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共梯隊防禦戰略 控制海域主權(中)

◎宋吉峰(譯)

(接上文)

 中共在其海洋爭端上逐漸運用「梯隊防禦」戰略,這是中共戰略規劃者的「政治規劃」,其目的就是將國家的海域主權主張加以實踐。經過中共戰略規劃者不斷研究與刺探,這種戰略操作可謂已相當成熟,也運用地很成功。中共船隻不論是海軍和海警船等,其海上的航行路線或相關演習等都是有規劃且具針對性,尤其是在中共爭議水域,其存在及活動密度不斷增加,中共已經將這種「存在」轉化為強大的影響力和控制力。但是,中共在取得這些成果的同時,很巧妙地避開了「軍事侵略」的形象,以防止其可能帶來的不利因素。

 強化「存在」力道

 過去10年,中共海岸警衛隊和海軍在爭議水域的「存在」成長速度驚人,這一點在2006年與2016年的部署模式相比即可看出端倪。2006年前,在中共眾多海事執法機構中,只有中共海洋監視單位與漁業執法部門在有爭議海域進行相關行動,且當時的活動頻率也相當地低。

 以東海為例,2006年初,中共春曉油田開始生產,儘管中共的生產設施位於中線以西無爭議水域,但日本卻反對中共開發,主因是日本擔心中共所採取的資源與日本是同一個海底油氣田。為因應日本的激烈反應,中共海岸警衛隊開始派遣船隻巡邏此水域,以策應油氣田的開發安全,因此海警船開始在東海保持經常性的「存在」,但是這種存在並無延伸至中線以東的區域,並且也沒有進入尖閣群島附近水域。而中共漁業執法部門也僅是針對專屬經濟區漁政巡航,其中包括在東海大型漁業活動等任務,從未有進入爭議海區的紀錄。

 2006年前,中共海軍水面艦隊很少在東海爭議海域巡邏,2005年1月,兩艘現代級驅逐艦駛入春曉氣田,據稱日本海上自衛隊首次觀測到這些船隻。2005年9月,5艘中共水面艦在爭議的油氣田中線巡邏,但是中共軍艦很小心地避開爭議海域。在2006年中共海軍尚未開始定期進行「遠海」訓練前,這意味著中共艦隊沒有通過宮古海峽並進入西太平洋的跡象,整體而言,在2007年以前,中共海軍從未出現在第1島鏈以東的海域進行訓練。

 除了那些靠近大陸且在中共控制之下的南海島礁,中共對於南海爭議水域的巡邏,以2006年而言,也相當罕見,在此之前海警船也不曾在黃岩島(民主礁)附近或南沙群島附近「存在」,直到2007年或2008年這一切都改變了。漁業執法部門在美濟礁部署了一艘巡邏艦,其目的是為因應在南沙群島可能發生的戰端作出準備,即便如此,這樣部署仍然薄弱,但是,這是中共對爭議海域部署跨出的第一步。

 其後,中共海軍在南沙群島少數幾個島嶼中開始部署前沿陣地,而當時的主要功能是作為海上情資傳遞,尚未有真正的戰備能力。此期間,中共海軍並未航行通過馬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但是僅短短2年的光景,中共就派出第1支任務部隊前往亞丁灣。另外,過去中共海軍不會隨意通過巴士海峽,但是2007年這些都改變了。總而言之,2006年以前,除與南海相鄰較近的水域外,中共海軍的水面艦很少出現在南海,更不會出現在較遠海域進行演訓。

 然而接下來的10年中,中共海軍在東海和南海的海上行動徹底翻轉,2016年,中共海警船3至5艘每隔2週航行尖閣群島,甚至是進入領海範圍內。這些船舶大部分是3000頓左右,從2015年12月開始,編隊至少都包括1艘海軍水面艦伴隨護航。而今中共海岸警衛隊已完全統一在一個指揮鏈,這意味著對於海上執法力道將會比之前更強,特別是先前中共「省級」海事執法機構,這些機構在先前未被授權且也未具備參與「維權鬥爭」的條件,而現今這些都已完全改觀。

 中共海軍水面艦艇已定期對東海爭議地區進行「戰備巡邏」,其行動已包含中線以東,且是在釣魚台距離之內,而海岸警衛隊在此巡邏時將獲得支持和掩護。2016年,中共海軍艦隊定期通過宮古海峽進行「遠海」訓練,其中包括航空母艦「遼寧號」。

 在南海部分,中共水面艦的活動範圍與密度也同樣發生變化,海警船現在定期對9段線內區域進行巡邏,而這些船隻也包了先前省級單位,盡一切努力保護其海上利益。

 2016年,中共對黃岩島和曾母暗沙等海區部署了永久性的海警部隊。在南海東部和南端作業時,海岸警衛隊可以憑藉渚碧礁、十字礁及美濟礁等的新設施尋求支援或補給,據此中共可以監控菲律賓的相關行動。中共海軍也不斷地強化南海的「存在」行動,截至2012年底,中共海軍在南沙群島及黃岩島附近的巡邏,已經是一種常態化的「存在」。2016年,中共軍艦駛往南海的數量眾多,主要是因應美軍的海軍艦隊出現在此區域之故,姑且不論美「中」南海議題的衝突,現在的一個事實是,中共對南沙群島所進行的現代化設施已經成為中共海軍在南海行動中的重要角色,如同前沿基地般。相較於2006年以前,中共海軍已定期巡邏南海爭端水域,而且是涵蓋所有區域,不僅如此,海軍還將距離延伸至印度洋。

 也許可以這樣論定,在2006年以前中共的海洋聲索力道僅止於「言論」式的,但是其後就逐漸付出具體行動,而自2010年開始,就將海域執法加以正常化「存在」。

 中共獲得戰略利益

 在東海,中共海岸警衛隊在海軍的策應下,有效執行了爭議海域的維權責任,中共漁民現在可以在東海的所有海域,包括在釣魚台的領海進行相關作業。而在中線的天然氣開採工作也繼續作業,近年來作業面積已經擴大,但尚未進入爭議地區的核心位置。海岸警衛隊經常對釣魚台進行巡邏,企圖將有爭議的小島變成非屬任何一方的無主地。日本在東海爭議地區的捕魚權仍受到尊重,雙方聯合漁業協議仍然有效。然而,如果日本軍艦在中線以東進行監視,則中共海岸警衛隊就會進行騷擾和阻撓。同樣的中共在過去10年在南海取得了重大進展,自2012年中以來,中共已對黃岩島具有實質主權,另外,2014年仁愛礁的事件中,因杜特蒂總統領導下的團隊情勢誤判,加上菲律賓軍隊能力脆弱,未能積極採取進一步措施,導致仁愛礁步上黃岩島的後塵。

 中共漁民在南海航行作業,除2014年5月的偶發事件外,中共漁民再也沒有受到傷害或被捕。2014年8月,海南漁民協會的公開資料如下:在過去1年中,我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海上執法巡邏船不僅加強化了巡邏,中共也在每艘漁船上免費安裝了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無論船在那裏作業,指揮中心都可以完全掌握。無論海上遇到什麼樣的問題,只要我們通知有關部門,海上執法船就會迅速到達現場,只要我們提出要求,海警會幫助我們。(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