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貿易戰效應難料 謹慎因應降低衝擊

 在全球注目中,「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這是從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之後,規模最龐大的全球貿易戰。未來到底雙方能否透過談判解決爭端,讓貿易戰落幕;還是會無邊無際地擴大戰爭,無人能知。但不論結果如何,全球經貿結構、大國之間的地緣政治關係,都已產生變化。

 美國川普政府以公平貿易為由,對大陸進口美國的500億美元產品,課以25%的懲罰性高關稅,其中的340億美元產品,在7月6日生效;一直強調「不發第一槍」的北京,在生效後也宣布對美國500億美元進口商品課25%高關稅。相較過去各國之間的貿易爭端,多是針對幾個產品項目,以反傾銷等名義實施懲罰性高關稅,這次找出「一籃商品」課重稅,無疑是明確的貿易戰打法。

 根據各國政府與財經智庫以經濟模型所作的推估,「中」美各自拿對方500億美元產品課高關稅,引發的貿易減少、就業影響等幾輪衝擊,最後會讓大陸的經濟成長率減少0.2到0.5個百分點,美國受的影響則比大陸低。因為貿易戰的煙硝味,今年初開始,川普已多次「預告」,金融市場與產業都已消化此訊息。因此各方都認為,全球經濟體質可承受這次貿易戰的傷害。

 這項評估或許無誤,但真正值得憂心的,絕不是這500億美元的貿易戰,而是後續是否演變為無邊無際,且持續擴大的貿易戰。在大陸決定同樣對美國500億美元進口品課高關稅後,川普已要求商務部,再找出2000億美元的大陸進口品,課懲罰性關稅,更揚言要把報復規模擴大到5000億美元,等於把所有大陸進口品納入。而大陸也揚言會對等報復,「繼續做出強力反制」。

 如果「中」美貿易戰持續擴大,影響與後果難以想像。相較上世紀30年代的全球貿易戰,今日全球化程度高、產業供應鏈分工與整合亦深。如果川普政府持續對大陸更多商品課高關稅,大陸每年從美國進口金額不到2000億美元,為了尋求「對的反制」,北京最後一定會針對在大陸的美商、各種相關供應鏈下手,甚至可能鼓動內部民族情緒及抗拒美貨風潮,其漣漪效應,無人能評估與掌握。

 例如,如果大陸針對「蘋果」下手,以大陸市場占蘋果2成比率來看,影響與傷害將非常大。任何一家企業的營收立減2成,都可稱為重擊;甚至,大陸官方只要卡住富士康的供貨,就可讓蘋果在全球缺貨。當然,如果大陸採取這些手法,經濟、產業也要付出龐大代價;蘋果出貨減少,大陸龐大倚靠蘋果的供應鏈全會受影響,甚至要喝西北風,北京未必敢採取如此激烈的手段。但市場擔心的是:萬一雙方都殺紅眼、什麼手段都來了,怎麼辦?

 事實上,不論根據經濟貿易理論或過去的實務來看,貿易戰都不會有贏家,所差者只是輸多輸少,及各國的承受能力罷了。世界貿易組織(WTO)4日發表1份有關20國集團貿易限制的報告,明確指出主要經濟體間設立的貿易壁壘,恐危及全球經濟復甦,且影響已開始浮現,第2季貿易成長速度恐將放緩。因此,雖然全球經濟已逐漸脫離10年前金融海嘯的影響,原本預估今年會是近10年經濟最亮眼的一年,但從年初開始的貿易戰後遺,恐會讓經濟復甦受限。

 WTO的憂心其來有自。雖然全球關注焦點在「中」美貿易戰,因為全球排名前兩名的經濟體打貿易戰,幾乎是前所未聞,其規模也是戰後僅見;但實際上貿易戰已在全球展開,且都以美國為核心。

 川普在3月時以國家安全為由,對進口鋼鋁課高關稅,此命令已在6月生效。美國的重要盟邦歐盟、加拿大、墨西哥都在名單內,這些國家也都出手反擊,對美國進口品同樣課以高關稅,受影響的商品總金額從數十億到上百億美元不等。後續更因為川普揚言要對進口汽車課懲罰性關稅,包括歐盟(特別是德國)、加拿大、墨西哥的汽車產業都將受重擊。雖然上週對是否要課汽車高關稅,美國態度已見緩和,但以川普多變與反覆的個性,仍讓外界提心吊膽。如果川普對汽車再課稅,必然引發更大規模的貿易戰。

 在這場全球貿易戰中,臺灣不易發揮正面影響力量,但我國貿易占GDP比重高,既是全球貿易高度參與者、又在全球產業價值鏈中深度整合。根據WTO所作的全球價值鏈參與率來看,臺灣高達67%,高居全球第2;加上「中」美同是臺灣最密切的貿易夥伴、投資生產基地,受貿易戰的衝擊也會較高。因此政府與企業都應作最壞的打算,以貿易戰擴大為假設,作好因應,以降低衝擊與損害。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