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美退「 中」進 世界霸權興替危機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利抨擊並宣布退出人權理事會。(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利抨擊並宣布退出人權理事會。(達志影像/美聯社)

◎鄒文豐

 因不滿「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CHR)在5月間通過表決,針對以色列武力鎮壓加薩走廊巴勒斯坦人抗爭進行調查,並譴責以國過度使用暴力;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利於6月19日宣布退出UNCHR,更強硬抨擊組織成員,包括中共、俄羅斯、古巴、埃及等政府人權紀錄惡名昭彰,使UNCHR成為人權霸凌者的保護傘,也是充滿國際政治偏見的「糞坑」!惟聯合國相關官員、人權觀察組織與美國內輿論均譴責川普政府此舉背叛自由主義價值,孤立舉措只會損害美國利益。

 事實上,川普執政以來,美國先後退出事關全球經貿架構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攸關全球氣候變遷的《巴黎協定》,以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伊朗核武協議》等國際建制,被指責正以「美國優先」全面逆轉全球化發展趨勢。

 此系列「退群」作法,不僅讓英、法、德、日等美國傳統盟邦瞠目結舌、手足無措;後續引燃全球貿易戰烽火、拒簽「七大工業國集團」共同宣言等舉動,更使國際政經秩序悄然醞釀變化,若間接促成中共掌握晉身國際社會領導成員先機,冷戰後所形成的「一超多強」國際權力格局,勢將難以繼續維持。

 美霸權地位備受挑戰

 國際關係學者吉爾平認為,霸權係指單一國家具有足以支配世界的政經與軍事力量,可以影響國際體系中其他國家及非國家行為者的行動,並有意願維繫治理國際關係的必要規則。至於「霸權穩定」,則是形容霸權存在有益於穩定國際政治與經濟秩序,並能促進國際社會公共利益發展,其核心論點是「世界政治秩序係由單一霸權建立,而維繫秩序需要持續的霸權」。「霸權穩定論」強調霸權在穩定國際秩序及維護國際經濟的角色與作用,霸權的動機不只在建立全球經濟規則、制度及決策程序朝有利於己的方向發展,其連帶效益更在於可提供體系中的弱小國家在經濟與安全上的利益,能如搭便車般享受霸權的保障,國際政治體系依此建立;而崛起強權將會挑戰既有秩序,故體系穩定必須仰賴霸權保持和平。

 即至冷戰結束,美國成為國際體系霸主,與之呼應的「單極穩定論」於焉成形,認為冷戰後的國際體系是由美國主導的單極體系,不僅有利於和平,且是持久、穩定的,亦可稱為「泛美穩定論」,其兩大論點在於,孤獨的霸權:單極是霸權能力大到不能被抗衡的一種結構;穩定的單極:霸權能以實力優勢排除權力競爭的難題。在此論述下,美國交替運用新孤立主義、選擇性介入、合作安全與支配性戰略推行其世界領導意志,然此一國際秩序近年來已備受政治現實所挑戰。

 美國退群 盟邦漂流

 川普執政後的「美國優先」政策,可大致定義為「雙邊互惠」,其原則在於無論政治、軍事方面的維持區域穩定,或經濟、貿易方面的協調互動,都不能讓美國「單方吃虧」,而要在美國利益為首要考量的基礎上才能成立。是以姑且不論初期美國揚言縮減北約、東北亞駐防兵力與撕毀《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其無視參與多邊會商國家好言相勸,仍執意要為美國利益重新談判,一意孤行退出TPP、《巴黎協定》的作法,已多次挑起盟邦不滿,更因疑慮美國承諾,使夥伴關係漸行漸遠,削弱美國信譽及影響力。

 如5月上旬美國退出《伊核協議》,迫使歐盟國家必須強化與俄「中」合作,繼續拉住伊朗遵循規範;在美「中」貿易戰之外,近期更對歐盟、加拿大、墨西哥鋼鋁製品課徵高額關稅,致使國際貿易緊張情勢迅速升高,除擴大跨境流通障礙,全面性惡化世界貿易格局,更明顯加劇國際地緣政治對立,連帶弱化全球經濟整合發展的關鍵承載。

 美國矢言不再對盟國讓利的結果,使得英、法、德、日等主要盟邦都必須努力適應此種變局,促使德、法開始領導歐盟統合,加強與歐洲各國合作,以因應俄國威脅;意外脫歐的英國雖設定自身是美歐間溝通橋樑,但彼此關係卻未能有實質進展;日本更只能以討川普歡心、設法拉攏美國政要,來應對美方質疑其對美貿易順差與要求增加安保經費支出的主張。

 美「中」雙邊的「修昔底德陷阱」

 過去學界探討美「中」關係,常以「修昔底德陷阱」描述中共崛起必然挑戰現存世界體系,受到既有霸權美國遏制,因而引發戰爭衝突的邏輯景況。不過,年來另一個「金德爾伯格陷阱」同樣引起廣泛討論,其援引1930年代大英帝國已無力領導世界,興起的美國又不願領導世界,成為經濟大蕭條與二戰爆發遠因的歷史,指出若當前霸權美國已不願領導世界,中共又還無法領導世界,將可能導致既有國際秩序的崩潰。

 從此次G7峰會美國未能與其他成員國達成共識,復以川普公開期望俄國應重回G7對話,衝撞盟邦共同價值,最終僅以「G6宣言」呈現G7體制遭遇嚴重挫敗的裂解圖像,已使世人用「後G7時代」標定國際社會現況;相較美國正在否定過去建立的全球政經秩序,同時由俄「中」主導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青島峰會,則高唱反對任何形式貿易保護主義旋律,刻意與G7形成對比。一來一往,似已預示國際權力結構的變化走向。暫擱「修昔底德陷阱」,美「中」交火,勢將造成全球兵燹浩劫,各國當然極力避免;亦或即便中國大陸有意入主世界霸權以破除「金德爾伯格陷阱」,只是就其濫用軍經實力威脅他國的對外行為劣跡,以及與普世價值扞格的思維模式,假使有朝一日稱霸世界,恐怕也非世人之福。美國「退群」與大陸「入群」,亦可稱為國際社會在理論之外的兩個現實陷阱。

 結語

 川普執政以來的對外激進舉措,目的都在設法快速擴張美國的內外利益,他固然是不折不扣的務實現實主義者,卻從沒表示過要讓美國放棄霸權地位,但這搬無意與逐漸無力獨力負擔維繫世界秩序成本的「另類霸權」,既已激起全球政局風波不斷,未來究竟會將國際社會帶往何方?國際權力架構又將出現什麼變化?殊值持續了解與關注。

(作者為戰略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