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大田戰役 建立釜山防禦圈

準備撤離大田的美軍與南韓部隊。(取自美國陸軍網站)
準備撤離大田的美軍與南韓部隊。(取自美國陸軍網站)

◎雲陽

 1950年7月14至21日,發生在南韓忠清南道大田市的大田戰役,是美國陸軍第24步兵師自7月投入韓戰以來,設法遲滯朝鮮人民軍進攻的戰役。此役之前,人民軍憑藉兵力優勢屢次擊敗美軍。遭嚴重傷亡的第24步兵師最終退守大田,但成功地拖延了人民軍進展,為其他美軍與南韓部隊爭取到足夠緩衝時間,在朝鮮半島南部設立釜山環型防禦圈。此役遭北韓俘擄的第24步兵師師長威廉‧弗里希‧迪安少將,為韓戰中美軍戰俘官階最高者。

 美軍拖延戰術,爭取時間

 1950年6月25日,韓戰爆發時,第24步兵師是第一支奉命進入南韓,抵擋作戰的美軍部隊。自7月5日的烏山戰役起,在接下來的包括平澤、烏致院和天安等數場戰事中,該師不斷被迫南撤,雖有效拖延敵軍進展,但也付出慘痛代價。

 7月12日,第24師師長威廉‧弗里希‧迪安少將下令第19、21與第34步兵團橫渡錦江,摧毀所有橋梁,並在大田市周邊設立防禦陣地。

 大田市位於漢城(現名首爾)以南160公里、釜山西北部210公里,是南韓中部重要城市,也是第24步兵師師部所在。

 迪安命令第34與第19步兵團在城市東部組織防禦正面,在先前戰鬥中蒙受巨大損失的第21團作為預備隊,駐紮於城市西南部。城市北部與西部的錦江距大田近郊約16至 24公里,提供良好天然屏障;城市南部為小白山脈環繞。大田不僅是漢城與大邱間的重要交通節點,並有四通八達的鐵公路,因此對美軍或人民軍而言,都具極重要戰略價值。

 不過,對美軍而言,在釜山防衛圈未完成前,大田是最後一處可用於防禦拖延的戰略據點,大田如過早陷落,美軍因無天險可守,人民軍將可快速直取釜山。因此,第24步兵師在大田面臨背水一戰的劣勢。

 兩軍形勢懸殊 美軍毫無勝算

 美國陸軍第24步兵師下轄3個步兵團,早在抵達南韓時,就已面臨兵員不足的劣勢。自烏山戰役後的多次戰鬥又承受更多損失,前線官兵更因連日戰鬥無法休息而士氣低落。

 除了嚴重的傷亡外,第24師還要承受裝備的短缺。先前戰鬥中的損失,使該師僅剩2個砲兵營能提供火力支援,其他如通訊設備、武器與彈藥等的數量均剩餘有限。尤其該師既無可供調度的戰車部隊,可發揮效力的反裝甲武器數量也不多。

 反觀朝鮮人民軍擁有3個師的完整兵力,可自3個不同方向攻擊大田。人民軍第3師奉命自北方攻擊美軍正面,人民軍第4師橫渡錦江後,可與第3師會合攻擊,或再向南推進,然後轉向東方,包抄美軍主要陣地,將第24師圍困於大田;此外,所有攻擊軸向都能獲得人民軍第105裝甲師的支援。

 人民軍第2步兵師原本亦奉命自清州對美軍右翼發動攻勢,但其與南韓部隊激戰,導致推進過慢且傷亡較為嚴重,未能即時抵達預定地點,因而沒有參與大田戰役。人民軍雖然在兵力上擁有2倍優勢,但是連續戰鬥和美軍的空襲也讓部隊產生疲乏;部隊政委向士兵表示攻克大田後,就能獲得休息整備,藉以提升士氣。

 人民軍2波攻勢 美軍無力抵擋

 7月14日早晨,駐紮於錦江南方約3公里高地的美軍第34步兵團第3營士兵,發現人民軍T-34戰車正在渡河。不久後,人民軍步兵也利用小艇渡河,北韓砲火開始砲擊第34步兵團防線。北韓趁美軍的混亂與通訊不良時繞過防線,位在北邊防線的第34團第1營雖然一開始靠著後方砲兵火力支援,擋下人民軍攻勢,但後來仍無法支撐而被迫撤退。

 中午之後,又有約1000名人民軍部隊渡河,並且成功推進占領美軍第63野戰砲兵營的105公厘榴砲前沿陣地,並逐次奪占其他砲兵陣地。第63野戰砲兵營雖然大多安然後撤,但損失所有火砲、80輛車和物資,其中有許多甚至是完好無損,遭人民軍擄獲。

