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中共操控「戰略溝通」 公民社會難實踐

◎黃秋龍

 自今年3月28日,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發布:「應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朝鮮勞動黨委員長、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於3月25日至28日對『中國』進行非正式訪問。」以來,金正恩已5度外訪,其中3次訪問中共。事實上,驅動北韓、中共雙邊互動關鍵的新興動力,不僅在3月28日習近平會見金正恩(簡稱:「328會見」)時所表述的:「充分用好『戰略溝通』的傳統法寶」、「要充分發揮黨際交往的重要作用」等政策理念;而且,「戰略溝通」已持續成為北韓、中共高層往來的「高頻詞」,逐步表現在公共外交實務應用與策略層面上。北韓、中共「戰略溝通」與「公共外交」的相互應用,顯係觀察與研判未來雙方關係發展動向的重要指標。

 朝「中」戰略溝通 概括4支持

 習近平在「328會見」所指出的戰略溝通、黨際交往政策理念,不僅獲得金正恩確認並表示:「希望與『中國』同志見面,加強戰略溝通,加深傳統友誼。…把高層會晤對兩黨兩國關係的引領發展到新水平。」而且,由戰略溝通延伸的黨際交往,則顯係延續自2017年11月,習近平特使、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長宋濤訪問北韓,得與「北韓勞動黨中央領導人舉行會見、會談」,「表示將加強黨際交往和溝通」。今年5月7至8日,習、金在大連舉行會晤,習近平指出:「對兩黨兩國戰略溝通的高度重視,我予以高度評價。」金正恩亦表示:「希望同『中』方加強戰略溝通和合作,推動朝『中』友誼深入發展,促進地區和平穩定。」金正恩在結束與美國總統川普新加坡會見後,於同年6月19日,與習近平在北京進行第3度會見(簡稱:「619會見」)。習近平對金正恩「專程來訪」再度表示:「體現了對『中』朝兩黨兩國戰略溝通的高度重視,我對此高度評價。」顯然,北韓與中共雙方之戰略溝通政策理念已更加鮮明。「328會見」以來的戰略溝通,雙方積極傳遞之想定,可概括為4個「支持」:支持北韓戰略重心轉向經濟建設,走出一條符合該國國情的發展道路;支持北韓致力於半島無核化目標;支持半島北南雙方改善關係,以及北韓與美對話協商解決半島問題;支持北韓在推進無核化進程中,解決自身正當安全關切,終止半島戰爭狀態、實現停和機制轉換。

 中共公共外交存在實踐難題

 今年5月2日至3日,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應北韓外務相李勇浩邀請訪問北韓,王毅再度強調習近平與金正恩會談,「要充分用好戰略溝通的傳統法寶」。可見,王毅訪北韓,就是要在南北韓峰會會後、北韓與美峰會會前加強溝通和協調。戰略溝通不僅反映出北韓與中共領導人對區域安全情勢與國家發展戰略層次上的相關想定,同時,正逐步表現在公共外交實務應用與策略層面上。王毅並以國務委員兼「外長」的身分訪北韓,顯示北韓與中共實務交往範圍,將朝向更廣、形式更多樣的公共外交發展。可能方向包括「328會見」習近平所指的:「雙方應該通過各種形式,加強兩國人民交流往來,鞏固兩國友好關係民意基礎,特別是加強兩國青年一代交流」,以及「619會見」習近平提出的:「我們支持北韓經濟發展、民生改善」。概括而言,未來北韓與中共戰略溝通政策理念,將成為雙方互動關係的新興動力。

 戰略溝通與公共外交,在政策分析與實踐時,固然可經常相互轉換,然而對中共而言卻存在諸多實踐難題,將公共外交簡化類比為政治、文教、媒體公關。甚至,對公共外交之綜合性戰略內涵,以及公民社會的關鍵機制,仍顯得認識不足,政策應用上更呈現游離模糊現象。從而,中共所謂的「戰略溝通/公共外交」,經常被理解成是「銳實力」的應用,增加國際社會對中共向全球擴張的疑慮甚至恐懼。

 再者,中共目前仍從黨國體制凌駕於公民社會之認識角度,將公共外交簡化類比為文化體制機制創新,或係政治傳播、媒體公關。中共黨國體制統治下,不僅對公民社會術語多所政治隱諱,易與1989年天安門民運事件產生連結;而且,黨國體制統治下的中國大陸,幾乎不存在獨立自主的公民社會、社會團體或非政府組織,亦即必須由黨的幹部領導或掛靠政府機關。從而,中共公共外交與全球公民社會的連結,以及自主參與全球治理的「文明職能場域」,顯然仍與我國和西方先進國家有差距。

 結語

 「戰略溝通」的關鍵機制主要來自於公民社會,以及賴以擴展與多樣化關係,進而形塑自主參與全球治理的「文明職能場域」。然而,北韓與中共所謂的戰略溝通,卻如同領導人的頂層設計與銳實力之應用,主要還是透過實力政治途徑,在國外壓制、操縱言論,以實現國家利益,為特定政治立場、戰略目標或意識形態服務。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