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雄安新區受質疑 炒房、汙染難抑制

◎黃秋龍

 前言

 2017年4月1日,中共河北省委、省政府研究決定,成立雄安新區籌備工作委員會及臨時黨委,同年7月18日「中國」雄安集團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今年 6月28日該集團官方網站上線儀式在雄安市民服務中心舉行。而今,中共「中央」之雄安新區戰略決策,固然代表著習近平擔任黨國領導人以來的大陸發展戰略想定;然而,在其戰略想定中的永續發展內涵,卻隱喻著負向功能因素。

 雄安新區反映中共戰略想定與公共政策意涵

 習近平一直十分關心京津冀協同發展問題。2013年5月,在天津調研時即曾提出,要譜寫新時期社會主義現代化的京津「雙城記」。2013年8月,在北戴河主持研究河北發展問題時,又指出要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此後,習近平多次就京津冀協同發展做出重要指示,強調解決好北京發展問題,必須納入京津冀和環渤海經濟區的戰略空間加以考量。中共「19大」政治報告,並明確把「京津冀協同發展」做為大陸重要戰略。

 雄安新區是大陸第19個「國家級」新區,也是首個由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通知成立的「國家級」新區,位於河北省保定市東部,由雄縣、容城縣、安新縣及其周邊部分地區組成。雄安新區初步面積約100平方公里,再逐步擴展至占地約2000平方公里,略大於深圳,或相當於臺灣新北市占地面積。新設立的雄安新區,將承擔文化、教育、醫療等非首都的功能。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今年6月12日召開京冀協同發展工作交流座談會上表示,長期以來,河北省在生態環境保護、承接非首都功能紓解、資源能源供應、安全穩定保障等方面提供條件。京津冀協同發展,是習近平親自決策推動的重大戰略。要帶頭落實好京津冀協同發展各項任務,堅定有序紓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加強生態環境治理,推進交通一體化和產業對接協作,加強公共服務共建共用,進一步形成一條心、一盤棋、一股勁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的生動局面。

 今年5月18至19日,大陸舉行生態環境保護大會,習近平講話強調要自覺把經濟社會發展同生態文明建設統籌起來,加大力度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解決生態環境問題,堅決打好汙染防治攻堅戰,推動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台階。稍早之前,16日河北雄安新區生態環境局掛牌;4月21日,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發布,宣稱雄安要建成新時代的生態文明典範城市。根據該綱要,雄安新區的首個定位,就是綠色生態宜居新城區。

 顯然,雄安新區既反映承擔著習近平對大陸發展戰略想定的政治現實;然而,在想定中存在著公共治理的政策內涵,對具有永續發展的生態環境治理與公共服務層面,卻隱喻著負向功能因素。

 檢視雄安新區負向功能因素

 首先,雄安新區政策利多,卻伴隨房地產慣性炒作泡沫問題,帶給雄安新區負向功能因素。正如同習近平所曾指陳:「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市場投機問題。因為,依普遍的發展經驗看來,房地產慣性炒作泡沫問題,將腐蝕公共服務效能。亦即,即使雄安新區規劃綱要的實施,宣稱「重點支援在京有關高校、醫療機構、企業總部、金融機構、事業單位向雄安新區轉移,深化公共服務領域合作,構建便捷交通體系,支持雄安新區中關村科技園建設。」卻可能因為腐蝕公共服務效能的因素,反而造成京津冀協同發展區域新的失衡現象,產生新的階層差異與貧富差距。

 其次,今年6月19日,2018至2019年藍天保衛戰重點區域強化督察工作繼續開展,200個督察組按照工作方案要求,對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16個縣(市、區)進行督察,發現涉氣環境問題230個,檢查清單內涉氣「散亂汙」企業1685家、檢查清單內應淘汰燃煤鍋爐企業347家、工業企業未安裝大氣汙染防治設施問題17個、工業企業不正常運行大氣汙染防治設施問題14個、VOCs(揮發性有機物)整治不到位問題23個,建築工地、工業企業及露天礦山等揚塵管理問題122個。

 可見,雄安新區要做為綠色生態宜居新城區,以及實踐永續發展的生態環境治理,不僅客觀情勢仍顯得嚴峻;值得注意的是,更關鍵的治理動力,還繫於汙染防治對象本身主觀的意願與良善自覺能力。以目前情勢看來,中共仍以片面黨國力量投入雄安新區建設,一般社會力量卻相對處於觀望,甚至對製造汙染賺取環保財仍缺乏自覺,只得靠黨國強制力介入排查,徒增公共財支出壓力。

 結語

 雄安新區政策利多,卻伴隨著房地產慣性炒作泡沫生態與環境治理問題。中共持續發布住房政策與專項整治工作,不僅具有壓抑房地產炒作之政策考量;而且,也在舒緩北京首都的城市壓力。雄安新區若做為「習近平經濟學」的觀察對象,其重要指標即在於新區規劃建設成效,如何超越房地產炒作與生態環境治理之負面效應。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