 晚間,第34步兵團第1營發動反攻,意圖奪回陣地,但在人民軍猛烈火力壓制下,以失敗收場並撤退。此次反攻失敗後,師長迪安下令以空襲摧毀舊陣地上所有遭敵軍擄獲的武器和裝備。由於第1營傷亡慘重,第3營被迫前往支援,因此美軍的西北方防線已嚴重緊縮。人民軍第4師隨後開始渡河,且僅受到美軍空中武力輕微騷擾。

 第34團因防線遭人民軍突破,被迫將防線往南向論山移動。第19團於是調動所屬第2營填補第34團在西側留下的防線缺口,並由南韓陸軍負責支援。在錦江對岸,朝鮮人民軍集結另一支龐大兵力準備第2波攻勢。7月16日凌晨3時,人民軍集結戰車、火砲與迫擊砲,向第19團陣地猛烈轟擊,步兵部隊隨後渡河,向正面的第1營展開攻擊。第1營雖勉強擋住攻勢,卻有部分人民軍滲透到美軍戰線後方,並對預備隊與補給線展開攻擊。當日夜裡,第2營奉命清剿後方的人民軍,但不僅未能克竟全功,反而蒙受巨大傷亡。7月17日,第19團脫離戰鬥,往西南方後撤40公里進行重整。7月18日,第8軍團指揮官沃爾頓‧沃克中將要求第24師必須守住大田至20日,讓第25步兵師與第1騎兵師可循洛東江沿岸,至大田與大邱間設置防線並建立釜山環型防禦圈,迪安於是延後原本打算在19日撤出大田的計畫。

 大田失守

 7月19日,人民軍進入大田周邊,其第3師在大田與沃川間設置路障,切斷留守東側的第21步兵團通往大田道路,該團遂無法參與後續戰鬥。當天,人民軍第105裝甲師的戰車駛入城市,第3師與第4師的步兵部隊也緊跟在後,開始在市內部署,並設法占領據點,美軍則全力以予以反擊。

 另一方面,原先撤往論山的第34團收到命令往大田移動,協助抵擋人民軍的推進,並成功在阻止人民軍由側翼截斷美軍退路的企圖。迪安命令部分部隊與師部的多數人員乘坐火車撤往大邱,但自己則決定留守。此時,美軍第78戰車營的數輛M24霞飛戰車趕抵戰場支援,但是人民軍裝甲部隊仍於7月20日迫使美軍部隊自大田西北方數英里的大田飛機場撤出;錦江防線上的美軍殘部亦被迫完全撤入城市。大田已遭到包圍,人民軍開始在聯外道路設置路障,封鎖全城。

 在19和20日的兩天戰鬥裡,第34團官兵在城內與人民軍展開巷戰,人民軍士兵不斷偽裝成農夫或平民,滲透進入城市。第24師由於缺乏無線電,各餘部之間無法聯繫,師長迪安不得不親赴前線指揮作戰。戰鬥過程中,迪安甚至親自以1枚手榴彈炸毀1輛人民軍戰車。但是大量人民軍部隊先後自城市南方、北方與東方道路進城。第24師數度重建防線,也屢遭人民軍擊潰。

 7月20日深夜,迪安命令第34步兵團團部撤離,撤退行動獲得數量來自第1裝甲師戰車的增援掩護,由戰車突破人民軍路障,迪安與剩餘殘部搭乘50輛車撤出大田;在脫離過程不斷受到人民軍伏擊,迫使有些部隊因車輛受損必須下車行軍撤離。迪安乘坐的吉普車則在一處路口轉錯方向,脫離其他撤退的美軍部隊。由於無法掉頭,迪安只得與其隨行部隊由其他路徑返回美軍防線,但在迷途35日後,孤立無援的迪安與其隨員最終遭到人民軍俘擄。起初北韓方面並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最終還是發現迪安官拜少將的事實,但北韓並未對他施行拷問,也未從他口中獲得任何情報。在第34團完全撤離城市後,第21團隨之撤出戰場,人民軍占領大田。

 後續發展

 大田戰役結束時,第24步兵師雖遭重創,仍成功地達成拖延人民軍攻勢至7月20日的任務。此時美軍已派遣相當於人民軍數量的兵力至朝鮮半島,在釜山周圍設立環型防禦圈。第24步兵師因為在大田戰役的英勇表現,獲授美國總統部隊嘉許獎與大韓民國總統部隊表彰獎,隨後進入後備狀態,接受重整。其第19步兵團於8月1日移師前往釜山環型防禦圈前線,成為該師第一支返回戰場的單位。

 被俘的迪安獲頒韓戰中的第1枚榮譽勳章,但起初他一直被美軍認為已陣亡,在1951年12月18日才因北韓接受西方媒體採訪,被發現他遭俘的實情,直到停戰後數週的1953年9月4日,迪安才獲得釋放。

(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