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論川蒲會意涵與對世局影響

◎胡敏遠

 2018年7月16日美國總統川普與俄羅斯領導人蒲亭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舉行高峰會(以下簡稱「川蒲會」)。雙邊領袖會晤後,隨即舉行記者會。在答覆記者時,兩人同聲認為俄國在2016年未干預美國的總統大選。川普期望在高峰會後,能讓困擾其多時的「通俄門」事件,達到落幕之效。

 記者會上,川普大力讚賞美/俄關係正朝向友好方向發展,對世界和平與穩定亦將帶來極佳前景。然而,在涉及美國情報單位調查「通俄門」問題時,川普卻反向批評自家情治單位的表現極「差」。此言一出,全美舉國譁然。全美各界對川普的言行極感失望,甚至認為美國已向俄羅斯投降。川普不得不在當月18日親上火線,解釋當日言論有口誤之處並道歉。

 姑且不論那一國領袖表現較佳,而就雙方密談的內容來看,川普同意在敍利亞問題上為尋求和平,接受敍國總統阿塞德可延緩離職的事實。有關烏克蘭問題,美國將逐步放鬆對俄國經濟制裁,並希望俄國加入全球經濟高峰會。顯而易見,蒲亭已獲得預期目標,但對美國而言,可能又須面對兩強博奕後,在美國內帶來的分歧,以及對中東及歐洲帶來不確定性的後果,實值研究。

 「川蒲會」的緣起與發展

 川普對蒲亭的好感早在2016年大選期間,就已展露。川普也是有史以來最親俄的美國總統。雙方雖然在2017年7月的G20峰會,以及同年11月於越南APEC國際會議的場合闢室談話過,惟雙方從無正式且單獨的舉行會談過。川普始終懷抱能與蒲亭正式舉行高峰會;然而,川普的願望卻與美國人民的觀感背道而馳。

 一般咸認,俄國情報人員干預與介入2016美國總統大選。川普自就任以來始終無法擺脫「通俄門」的困擾,目前美國特別檢察官穆勒正積極調查俄羅斯干預美國總統大選的案情,以及川普陣營與俄國的關係。川普希望能藉與蒲亭的會晤,以自清其競選團隊與「通俄門」沒有任何關係。

 從政治立場分析,川普尋找與蒲亭會晤的主要目的,旨在希望能緩解美/俄之間的緊張關係並針對核武裁軍問題找到雙方的共識。長久以來,川普不斷表達盼改善雙邊關係,希望雙方在東歐及中東地區的競爭,能朝緩解的方向發展。由於俄羅斯目前在敍利亞、烏克蘭及中東地區的國際爭端都介入極深。川普想藉由領袖會晤,洽談有關在上述地區的解決之道。由上可知,川普意圖以高峰會的方式解決長期困擾的「通俄門」疑雲,以及美/俄的緊張關係。

 高峰會對俄國而言,蒲亭希望能藉此解除自2014年俄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遭國際社會經濟制裁與孤立的困擾;藉由兩大強權領袖的會晤,以改善當前對俄羅斯的不利情況。根據俄國外交政策當權人士透露,克里姆林宮在籌備這次峰會時,將蒲亭有機會在世界舞台上和美國總統平起平坐,當成是主要目標。事實上,只要川普願意與蒲亭會晤,俄國在國際政治舞台早已立不敗之地。川普所關心的議題對蒲亭而言,更可說是穩贏不賠的博奕。基此,「美/俄峰會」是場雙方都仔細算計後,以達成其政治目的為手段的政治秀。

 美俄領導人密商達協議

 此次峰會最大焦點是兩國領袖舉行一對一的單獨會談,會談歷時近2個小時,內容列為極機密,外界(包括雙方政府的幕僚群)不得而知其內容。但從會後兩人共同召開記者會的共同聲明分析,似乎達成以下默契,深值研究。

 兩國領袖在記者會上同聲否認有「通俄門」情事,並指稱美國官方調查為「莫須有」指控。在中東局勢方面,美、俄兩國暗示在確保以色列安全的前提下,會讓阿塞德下台時間往後延遲。針對俄羅斯2014年占領克里米亞島及在敍干涉敍利亞內政等事, 川普對俄國毫無批評,等於是默許了俄國在烏克蘭問題及克里米亞島的占領行為,視為歷史既成事實,應將認作自然的結果。針對核武問題,雙方都表示,「在裁軍議題上有必要攜手合作」,包括重返現有的條約。

 川普極力讚美此次峰會極為成功,並宣稱與蒲亭的見面是此次歐洲行中最具成效及自然的會議。川普似乎無法得知,他的戰略舉措已得罪了美國多數民眾及各界政黨對其向俄國妥協的條件與態度。另外,對美國在歐洲的盟邦國家,更覺得以美國為主導的的歐洲安全問題,發生了鬆動現象。

 峰會的後續影響

 從「川蒲會」的成果觀察,兩方領袖極力強調俄國沒有干預美國2016年的大選。但雙方的聲明並無法澄清事實真相,反而造成治絲益棼、愈描愈黑的結果。尤其,川普在峰會上向蒲亭妥協的立場,讓美國人民更加懷疑川普與俄羅斯存有瞹眛關係,美國新聞媒體甚至責駡其為美國的「叛徒」;美國聯邦特別檢查官穆勒更表示,會在「川蒲會」後加倍積極地展開調查。所以,川蒲會並未達到川普預期的成果,反而更不利於川普及共和黨的國會期中選舉。

 在敍利亞問題上,川普似乎妥協蒲亭的提議;讓敍國政權和平過渡且不要求阿塞德須立即退位。美、俄領袖在中東地區一連串的政治議題上,似乎達成默契。他們都認為美國應該減少涉入敘利亞問題,也都公開質疑北約安全同盟對中東地區產生的負面效益。值得注意的是,川普的妥協讓敍利亞未來發展,將朝向有利於俄羅斯。

 在東烏克蘭問題上,川普似乎想淡化俄國干預東烏克蘭及占領克里米亞島的事實,且將朝向解除對俄國的經濟制裁。美俄若對「克里米亞」議題上站在同一陣線,將對歐洲前線帶來重大威脅,恐將迫使歐美關係進一步惡化。最後,雙方似乎同意俄國應重返G7/G8的經濟高峰會。川普認為唯有美俄和解,才能真正解決當前歐洲與中東地區的紛爭。

 川普在高峰會結束返回國後,遭國內民眾及西方媒體大力抨擊,認為他在雙普會的表現丟盡美國的尊嚴。川普對蒲亭的妥協與退讓,只會讓俄羅斯的勢力不斷向西歐及中東地區擴張,對長期以來以美國馬首是瞻的盟邦而言,更感惶恐。川蒲會正慢慢產生效益,也正在改變歐洲及中東地區地緣政治的版圖。

(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教師)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