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愛的布娃娃

◎琹涵

 尋常生活裡,雖然空閒時間不多,但自己喜歡手作藝品,總覺得手作很有逸趣,充滿了成就感。

 其實,「巧手媽媽笨女兒」,我就是那個笨女兒。母親的手作成績驚人,簡直是巧奪天工,我完全望塵莫及,自認不如遠甚。然而,或許仍有遺傳的基因,因此我清楚知道自己是做得來的,即使不敢說是得心應手,但也的確不曾覺得有阻礙。

 記得我剛剛教書時,也許是因為年輕,於是趁著課餘之暇,向同事們學了不少手藝,例如織毛衣、編緞帶花、鈎珠包……有一年還學做布娃娃。

 那個布娃娃給我的印象太深了,鮮明的記憶迄今仍然難忘。

 記得那陣子碰巧我很忙,所有的材料擱在一旁許久,都沒時間動手做,後來還是坐在我對面的好同事,笑容甜美的音樂老師,她很有幾分日本女大學生的韻味。我擱置太久,又遲遲不動手縫製布娃娃,她顯然是看不下去了,終究忍不住對我說:「還是讓我順便幫你車一車、縫一縫,好不好?」

 坦白說,車一車、縫一縫後也就大功告成了,我竟因此不費吹灰之力而擁有一個美麗的布娃娃。

 這段歷程還真的有如《增廣賢文》一書中所說的:「近水樓臺先得月,向陽花木早逢春」,靠近水邊的樓臺最先得到月光的照射,向陽的花木最早感受到陽光的溫煦。它是用來比喻由於近便而得到的優先機會,真是帶有幾分的幸運。

 表面上看來,我是佔了地利之便,然而追根究柢,真正的原因是來自她的善意。

 幾十年都如飛地逝去了,中間曾經有過幾次的遷移,丟掉的物品無法計數,可是那個布娃娃我仍然留著,並很珍惜地以透明塑膠袋套好,時時勤拂拭,就放在房間的五斗櫃上;只要走進房裡,一眼就可以看到,因為它彷彿是一個友誼的標誌,每次都讓我想起友愛的溫暖。

 即使物換星移,早已流失了大段的歲月,我從青春年華也逐漸向著人生的黃昏靠攏;然而,曾經有過那樣的溫暖,一直都留在我的心靈深處。

 但願布娃娃能理解,然而她不說話,只是張著大眼睛望著我。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