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吾愛吾家

民防自衛隊 攜手衛國土

用行動守護希望

文/涂俊緯 圖/涂俊緯‧編輯室

楊耀芸,金門縣金城鎮南門里里長,兼任浯島城隍廟主委。80多歲的他,正為今年的繞境忙進忙出,靈活的身子完全看不出實際年齡。住在百年老宅裡的陳素治,在廳堂內織著毛衣,開口閉口都是兒孫,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兩位看似完全沾不上邊的老人家,都有一個共通處,就是都曾歷經八二三戰役的洗禮,也都是民防自衛隊的一員。

回顧民國38年,政府轉進臺灣,兵馬倥傯之際,位於前線的金門、馬祖,更是直接面臨共軍的威脅;為集中前方力量、培養人力,支援軍事作戰,遂將民防力量納入編組,除維持地方治安外,也支援軍事作戰;這樣的民防組織,直到民國81年戰地政務解除後,才正式宣告結束,金門的行政體制也回歸常態。

當時,金門地區年滿16歲的年輕男女,都要納入民防組織內,只有「殘障痼疾者」,方可「免除參加任務隊及義務勞役之派遣」。平時協助國軍構築工事、裝卸貨物、挖掘戰壕等工作,戰時則以傷患救援任務為主。

年近90歲的陳素治,兒孫在臺灣皆事業有成,但仍獨自一人居住在金門老家;她指著房子內的一磚一瓦說,小時候就住在這兒,至今已有百餘年的歷史,前年才申請到縣府的補助,完成房子的修繕,除了外觀,大致沒什麼太多的變化;因為在臺灣住不習慣,所以才又搬回老家。

年邁的陳素治身體相當硬朗,雙手靈活的織著毛衣,偶爾菸癮來了,信手點起一根香菸,吞雲吐霧中,對於當年的點點滴滴記憶猶新。陳素治回憶,在編入民防自衛隊後,就配了一把槍,由自己保管,至於受過的訓練已經記不清楚了,但曾在戰事發生的時候,到前線協助傷患後送,看過不少在砲戰中受傷的官兵。除了運送傷患外,當時家中養了一匹馬,陳素治有時也會牽著馬匹、拖著輪車,幫忙部隊運送彈藥、物資等軍品。

在砲戰的那段日子,陳素治也差點歷經生死存亡的時刻。陳素治說,平常她與先生、小孩,晚上都會睡在山上的防空洞裡,那天他們因為拜天公,就近睡在自己家,沒想到當晚就有一發砲彈落在防空洞的周圍,如果當時在裡面,可能就會被震波震到耳聾;也因為這段際遇,讓陳素治至今仍保有虔誠的宗教信仰。

陳素治的7名子女,有的在臺灣經營家電行,有的則是醫生,子女事業有成,但回想起當年貧困的生活,仍感到些許感傷。在物資貧乏的那個年代,陳素治只能靠著幫官兵修補衣褲來貼補家用,沒米了,也只好向部隊要鍋巴來餬口,三餐不繼也是常有的事,也因為如此,後來把一位孩子送養;雖然生活困苦,但她也很感謝當時的部隊長官,利用放假時幫忙照顧孩子,讓她可以專心在工作上。

同時間的另一頭,浯島城隍廟正準備338周年的繞境活動,這項廟會已被政府公告為國家重要民俗活動。每年都會吸引全臺各地的善男信女跨海參加,規模相當盛大。擔任主委的楊耀芸,此刻也正忙著張羅大小事務,利用一小段空檔,談起砲戰時的記憶。

「當時民防隊裡,區分運輸隊、擔架隊與步槍隊」,楊耀芸娓娓道來,當時他所屬的是運輸隊,主要協助物資的運補,曾在砲戰期間,到料羅灣接運海軍中海軍艦送來的物資。他也永遠不會忘記,在搬運物資時,遭遇共軍的砲擊,當下立刻找尋掩蔽躲藏,所幸保住自己的小命。

在自衛隊期間,楊耀芸每年都要接受一次為期一個月的軍事訓練,其中包括基本教練、打靶等科目,當時他還配發一把七九式步槍及20發彈藥,必須自己隨身保管,以備不時之需。由於當時民防隊尚未配發制服,楊耀芸說自掏腰包,買了一套卡其色的服裝,價錢是「80塊又5毛」,印象相當深刻。

至於沒有執行任務的期間,楊耀芸多半是協助家裡務農與做生意。當然,也可能會突然碰到砲擊,但當地人早已學會分辨砲彈飛行的聲音,且共軍攻擊的目標,多半是郊外的軍事基地,市中心相對較少;若有,也多是共軍「裝錯藥」,才會打到市中心來,楊耀芸說。

隨著時光飛逝,兩岸情勢逐漸和緩,金門在戰地政務解除後,當地居民才真正開始享受自由的生活,直到今日觀光的蓬勃發展,除了現存的遺跡,與曾經歷經戰火洗禮的老金門人外,已很難想見當時的生活狀況,是如何的困苦、緊張與不安。尤其當時的金、馬地區民眾,不分男女、毫無選擇,都必須加入民防自衛隊,也因為他們的無私奉獻,才能換來國家的安定與繁榮,更值得後人的敬重。

閱讀請點以下網址:

◎Hyread ebook (網址:https://ebook.hyread.com.tw/store_mz_search.jsp)

◎Mybook (網址:http://mybook.taiwanmobile.com/magazine)

◎udn閱讀吧 (網址:http://reading.udn.com/v2/magMain.do)

◎利用臺北市立圖書館的借書證,登入臺北好讀電子書平臺(網址:http://tpml.ebook.hyread.com.tw/),不論是電腦、手機或平板都能借閱唷!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