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花開的感動

◎熊仙如

 「如果花都開好了,那麼春天是不是已經走了?」

 看到去年花朵枯萎之後整盆被外子移植到福木樹榦上的三盆蝴蝶蘭,今年再度伸展出一朵朵硬挺健康的花苞,心裡頓時湧出無比的喜悅與感動!因為離開花農的細心照拂、改由老天來養的蘭花,開春之後很爭氣地開出各色宛如健康寶寶的花朵,證明了「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大自然是不會說謊的─春來了,花就開了。

 花兒是春的信差,總是呼應著春天的召喚而來,可是,今年的春天好像沒有來啊,花兒們是怎麼得知花開的訊息呢?幾次寒流造訪之後,沒有東風來敲門,沒有春雨來滋潤,突然間就是動輒攝氏三十度以上的高溫,烤乾了大地僅存的水分;突然間就是亮到睜不開眼的藍天豔陽,曬得人眼乾口燥皮膚發燙!嬌嫩如蘭花如何能消受?於是撐不了太久便燒焦似地凋萎了。只有幾株藏在茂密竹葉底下的粉色花蕊開得可好了,依舊嬌滴滴地盛開著。

 縱使過多的陽光炙傷了花容,它們依然努力地追隨著陽光的腳步──面向這生命能量的給與者,勇敢地昂著頭,沒有絲毫的逃避。我想,召喚它們綻放嬌顏的,就是「生命必須傳承下去」的無聲訊息吧!潛藏於所有生物體內的機轉,當一切因緣俱足時,便自然萌發了,如月之落如日之升,如花之綻放如葉之凋萎,不需理由,就只是時間到了……

 美學大師蔣勳曾解釋儒家一直所強調的核心修養「仁」字,他說:歷來學者總將「仁」字解釋為人與人(二人)之間的關係,不管是和善、愛人的態度或是道德修為,都只談到身外之事;是後天的學習、修鍊或改變。但是,有一天他突然想到:瓜子殼裡包裹的,為何要叫做「瓜子仁」呢?會不會「仁」字就是生命萌生的開始,一個銘刻於基因之上的符碼?是生命發生的初始所具備的能量?這段演說讓我想到我們常說的「良知」、「善性」,也就是孟子說的「善端」,不正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根本源頭嗎?那就是「仁」。

 徐志摩在〈我所知道的康橋〉一文中提及他曾對著「不可逼視的威光中的一條大路」上冉冉漸隱的夕陽金光跪了下來!我很能體會這樣不由自主的行為代表什麼:那是一種對大自然產生的巨大美感油然而起的讚嘆與感動!即使只是路旁一整片怒放的小野花、一群池塘裡凌波而起的水鳥、石縫裡掙扎而出的小樹……都能讓我駐足。這種種數不清的悸動與我當初發現蘭花竟然長出花苞時的感動一致!生命找到了出路,那是生生不息的力量匯聚成的「大美」,不必跪下,但我願以誠心臣服於其偉大。

 花開自有花謝之時,不必一日看三回的殷勤探問,更無須學黛玉鋤地葬花,枯木逢春自有時,生命的本身就是答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