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靜夜回音

◎徐夢陽

 人在夜裡心靈多寂寥,周遭靜謐無聲,只餘風扇空轉。深夜回音總在心中鳴響,彷彿所有的喜怒哀樂都向腦海奔騰,直往心口湧進,在深夜化作思緒或文字,爬梳於有形或無形的時空,譜成一段歷史,營造成回憶,雖然短暫卻很重要。

 深夜回音最常與自己對話,那是一種傾聽的藝術。日常聽慣了他人的話語,在深夜裡難得回歸自我,傾聽內心深處的渴望。其實向來理解自己的言語,平時只是零碎遐想,深夜裡總能完整地娓娓道來,像一首歌、一本書地流轉訴說。

 聽多了總是要有點回應,那是一種直覺或透過思考得來的答案,也是傾聽後的回音,劃破黑夜的神祕與靜謐,讓自己完全作主活在當下。讓心釋放其實不容易,畢竟有太多包袱與牽掛,所以唯有在深夜反芻,才能看見完整的初心。

 時光匆匆溜走,身軀也疲累不堪,身旁就是溫暖舒服的被窩,置身微涼的深夜,將那些回音一一接收珍藏,但它並不是完結,輕聲告訴自己逝者如斯,每天都須振作,要讓深夜回音成為生命裡新的亮點。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