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時新聞

遲來的禮物

◎熊仙如

 執行了六年的中文閱讀書寫課程計畫即將在今年畫下句點。回首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兩千多個日子,許多學生的臉孔瞬間浮現腦海。羅伯.佛洛斯特曾說:「在我還沒有開始寫之前,我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要書寫自己的故事並不容易,手上的筆總是沉重的,學生們也一樣。他們在一開始也是抗拒的,但到後來總能發現書寫的力量。執行計畫這些年來讀過太多學生的生命故事─感動的、悲傷的、開心的、軟弱的……每一個故事背後都有一個期待被傾聽、被理解的靈魂。

 記得有一年,我教了一個家住高雄,長得高高帥帥的光電系男生。他總是坐在第一排,上課我常cue他來回答,他總是有問必答,讓我對他的印象特別深刻。上完一年的課程之後,他很高興的告訴我他要和幾個同學搬到外面的宿舍一起住,我也很替他開心。

 就在考完期末考那一週,我正在研究室算成績,突然接到一通他同學打來的電話,告訴我他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車禍當場死亡!我簡直不能相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是才剛見過面的嗎?後來聽同學轉述,原來考完試他和同學搬好宿舍,原本與另一位住在高雄的同學約好隔天一早再一起騎回去,可是他急著想趕快回家幫爸爸的忙,於是臨時決定當天晚上就要騎車回家。誰知就在省道上被一輛違規右轉的車子撞擊甩到馬路中間,被後來的汽車碾過……

 再怎麼不相信,不幸還是發生了!因為與他非常親近,於是我決定到高雄參加他的告別式。行前我突然想到……自己可以為他悲傷的母親帶去什麼?他寫過的所有文章吧!我記得裡面有一篇寫的就是「我的媽媽」,他在文裡傾訴了對母親的感謝之意。於是我把他的作品都印下來,裝在一個資料夾裡帶去,可是我沒有勇氣去面對這位失去獨子的悲傷母親。最後在離開前,我決定託人轉交給她。

 回家之後的某一天,我接到一通陌生的電話,話筒傳來一個我沒有聽過的聲音。她說:「老師你好,我是某某同學的媽媽……」我非常驚訝,只能趕快說:「媽媽你好!請節哀……」她接著說:「老師,我真的非常感謝妳;我把孩子養這麼大,好不容易他十八歲上大學了,我從來沒有聽他說過媽媽我愛你這種話,我也從來不知道我在他的心裡是什麼樣子,現在他走了,我才從他寫的文章裡知道他是愛我的……無論如何,老師我都要感謝妳,至少現在我知道了!」

 這件事給了我很大的震撼!安德魯.所羅門在《背離親緣》一書中說:「在這一頁頁的書寫中,幸福激發了寬恕。父母總是在愛中原諒我,而我最後也在愛中原諒了父母。」因為書寫,讓一個悲傷的母親能夠在文字中接收到孩子留下的愛與感謝,這對彼此都將是最後的悲憫與救贖。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