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遙憶無患子

◎莊雲惠

 好友致送自國外購回的最新奈米環保洗衣球,標榜無需添加洗衣精就可將衣服洗淨,兼顧環保又無藥劑殘留疑慮。「不用清潔劑就可把衣物洗乾淨?」我狐疑質問;「真的!」她肯定地點頭。我倆像孩童般好奇又仔細地閱讀產品使用說明,彷彿發現新玩藝!

 其實我對環保洗衣球是抱持保留的態度,不免質疑它的神奇效果;以它的價格可以多買幾包一般的洗衣精,預期效果應達理想,但內心依然倚賴舊習難以置信。心想,從早期的肥皂、洗衣粉到後來的洗衣精,又進展到如今的洗衣球,隨著歲月流轉,洗衣清潔劑有如流行時尚翻新般不斷推新出新,也意味著人們極盡聰明才智追求先進科技,開拓新視野、新經驗,讓生活擁有更多奇妙等待去挖掘!

 可是,我卻眷戀生命最初的記憶,就像棲息在心靈水鄉澤國那點點白鷺烙印的美好風光!

 民國六十年代,舉家遷居到新北市五股的獅子頭,每日走路上學往返各需四十幾分鐘,那段路程兩旁綠樹聳立、竹林茂密,隨著四季遞嬗、天氣變化,時而陽光穿過葉縫閃耀晶光夾道相迎,時而如鬼魅般在風雨中呻吟,炎夏時暑氣逼人,嚴冬時節寒風侵襲,但不管外在環境如何變幻莫測,小小年紀的我都必須無畏無懼堅定向目標走去,相信一端是知識的寶庫,另一端是溫暖的家園,從這頭到那頭,都有無窮希望穿梭其間。

 記得途中有一棵老樹,黃褐色的樹皮,樹枝密生皮孔,長滿綠色葉片,結的果實乍看之下很像龍眼,有同學說:「它是無患子,果子可以當肥皂用喔!」原來厚肉質狀的果皮含有皂素,只要用水搓揉便會產生泡沫,是天然的清潔劑,它能自然分解,不會污染環境,古早年代它可是主要的清潔劑,又被稱為「肥皂果樹」。我們一群學童不安分地攀爬採摘果子,一摘下立刻剝開,並在手上搓揉直到產生泡沫,玩著玩著,泡沫又從手中消失,當下彷彿樸實無華的童真自手指間抖落,數不清的歡笑迴盪在郊野,平添了許多生活趣味!有時異想天開採摘一大把回家意欲取代肥皂,還被同伴訕笑說:「那些怎麼夠用啊!乾脆把整棵樹搬回家算了!」認識無患子樹,讓我不得不讚嘆大自然造化的神奇,它總是送給人們意想不到的禮物!

 但後來隨著工商業發展清潔劑上市後,無患子似乎就沒落了!我長年居住於臺北都會區,也幾乎沒有再看到長有果實的無患子樹了!昔時歲月的純美印象,已然深藏於記憶篋匣,再被喚起時不時散發幽香,撫慰著遊走於現實生活裡的疲憊心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