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走過苦難

◎林疋愔

 前陣子在臺北故宮看到〈寒食帖〉的真跡,內容寫著「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與月秋蕭瑟。臥聞海棠花,泥汙燕支雪。暗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頭已白。」「春江欲入戶,雨勢來不已。小屋如漁舟,濛濛水雲裏。空庖煮寒菜,破灶燒濕葦。那知是寒食,但見鳥銜紙。君門深九重,墳墓在萬里。也擬哭塗窮,死灰吹不起。」那灑脫的線條讓詩句讀來更有感觸,人生行路多的是踽踽獨行,有時淒寒有時落寞。

 這兩首詩是蘇軾被貶黃州後所抒發的感嘆,詩寫得蒼勁沉鬱,飽含生活的淒苦、心境的悲涼。蘇軾將情感的變化寓於書藝之中,或正鋒,或側鋒,轉換多變,渾然天成;其字或大或小,或疏或密,有輕有重,有寬有窄,參差錯落,變化萬千。通篇書法起伏跌宕,氣勢奔放,巧妙地將詩情、畫意、書境三者融為一體,與王羲之的〈蘭亭序〉、顏真卿的〈祭侄文稿〉合稱為天下三大行書。想必蘇軾壓根兒沒想到在大難後詩句平白自然的〈寒食帖〉,竟成為他最經典的代表作。

 世途艱辛,誰也無法逃脫苦難的試煉;然而,對苦難的記憶,也讓許多人擁有不同的人生。我有位學長因家境清貧,必須接受家扶中心的幫助才能就學,一路上珍惜社會大眾施與的恩惠,奮發向上,如今飛黃騰達,想到自己曾一度因家貧而失學,明白那滋味苦澀難耐,便設立清寒獎學金或給與各種支援和協助,甚至幫學校興建圖書館,鼓勵家境不好的孩子也能走入知識的殿堂,努力上進。他經常到家扶中心辦講座,和孩子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告訴他們怎麼從黑暗中看見光明,怎麼脫離泥淖踏上坦途,希望自己深受的苦,別人可以不必再嘗。我很感佩學長的無私付出,讓社會有一個正面良善的循環。

 有些人走過苦難,卻一生都憤恨不平,哀怨自己為什麼要吃苦,別人卻能逍遙自在?於是心中鬱結難解,成為偏激分子,恐怕這輩子都快樂不起來。也有些人把曾經的苦難視為可恥,竭力掩飾,生怕別人知道了會譏笑,於是打腫臉充胖子,四處耀武揚威,奢華度日,誤以為周遭的人都喜歡、羨慕他;其實這樣的人非常欠缺自信,不能以誠實的心態看待從前的自己,當然也看不清身邊的人。多麼令人感嘆啊!同樣是經歷過苦難,成功的人力爭上游,光耀門楣,更值得敬佩的是,他們以寬闊的胸襟幫助他人,讓更多人可以擁有順遂的人生。

 走過苦難是人生的淬煉,也是面對人生的態度,讓我們在絕望中尋覓力量;記得苦難,透過自己的能力幫助他人,讓昔日的苦難化作美麗 的果實。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