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晉楚城濮之戰 正合奇勝克敵

◎曾世傑

 一、前言

 《孫子兵法》第5篇有云:「以正合、以奇勝」,意味戰場局勢千變萬化,兩軍交戰中,通常以訓練有素的部隊嚴陣以待,往往出奇招的一方,是以出乎敵軍意料之勢,得以在戰場上獲得最終的勝利。

 西元前632年左右,在城濮(今山東省)地區發生一場戰事,交戰的為晉、楚兩國。楚軍雖於初期節節勝利,殊不知卻陷入晉軍早已設好的圈套,等待楚軍上當後,給予致命一擊。

 二、戰前情勢

 楚國楚成王在獲得政權後,即企圖入侵中原地區,並不斷採取積極行動,以求獲得中原地區霸權。晉國晉文公為防範楚成王入侵,乃聯合各地諸侯勢力,尋求建立共同防衛楚國之聯盟,期一舉擊潰楚國。

 周襄王19年,楚國大將子玉圍攻宋國,宋國在情勢緊迫下,急派使者至晉國尋求援兵解圍。惟晉國考量國內後方補給基地恐遭衛、曹兩國威脅,特先派兵對此兩國採取攻勢。衛、曹兩國尋求楚國援軍,楚國令子玉撤宋圍,改攻晉國。楚、晉兩國遂於周襄王20年(西元前632年)4月期間,兩軍對峙於城濮。兩國將領於決戰前,將兵力列陣於城濮,詳如附表。

 三、作戰經過

 (一)晉軍用計揚起灰塵 佯退使敵視線不清

 4月6日晨間,楚國左右兩軍向晉國包圍攻擊,晉國下軍欒枝部以大部分車輛拖曳樹枝,揚起大量灰塵並佯退,楚國右軍見獵心喜,續向北方發動追擊。此值春初冬末,整個戰場風向為東北風,晉軍揚起大量灰塵後,迫使在後方追趕之楚軍陷入逆風面對塵沙狀態,能見度極差,而無法掌握前方敵軍動態。

 (二)晉軍指向楚軍側背 楚國右軍潰退

 楚國右軍在能見度極差條件下,又逢晉下軍預先設伏之胥臣部隊與齊軍,並以虎皮蒙在馬上,使馬不畏風塵,並直指楚右軍側翼,攻敵不意之處。陳、蔡兩軍因不及反應,陣腳大亂,原先佯退欒枝軍亦在此時立馬調頭,與胥臣軍、齊軍合擊楚國右軍,導致楚右軍向東南方向潰散。

 (三)楚左軍雖先發攻擊 卻遭晉軍兩翼圍剿

 楚國左軍開始對晉國上軍發動猛烈攻勢後,晉軍上軍之狐毛部隊,在作戰第一線前方,以虛設之兩面軍旗與敵接觸後撤,營造退卻之態誘楚軍發兵追擊。楚國將領子玉一收到前線有利戰報,研判當前為晉國右軍成敗退之姿,在未周延考量下,急令楚左軍向當面敵軍追擊。惟楚左軍向前攻擊之際,並未料到其戰略翼側已全然曝露於晉國中軍眼下。晉軍窺破好機,對楚左軍之右側翼實施奇襲,又狐毛軍同時派遣一部繞越至楚國左軍左翼,對其左側背採取猛烈突襲。此時,晉軍上軍突然回擊,楚國左軍最終在晉國三面包圍下,潰不成軍。

 (四)楚國中軍陷入圈套 致兵敗潰逃

 楚國中軍初始先向晉軍採取攻勢,指向晉國中央正面部隊,晉國守軍放棄原先構築好的防禦陣地,開始佯裝敗退,再度誘使楚軍繼續向退卻之敵攻擊。此際,晉國上下兩軍同時派出兵力,向掉入陷阱之楚軍實施包圍。楚軍將領子玉眼見大勢已去,趁隙採取突圍,向西南方逃竄。晉軍見狀,立即派追兵追擊,最終迫使楚將子玉自殺身亡。晉國在大破楚軍後,成為一方霸主。

 四、會戰檢討與評析

 晉、楚兩軍交戰,雖楚國先期發動攻勢,然未能審時度勢,造勢用勢,將領無法清楚研判當前戰局,致楚軍兵敗如山倒,予晉國創造霸業的機會。下列就會戰評析實施探討:

 (一)審慎評估戰局態勢 不可輕敵錯下決心

 《孫子兵法》第7篇「軍爭篇」提及「…凡用兵之法…莫難于軍爭…故迂其途,而誘之以利,後人發,先人至…」是形容善於用兵打仗的將領,在戰場環境當中,最困難的事情是,如何在接戰過程中,取得出奇致勝的有利條件,因此為了要爭取致勝關鍵,往往不辭千里遠繞,避開敵軍所關注的焦點,即便失去交戰初期先發制人之機,卻能夠化被動為主動,後來居上,破敵致勝。

雖說楚軍在交戰初期取得先機,能在三個方向對晉軍發起攻勢,然而楚軍將領無法敏銳觀察戰場中的細微變化,導致三個方向對敵軍作戰,均陷入晉軍的陷阱。又楚國將領未能審時度勢,不及做出因應並同步調整兵力部署,錯下決心後,致使戰局全盤皆輸。

 (二)戰場環境隨時變化 須謹慎周延評估

 《孫子兵法》第10篇「地形篇」:「…知彼知己百戰不怠、知天知地勝乃可全」。戰場條件是複雜的,有很多的事情更是未知的,如能精準研判敵軍的下一步,並掌握我軍在戰場中的能力與限制因素,就可以在戰場中取得不敗的條件。將領能夠再進一步掌握天時與地利,就能創造出勝利的條件。

 晉軍接戰初期即已掌握天候狀況變化,得知季節交替之際,風向吹東北風,對於晉軍向東北方向作戰較為有利;晉軍向東北方佯退,是為了使楚軍面臨逆風的戰場環境,再藉由地上揚起的灰塵,創造出楚軍陷入戰場迷霧的困境,最終以奇兵向楚軍側翼攻擊,分割其戰線,獲致局部地區優勝。

 (三)戰場指揮調度得宜 創造勝利契機

 觀察晉軍迎接楚軍攻勢作戰時所採戰略,初步均先佯裝敗退,創造出敗軍之姿,目的在誘使楚軍卸下心防,影響其急躁進攻之心理。晉軍轉劣為優的關鍵,在於善於指揮大軍作戰,指揮調動部隊得宜,能夠在精準的時機點,以出奇不意之勢,切斷楚軍戰線,並指向敵軍薄弱側翼,復利用其兵力分割之際,再予以包圍殲滅,創造出勝利契機之後,一鼓作氣擊潰楚軍。

 五、結語

 晉、楚城濮會戰距今2600餘年,然而,雙方所使用之作戰方式與出奇致勝之戰術戰法,迄今仍值得我們共同效法與學習。作戰雙方能夠於戰場當中獲得不敗的條件,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這些條件包含敵情研判、我方戰力的形塑、戰場環境的掌握等。要能夠獲得作戰勝利,必須依對方在戰場膠著期間,是否犯下不可挽回的錯誤來決定。吾人均知戰場環境千變萬化,能夠掌握敵我人為因素愈多,愈能立於不敗之地,再加上天時、地利等客觀條件的配合,即可造就出百戰百勝的優勢作為。

(作者為國防大學陸軍學院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