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時文教

那卡西歌舞演譯莎劇 相揪看戲《歡喜就好》

記者黃朝琴/臺北報導

 有溫度,也笑到翻肚。臺客第一天團「金枝演社」創團25周年,那卡西歌舞劇《歡喜就好》8月底展開巡演,以最富臺灣味的風格,改編詮釋莎翁經典喜劇,將時空背景置換到1915年的日據臺灣,劇情從2個家族鬩牆,阻撓年輕男女愛情開始,4對歡喜冤家終成眷屬,皆大歡喜,2小時全本臺語演出,演員既演戲,還唱跳,甚至彈奏樂器,整齣戲想告訴觀眾,勇敢去愛,用愛歡喜做自己。

 《歡喜就好》8月31至9月2日將在臺北城市舞台首演,9月15、16移師臺中國家歌劇院獻演,10月20日南下臺南文化中心與觀眾見面。

 臺灣劇團界搬演莎翁劇本,有一個很大盲點就是,觀眾很難引發共鳴,尤其臺大、北藝大等學院派劇場人,總是將莎翁奉為戲劇唯一真主,對白翻譯詰屈聱牙,情節和當代脫節,很難引發觀眾共鳴,創作者卻自溺其中。

 金枝演社今年改編莎翁喜劇,能否一新耳目?導演王榮裕表示,莎翁的劇本向來不乏娛樂性,演出對象是一般庶民,莎翁劇本的通俗情節,很像我們熟悉的八點檔連續劇,也像他從小到大所看的歌仔戲,在臺灣卻被「殿堂化」,感覺不夠「接地氣」。

 王榮裕說,這次改編莎士比亞的經典愛情喜劇「As You Like It」,中文原譯名為「皆大歡喜」,這次更名為《歡喜就好》,用金枝風格詮釋,結合歌仔野台、莎劇精神,改得好笑又貼近當代觀眾,讓大家笑到捧腹,感動到流淚。

  劇本改編游蕙芬表示,這次改編莎翁「皆大歡喜」劇本,保留主軸與架構,人物、時空背景全部置換,故事場景從400多年前的英國亞登森林,搬移到1915年的臺灣灣桃花林,從2個家族的兄弟鬩牆揭開序幕,在權謀與鬥爭之下,年輕的主角們被迫出奔桃花林,卻因此點燃起一場青春奔放的愛情狂飆。桃花林中,4對歡喜冤家,最後找到愛情與自由。

 王榮裕說,這齣戲背景設定在過去,傳達的精神卻是很當代,1915年臺灣正值現代化起點,恰好與與莎翁創作劇本的西方社會氛圍相呼應,也投射在劇中主角勇於拋開新舊世代勢力糾葛,從壓抑現實展現勇敢表達、勇敢做自己的青春力量。

 王榮裕指出,這齣戲不是寫實劇,「桃花林」地點也是虛擬,演員服裝延續繽紛亮麗的臺式風格,男女演員配合劇情,需要彈奏吉他、手風琴、大鼓、小鼓等樂器,各個練習半年之久,才敢上場獻技。演員兼顧劇中人和那卡西樂手2種角色,不只要載歌載舞,還要彈奏樂器兼演戲,挑戰度破表。

 王榮裕進一步指出,莎翁劇最擅長的女扮男裝、單相思、三角關係、巧合與誤解等戲劇元素,不但在這部作品發揮到極致,更調和出各種千奇百怪、惱人又好笑的愛情課題,堪稱「談情說愛」最佳經典。

 游蕙芬指出,這齣戲全新創作8首新歌,邀請老搭檔「霹靂」布袋戲音樂總監風采輪量身作曲,主題曲「歡喜就好」歌詞提及,歡喜哭、喜歡笑、歡喜生氣、歡喜愛,呼籲大家真心自由去表達自己情感。

 她強調,莎翁30多個劇本中,《歡喜就好》女性角色最多,開場、收場都以女主角作結尾,劇情描述一個冰雪聰明的女性,如何化解所有難事。

 劇場鬼才李建常擔任這齣戲舞台及燈光設計,他表示,這次以「環保」觀念來做戲,極簡佈景幾接空台,純粹以非寫實燈光塑造場景、說故事,創造劇場更大的想像空間與自由維度。

 李建常解釋,電腦燈的效果常被認為俗豔又銳利,這次找到一組最新進的電腦燈,可以模擬傳統燈的柔和色溫,還可變化出無窮花樣。他舉例,一對男女戀愛場景,可以燈光塑造關係的演變,陌生時打出一片綠油油青草地,熱戀時綻放花朵;再如2人決鬥場景,透過聚光光圈的變化,呼應劇中人情緒與場景。

 王榮裕透露,舞台上空會選掛一個特大「鏡球」,就是KTV、卡拉OK、那卡西常見的燈光造景,以球體轉速的快慢,呼應悲喜,以色彩變換,烘托劇情,燈光變成演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