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全球軍費支出增 區域衝突恐升溫(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接上文)

 歐洲

 歐洲在2017年的軍費支出計3420億美元,占全球總額的20%;其較2016年下降2.2%,較2008年亦僅略高1.4%。2016至2017年間,中歐的軍費支出成長12%,達241億美元;西歐成長1.7%,達2450億美元;但在東歐大幅減少18%,達729億美元。2008至2017年的10年間,中、東歐的軍費支出分別成長20和33%,西歐則下降5.7%。

 全球前15大軍費支出國中,4個位在歐洲:法國(排名第6)、英國(第7)、德國(第9),以及義大利(第12)。這4國的軍費總和,占2017年全球軍費支出的10%,較2008年時的15%下降許多。西歐國家自2008年以降的軍費支出,呈現出一種U形曲線:2009至2014年間下滑,隨後上升。

 2016至2017年間,法國的軍費支出下降1.9%,達578億美元,係2013年撙節措施結束後,首次出現年度下降趨勢;反映出法國新政府矢言調整2017年軍事預算,俾減少該國預算赤字的手段。

 英國的軍費支出,在2017年微升0.5%,達472億美元。該實際成長率呼應英國政府在2017年5月的聲明,指軍事預算必須以較通膨率高出至少0.5%的比率增加,此與過去數年的增幅相符。

 德國的軍費支出,繼2016年以4.2%成長後,2017年持續成長3.5%,達443億美元,創下1999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中歐許多國家,感受到來自俄羅斯的威脅,故本區在2017年的軍費支出成長12%;繼2008至2013年連續6年軍費下降後,近4年(2014至2017年)都呈現持續成長的趨勢。2017年,波蘭是中歐最大軍費支出國,占本區總額的42%;羅馬尼亞則展現最高的相對增長幅度,軍費支出提升50%,係全球在2016至2017年間軍費成長率最高者,主要原因係羅國正推動其2017至2026年軍事採購、現代化與擴張計畫。中歐其他顯著的軍費支出增長案例,包括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兩者的軍費支出均成長21%。

 2017年東歐地區軍費支出下降,係2008年迄今首見,主要原因幾乎可歸因於俄羅斯的軍費支出下滑所致—俄國在2017年占東歐軍費總額的91%。自2014年以來,俄羅斯的經濟遭逢一連串打擊,包括大幅減少的原油外銷利潤,以及政府開支減少等。然而,在2017年以前,俄國的軍費支出仍維持成長,2017年則呈現出自1998年以來的首次下降,達663億美元;相較於2016年,實質減少20%。軍費支出的減少,造成軍事負擔下滑至占國民生產毛額的4.3%,低於2016年的5.5%。不過,俄國軍費占國民生產毛額的比率,自2011年以來,一直都是歐洲所有國家中最高者。

 烏克蘭在2017年的軍費支出是36億美元。儘管名義價格(nominal terms)上成長10%,但在高通膨影響下,實際價格(real terms)下跌2%;此與2016年的變化相似,但與2014至2015年間強勁實際價格增長的情況大不相同。自2016年起,烏克蘭的經濟情況有所改善,已下修其軍事負擔,自2015年軍費支出占國民生產毛額4.0%的高點,下降至2017年的3.4%。

 中東

 斯德哥爾摩和平研究院未估算2017年中東地區的軍費支出總額,因為缺乏卡達、敍利亞、阿聯與葉門的精確資料。針對上述中東國家,基於2017年可獲得資料,可知在2009至2015年間,保持賡續成長的趨勢,整體成長率達41%。然而,囿於原油價格下跌,上述國家的軍費支出,在2015至2016年間減少16%,雖在2017年再度上升6.2%,總額仍較2015年低11%。

 沙烏地阿拉伯在2017年係中東地區最大,亦是全球第3大軍費支出國;2008至2015年間,沙國的軍費支出成長74%,攀至903億美元的最高點,隨後在2016年下跌29%,但在2017年再度增加9.2%,達694億美元。

 2008至2017年間,土耳其的軍費支出上升46%,達182億美元,排名全球第15大軍費支出國;然若可獲得阿聯的資料,恐將土國擠至第16名。最近一次預估阿聯的軍費支出係2014年,當時為244億美元,屬中東第2大軍費支出國;鑑於阿聯的海外軍事行動不減,加上推動大規模武器採購案,可合理預判其軍費支出與2014年水準相去不遠。

 伊朗的軍費支出,從2006年的最高點,迄2014年為止都持續下跌,跌幅最高達31%。然而,自2014年起,受惠於歐盟與聯合國對伊朗的經濟制裁逐漸鬆綁,伊朗的軍費支出在2014至2017年止跌回升,漲幅37%,2017年時達145億美元。

 以色列的軍費支出在2014至2015年間達到高峰,此與2014年以國對加薩走廊作戰的時間點契合,隨後在2015至2016年時減少13%。2017年,以國軍費支出成長4.9%,達165億美元(不含美國軍事金援約31億美元),總值仍遠低於2014與2015年的水準。

 2017年全球軍事負擔最重的10個國家中,有7個位於中東:阿曼(占國民生產毛額12%)、沙烏地阿拉伯(10%)、科威特(5.8%)、約旦(4.8%)、以色列(4.7%)、黎巴嫩(4.5%),以及巴林(4.1%)。(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