土耳其雖在1995年委請以色列航空集團(IAI)協助升級54架F-4E戰機,稱為F-4E 2020「終結者」,但這些F-4E戰機在1970年代就開始服役,性能已不敷現代戰爭需求,土耳其在2002年加入聯合打擊機(JSF)計畫,花費100億美元採購100架F-35A戰機,以汰換F-4E與部分F-16戰機。土耳其首架F-35戰機預定2018年6月開始交付,土耳其也與義大利同被選為F-35戰機的歐洲維修國。

 憂與俄親密 美議員提禁售F-35

  土耳其與美國關係近年來不斷惡化,土耳其人權狀況持續惡化是主因之一。自2016年軍方政變失敗後,艾爾段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總計開除了超過10萬名公務員,其中包括不少F-16戰機飛行員,導致土國空防一度陷入危機。土耳其堅持向俄羅斯購買S-400飛彈,首批飛彈發射系統預計2020年交付,更讓美國相當不滿。由於俄羅斯S-400防空系統無法與北約的防空系統資料鏈聯繫,且土耳其購買北約國家以外生產的武器系統,將削弱北約在歐洲東側的軍事影響力。在政治上,也將是俄羅斯瓦解北約組織的一大勝利。美國眾議員大衛•西西里尼擔憂土耳其與俄羅斯太過親密,因此在4月提議禁止出售F-35戰機給土耳其;5月16日又發生土耳其駐美大使館人員攻擊抗議民眾事件,因此在5月24日眾議院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中,要求國防部不要出售F-35戰機給土耳其,獲得44名聯邦眾議員聯署。美國會議員擔憂土耳其與俄羅斯愈走愈近,難保F-35的先進機密會被俄羅斯攔截或竊取。於此同時,美國五角大廈與F-35戰機製造商洛克希德馬丁則是不顧國會議員反對,在6月21日於德州沃斯堡廠房舉行土耳其F-35戰機交機儀式,稍後這架飛機將被送往亞利桑納州路克空軍基地,土耳其飛行員將在路克基地接受換裝訓練。

 儘管美國部分會議員強烈反對,美國五角大廈堅持依約交付F-35戰機給土耳其,自然有其戰略考量。土耳其國土橫跨歐亞2大洲,境內博斯普魯斯和達達尼爾海峽是溝通黑海和地中海的唯一水道,戰略位置十分重要。自從土耳其1952年加入北約後,成為對抗蘇聯的東方橋頭堡,肩負著監控蘇聯黑海艦隊進入地中海的重責大任。

 土遊走大國謀取利益 西方無奈

 土耳其與美國關係在近年來罕見緊繃,除軍售與人權議題外,還包括敘利亞問題。起因土耳其派兵攻擊土敘邊境的庫德族戰士,土國政府把爭取獨立的激進派庫德族分子視為恐怖分子,而庫德族戰士卻是為美國打擊「伊斯蘭國」(IS)恐怖分子。今年2月,美土2國同意和緩緊張關係,美國承認土國有保障邊境安全的權利,但土耳其也應對軍事行動有所克制。在美國會議員提議禁售F-35戰機後,土耳其外交部則是揚言關閉美國在土耳其的印吉利克空軍基地作為報復,這座基地是北約重要據點,其支援美軍空襲IS在敘利亞設施。2016年7月15日政變失敗後,土國政府曾一度關閉該座基地,也讓美軍空襲行動一度暫停,因此,美國當然不願見到基地再度關閉。在敘利亞危機中,土耳其成為反對阿塞德政權的前沿據點,同時也幫助歐盟國家收容敘利亞難民,減輕難民危機,所以,歐盟與美國對於土耳其遊走大國之間,利用大國矛盾謀取利益的行為,也只能徒嘆無奈。如果土耳其真的與西方國家鬧翻,靠向莫斯科,西方國家恐怕更加難以承受。

 結語

  土耳其是北約中東地區唯一成員國,也是美國在中東的重要盟友,土美關係近2年持續緊張,盟友關係岌岌可危。土耳其想遊走大國之間獲取利益,並成為區域大國,美國則是想在IS衰退後,重新穩固中東戰略利益,美國為此向土耳其做出許多讓步。土美關係短期合作並無法修復深層的矛盾,2國關係要完全修復,恐怕需要相當長一段時間。(作者為台灣戰略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