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肆應種種威脅 美精進建軍作為(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黃文啟(譯)

 過去十餘年來,美國在強敵崛起的多變安全環境中逐漸喪失原有軍力優勢。主要原因就在於未能掌握已發現之種種威脅徵候,並前瞻反應於整體建軍規劃。欲扭轉此種頹勢,美國防部應推動建軍精進作為。智庫蘭德公司特針對此種情況之成因進行深入分析,並提出精進建議。本報特摘譯其重要內容,區分上、中、下3部分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前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鄧普西上將於2014年1月指出,「未來10年,預期東亞跨國衝突風險將增加,美軍載台與基地之脆弱性將提高,科技優勢將遭削弱,中東地區動盪情況將持續,而暴力極端組織之威脅亦不會消失」。此項評估提出之時,俄羅斯尚未以武力干預烏克蘭東部戰事、「伊斯蘭國」(IS)組織也還未奪占敍利亞與伊拉克廣大土地,也尚未決定大批美軍仍將持續留駐阿富汗。而上述發展均需要更多美軍兵力,但美軍所獲資源卻未大幅增加。蘭德公司在近年來公布之評估顯示:

 ●今日美國與盟邦軍隊無法擊退俄羅斯對波羅的海3小國所發動之猝然統合侵略。

 ●中共日益強大之軍力,加上不利美國之地理不對稱性,令人質疑未來美國能否提供臺灣可靠安全保障。

 ●美國與盟邦軍隊也難以針對北韓核武與彈道飛彈日增威脅,提出令人滿意之解決方式。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國國防部遠在十餘年前就未能針對日漸惡化之安全環境進行調整。此種情況的原因很多,包含美軍因「沙漠風暴」與「聯軍部隊行動」戰果所產生之自滿心態;大量資源與重點轉至阿富汗、伊拉克等地之反叛亂、維穩及反恐作戰;同時也因為2011年預算管制法案所造成之預算緊縮。不論原因為何,目前美軍戰力及作戰概念迫切需要現代化,才能避免美國及盟邦不斷被中共和俄羅斯超前。以下將針對情況演變與因應作法進行檢視。

 成因分析

 美國國防部未能針對中共、北韓及俄羅斯將對美軍構成諸多嚴峻挑戰之日益明確徵候採取充分處置,主要來自於既有建軍流程的諸多問題。就中共和北韓而言,此種錯誤可回溯至本世紀初,當時許多分析已開始揭露中共快速軍事現代化的後果,以及北韓發展並部署可投射核武之可能性。針對這些發展所採取之處置作為、建軍流程主要單位的能力、動機和限制上有何問題呢?下述觀察重點可窺端倪。

 五角大廈績效不彰並非來自「情報錯誤」:情報判斷雖鮮少精準。但美國情報界卻有效掌握到中共打造現代化軍隊的進程,以及其發展「反介入戰略」以阻止美軍干預西太平洋衝突。其針對中共各式飛彈、太空與反太空系統、海空戰力、防空飛彈及其他重要軍力環節所做之判斷很多,且均具可支持兵力評估與建軍規劃之精確度。北韓情況亦復如此:雖然因為金氏政權高度保密,以致判斷北韓所產製核分裂物質及作戰用核武等方面有相當大落差,但情報界已明確提出警告,其資料真實性已足可用於兵推、分析及建軍規劃。

 軍事分析界亦掌握到相關發展:蘭德公司「空軍計畫」所做的兵推與分析,從2000年代初期起便點出中共反介入/區域拒止戰力的提升,以及其對美軍未來兵力投射的潛在影響。智庫戰略暨預算評估中心也在2003年起的多項非機密文件中示警。五角大廈從2008年起也提出多項軍事計畫作為想定,做為評估聯戰部隊戰力及概念面對中共相關威脅合理情況之基礎。這些想定所進行之戰役層級模式推演,在2010年就確認出與蘭德等智庫所提之相同挑戰。蘭德公司從2006到2008年的兵推也顯示,未來甚難嚇阻擁核後的北韓。

 美國各軍種僅部分因應日增挑戰:美國海、空軍十分重視主要載台,包含攻擊潛艦、水面艦及戰機與轟炸機等之現代化。然而,此類現代化作為雖屬必要而適切,卻並不足夠。中共的反介入/區域拒止戰力已造成美國海空軍的嚴重問題,而目前尚無剋制之道。美國空軍在西太平洋地區固定基地部隊及軍用衛星均受到嚴重威脅,且甚難制壓中共日趨綿密而精密的整體防空網。同樣地,海軍水面艦西太平洋與中共一戰的存活率亦令人質疑。美國空中與地面部隊在北約東翼,若與俄軍開戰,兵推亦顯示結果堪慮。

 國防部高層並未善用新興威脅之既有資訊:過去前部長倫斯斐雖支持兵力現代化,但卻否定所謂「威脅導向建軍」,而全力推動更廣泛的三軍部隊「轉型」。遺憾的是,這種作法並未針對因應未來作戰需求最迫切戰力建立明確立場或共識。繼任的蓋茲部長則要求三軍專注「打贏今天的仗」,大量採購防雷裝甲車、掠食者無人機及其他伊拉克與阿富汗戰場所需裝備,減少採購約4分之3的第5代F-22戰機。在缺乏高層支持下,國防分析界的分析顯少受到討論。卡特部長及渥克副部長雖強調加速創新及現代化的重要性,但卻未增加可快速並大幅強化對抗強敵戰力所需系統的投資。

 五角大廈內負責評估挑戰、設計方法與推動創新的組織缺乏足夠影響力:評估未來作戰的責任從國防部長辦公室淨評估室(1970-80年代)逐漸向下移轉至聯參(聯八)(1990年代)、分析暨評估專案室(CAPE)(2000-2012),到最後無人負責。回顧1960到1970年代間,布朗與培利所領導的「國防研究工程署」(DDR&E)在確認與推動新戰力發展方面扮演關鍵角色,且共同推動美軍戰力轉型,有效嚇阻敵人傳統武力之侵略威脅。但其後該署地位卻逐漸式微。今日的建軍規劃責任十分混亂,連概念發展和評估都交給了軍種的某些任務編組單位。

 國防部長辦公室建軍能力欠缺,無法指導軍種建軍工作使問題更形惡化:美國三軍部隊一向在執行軍事作戰方面展現無比強大戰力,因此,軍方高層在未來戰力投資之軍事平衡與優序排列方面向有舉足輕重之影響力。在此種情況下,針對軍事建案調整提出具堅實分析基礎與明確論點為文職官員之必要職掌,但卻不見得能在五角大廈討論中獲得充分重視。

 國會遲未能掌握未來挑戰之本質與嚴重性:一直到2017年底為止,美國國會多數人(包含軍事委員會議員與助理)似乎乃對中共及其他敵國所構成之嚴重威脅缺乏基本認識。當美軍與敵國戰力消長呈現不利趨勢之明確評估報告,終於得到國會重視時,一般反應都是震驚、憤怒並要求國防部說明過去是如何處理此種狀況。國防部高層經常在國會針對美軍戰力與戰備狀況作證,但這些提報內容大半都缺乏敵國戰力演變及國防部評估衝突狀況結果的相關細節資訊。(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