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共梯隊防禦戰略 控制海域主權(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宋吉峰(譯)

 2006年以來,中共在東亞近海擴大了其影響力和海洋控制能力,絕大部分是透過熟練的戰略、戰術操作,並以不戰而屈人之兵且幾乎未發一彈就獲得海上維權的實質效益,中共戰略家稱其為「梯隊防禦」戰略。本報特摘譯美國海軍戰爭學院之「中共海域主權爭端中的雙線戰略之『梯隊防禦』運用」其重要內容,區分上、中、下3部分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2012年4月10日,2艘中共執法船於南海進行聯合巡邏時,接到命令前往黃岩島(民主礁),該島位於菲律賓蘇比克灣以西140海里處。據先前情資顯示,菲律賓海軍編號15號艦正朝該島前進。15號艦是前美國海岸警衛隊(USCG)的船隻,而現已納入菲律賓海軍擔任護衛艦。

 以當時情況而言,中共作業漁民進入黃岩島是具危險性的,儘管中共長期以來一直聲稱這是中共固有權利,但菲律賓數十年來也一直同樣對該島聲稱主權。自90年代以來,中共漁民之所以願意冒著危險進入該海域作業的原因之一是,海域內具數量多的珊瑚礁與巨大蛤貝。近年來,中共海監總隊(CMS)強化了對南海爭議水域的巡邏力度,部分原因是為了保護這些中共漁民,其中也包含為未來可能發生的衝突進行準備。

 當日,中共為因應菲律賓15號艦的可能行動,中共派遣了2艘艦船(海監75號和84號)趕赴現場。依據北京的命令,這2艘船在該島附近的格雷戈里奧德爾皮拉爾和潟湖入口間巡弋,因該2艦擁有強大火力,致使菲律賓部隊未敢進行下一步行動,因為加劇情勢發展可能會導致菲律賓不良後果。儘管黃岩島事件已悄然落幕,但是中共海軍已對該區進行常態性部署,對該區的管控更進一步。

 就戰略的觀點而言,黃岩島的僵局並未結束,相反的,它變成了引起全世界關注的「熱點」,中共和菲律賓都在淺灘附近部署船隻,但雙方都不敢用武力發起戰端。雖然該事件最後讓中共漁民安全離開,而且現場僅留一些菲律賓火力不強的巡邏艦,對中共而言似乎已占盡優勢,但是中共並不因此而滿足。

 回顧2014年黃岩島事件的情況,當時雖經過數週的外交談判,但終究未果,而中共選擇將該爭端情勢升級。中共政治評論者開始大肆譴責菲律賓「欺負」中共,並透過媒體發表許多具威脅的言論,此外,中共派出更多的船隻趕赴黃岩島,5月22日,據菲律賓統計有76艘中共船舶在黃岩島附近巡弋,同時附近還有20艘拖網漁船,奇怪的是,這期間中共漁民應該遵守「年度捕撈暫停計畫」。中共明目張膽地派遣海監船保護作業漁船,很明顯地這是一種純政治動機。與此同時,中共還運用外交及經濟手段對菲律賓香蕉進行非正式禁運,懲罰相關機構,企圖給菲律賓更大的壓力,至6月初,菲律賓顯然對結局感到失望,但卻萬般無奈。6月15日,總統貝尼阿基諾三世以颱風因素命令菲律賓所有船隻返國休整,表面上看起來也許很合理,但是分析家認為,此一行動的背後相信與北京存在一些協議,阿基諾公開宣布黃岩島對峙結束。

 就算有任何協議,北京方面也不可能兌現,更不會承認,颱風過後不久,中共漁船和海警船隻陸續返回黃岩島巡弋,中共已完全占領黃岩島,中共以不戰而屈人之兵,未發一彈就完全占領該島。

 事件結束後的新聞採訪中,中共南海海警隊司令員程春發獲頒「黃岩島勝利榮譽」獎章。由此可知,在這2個月的危機中,中共軍隊一直保持著「主導地位」。共軍表示,這個事件也印證了共軍在「收復」中共領土的關鍵角色,這一勝利也為中共推出了新的模式,一種全新的「維權鬥爭」模式。

 事實上,這種模式說法並不正確,使用海權將自己的意志強加於另一個缺乏戰爭意志的國家,這是一個眾所皆知的戰爭樣貌之一,中共所運用的方式,就如同西方古老的傳統模式「砲艦外交」如出一轍。

 然而,中共卻標榜認為是「中式」,並加以描述及附加一些事實。也許中共確實發展出一種獨特的方式,運用其獨特「海權」模式來發揚其海域主權聲索,黃岩島事件可說是中共這種方式的實踐。中共海上力量的關鍵組成,部分是融入了中共戰略家稱「梯隊防衛體系」。梯隊第1線,是部署海岸警衛隊,例如海警船75和84號,就是以日常巡邏為主,海警船直接對爭議海域進行「非致命」措施或行動,包含口頭威脅等,但從未使用武力。第2線,則是中共海軍水面艦隊。中共海軍可能並非常態性部署於爭議區,但是以中共海軍的實力,已經具備在遠距離亦可對該地區的外國勢力產生威嚇作用,迫使對手屈服在中共的政治條件下。這一關鍵實力,可對美國及其他與中共有海域主權爭端的國家發揮效用。正如黃岩島事件一樣,中共的梯隊防禦方法取得了顯著的成功。自2006年以來,當這種模式開始形成時,中共對海域的影響與控制已超過地圖上的界線,相對的,其他國家的影響力和控制力道也相對萎縮。

 部分中共戰略家將這場行動描述為「沒有槍砲硝煙的戰爭」,中共在這種行動中取得成功,也意味著該模式與不對稱能力的發揮。首先,中共比多數其他爭議國強大得多,這個差距在過去10年中不斷增加,東南亞的沿海國根本沒有足夠的國防資源和工業資源可與中共競爭,更不用說是海軍和海岸警衛所需的船隻。尤其在海洋領域性質的資源差距,這種優勢使擁有充足資源的國家能夠在海上部署更多的力量。其次,中共與唯二能夠在海上匹敵的國家,在此區僅日本和美國,但是該2國的決心又與該區盟國有著某種程度的摩擦。日本方面對於海權的運用也非常謹慎,日本也表明不太願意承擔制止中共擴張所需的風險。雖然這種自我約束在道德上可能較符合中共的期待,但卻未能引起共鳴。對美國而言,美國所要求的是國際海域的航行自由應確實遵守國際海洋法,對於各國的主權爭端始終保持中立,堅持只根據國際法處理,由此可知,就利益的急迫性而言,美國並沒有如同中共海域主權、領土端的迫切性,但是,很明顯的,美國在此區域的關鍵影響力卻遠超過域內國家,此一現象產生了「中共—域內國家—美國」的必然連動性。

 中共的梯隊防禦與不對稱戰略具有某種程度的關聯性,在中共大戰略的指導下,中共稱之「和平發展」,但是,實際情況是,北京運用其不斷增長的力量來獲得其國家利益,然而北京也考慮到,若以武力解決問題,其可能破壞國家的聲譽,另外也可能會破壞經濟穩定及原有的利益。因此運用「海軍支持海岸警衛力量」就可以同時追求2個目標利益,可確保「空間與彈性」,同時也可為中共外交戰提供「迴旋餘地」。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