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曠野上的神兵

◎蔡富澧

 傘兵秦良丰五月份在漢光演習反空降跳傘操演時,不慎從高空墜地,至今仍住院治療,但他因恪遵平日訓練而倖存,以及堅強的求生意志,都為自己贏得讚譽,也讓我想起年少時與傘兵的一段因緣。

 在縣內還沒有大學的年代,大仁藥專當時算是屏東最高學府之一,學校旁大仁東街到新圍的維新路,以及東邊的德協路,三條路圍成的那片三角形貧瘠荒地,早期被當作空降部隊跳傘的訓練場。

 那片大約一百多公頃的荒地上,既種不出有價值的莊稼,更長了許多帶刺的瓊麻、高高的木麻黃,以及篩完石子後留下的大小不一的水塘,這樣的地方正好可以用來訓練傘兵的降落和應變能力,所以有好幾年的時間,每隔一段時間總會看到俗稱「老母雞」的運輸機一架架飛過天空,那時,看著英勇的傘兵一個個從機尾跳出來,我們小孩子都戲稱那是「飛機拉屎」。

 曠野是無人的天地,孩子可以在那裡盡情無礙地奔馳,可是村子裡的孩子都不喜歡到這片曠野來,因為他們習慣了村子裡家連家、戶連戶,吆喝一聲就有好多同伴可以打鬧嬉戲的生活,那時候電視剛剛問世,躲在家裡或到隔壁鄰居家看電視都比到荒郊野外玩耍有意思,那時,連我們放學都可以隨意走進不認識的人家家裡,在電視機前坐下來就看,一直看到播廣告了才起身上路回家。所以大多數時間,那片曠野就只有少數一兩個農人獨自走在田間或路上的寥落身影。

 跳傘的日子通常是在早上,也有少數黃昏或夜晚,那是比較難得的夜間訓練,危險性相對較高,所以次數很少。一到了跳傘,不管是剛放學,或是假日大家放假在家,一堆和我們年紀相仿的孩子就紛紛湧到那片荒地上,有些連書包帶著就來了,大家分散開來,等著傘兵從運輸機一個個跳出來,緩緩從天而降,等那些傘兵健兒一落地,距離最近的人就跑過去幫忙收傘,偌大一個降落傘,傘兵自己一個人要收也非易事,有個小幫手就輕鬆多了。

 收傘有學問,不是隨便摺一摺就好,必須先把整副傘具攤開,把傘面鋪平,將傘索理順拉直,然後兩個人協力摺疊好,再裝進傘袋裡,花個三至五分鐘就完成了;但如果遇到正傘沒開而拉開副傘的,就會比較費時。收好傘,臨走前傘兵大多會掏出五毛、一塊的零錢當酬勞,對於當時幾乎沒有零用錢,只能摘野果當零嘴的我們兄弟來說,那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當然,有時候傘兵也不免會遇到掛在樹上、掉到水塘裡,甚至是落在瓊麻上刺得遍體鱗傷的,那時只有等待袍澤來相救了。

 幾年後,傘訓場地遷移至潮州,天空再也看不到龐大的運輸機和一個個傘兵的身影,那片曠野荒地久沒人用,就顯得更荒涼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