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善用模擬訓場 強化職能臨機制變

 陸軍第8軍團第4支援指揮部衛生營日前揭牌啟用自力建置之「衛勤作業訓練場」,訓場中佈置各種模仿戰場景況設施,提供部隊近乎真實之戰傷救護體驗,並考驗訓員在課堂所學專業職能,以及如何於真實環境中,嫺熟執行衛勤程序、步驟與要領,強化戰場應變能力。

 此一國軍首座「衛勤作業訓練場」, 依衛勤部隊「平時救災」、「戰時支援作戰」之任務,參照國外戰場救護訓練模式等,於場內共建置「城鎮巷道」、「毒區搶救」、「混合障礙」、「夜間救護」、「營救護站」、「後送管制站」及「第一線大量傷患」等訓練教室,高度模擬戰場景象,可強化進訓官兵抗壓與救護能力;亦可提供給簽訂支援協定之醫院或消防隊,派員學習戰傷救護技能,俾利戰事發生時,立即協助投入救護工作,達到「共享訓練資源」目的。另訓場亦可供各級學校規劃全民國防參訪活動,體驗國軍職責與工作環境,強化全民國防共識,提升招募成效。

 近代戰爭伴隨著武器系統威力大幅增加,所造成的大量傷損,無法避免。依美軍戰傷統計,在任務中瀕臨死亡的負傷官兵中,若無緊急醫療,有90%人員在到達醫院前即死亡;反之,若可在當下實施緊急救護,將能有效降低戰損。因此,醫護人員的緊急救護能力,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美軍十分重視醫護人員戰場救護能力,不斷從各場戰役中,汲取經驗並研發革新作法,以致受傷官兵存活率漸次提高,從越戰時期的百分之76%,到伊拉克戰爭的90%,關鍵成功因素在於救護員素質與緊急醫療整備。其戰場醫療區分為五級,一級主要為戰鬥部隊醫護員採取緊急救護措施;二級由旅級衛生連擔任;三級由師級或戰區開設固定式醫療設施;四級由戰區鄰近之城市中的固定醫院負責;五級通常為美國本土醫院。各級皆動用常備、預備部隊或民間醫院的醫療資源,編組緊急救護人員、前進醫療隊與建置野戰醫院等,同時備便數量龐大的直升機或車輛,便於執行後送作業。由於具備如此縝密的醫療體系,使美軍作戰傷亡比率大幅下降。據此,國軍各級應該體認,在戰爭開始前,各項衛勤準備之重要性。

 國軍肩負救災與作戰雙重任務,在重大災害中,軍醫人員投入災區支援醫療,亦責無旁貸。緊急應變處置能力,乃是國軍醫護員訓練重點。國軍自民國88年起,開辦緊急救護員(EMT)訓練,至101年已完善建置EMT1、EMT2、EMTP(初級、中級、高級救護技術員)定期訓練機制與能量,並於105年舉辦首屆「國軍緊急救護技能」競賽,測考項目包含戰場常發生的槍擊傷、斷肢、粉碎傷、高處跌落、呼吸道阻塞及張力性氣胸等,考驗救護員是否依標準作業程序,完成急救與後送措施。因此,各級衛勤作業訓練場,未來當結合每年救護員競賽,提供更逼真的場景,以強化應變能力與抗壓力。

 軍事訓練以達成作戰任務為目的,愈接近實戰的訓練環境,愈能訓練出戰無不勝之部隊。然全員全裝之部隊,在預想作戰地境中大規模機動,可能導致「傷亡」、「擾民」,以及龐大的訓練經費負擔等。因此,利用模擬訓場實施訓練,除可逼近實況,亦可降低訓練經費,避免影響民眾,提升訓練成效。

 一般而言,作戰模擬區分「實景模擬」與「電腦模擬」兩種。實景模擬必須模仿戰場環境供部隊訓練,如我國衛勤訓練場、戰場心理抗壓訓練館、城鎮戰訓練場,或美國國家訓練中心(NTC)等,可讓官兵體驗戰場環境,亦能實施部隊對抗演練等,惟亦伴隨著訓場面積受限、彈藥與燃油高度消耗等問題。所幸電腦模擬的出現解決上述問題,其運用電腦兵棋系統與武器載台模擬器等,磨練各級指揮官戰略(術)指參作為,以及士官兵武器操作技術;再藉由異質系統分布連網技術,與雷射接戰系統等,將實景與電腦模擬整合為一,可利用電腦數據分析,執行訓後回顧,針對缺失反覆演練,減少資源消耗,大幅降低訓練成本,強化部隊訓練效果。

 綜言之,軍事訓練的成敗,關係部隊戰力強弱。訓練環境必須講究務實與逼真,才可達到超敵勝敵目標;惟追求作戰臨場感,亦同時須兼顧訓練成本與安全考量。利用仿真訓場、電腦兵棋或模擬器訓練,已是世界各國軍隊訓練主要趨勢;然實兵演練不可荒廢,利用模擬訓練奠定軍兵種協同基礎,再由實兵演習中驗證訓練成果,最後必能達到「撙節國防預算」及「提升訓練成效」的雙重目標。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