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無冕王不畏砲火洗禮 見證八二三歷史

◎羅廣仁

 前言

 60年前的八二三戰役,因為有國軍的犧牲奉獻,保衛了臺澎金馬的自由、民主與安定發展,也因為有中外記者不畏共軍的砲火威脅,前往金門最前線實地採訪八二三戰役,才能向國際見證中共武力犯臺的侵略行為。

 戰地記者殉職 用生命報導真相

 民國47年8月23日發生的八二三戰役,在44天的馬拉松砲戰中,國軍犧牲了587名將士,但在砲戰期間的9月26日,一艘搭載8名中外記者前往金門實地採訪八二三戰役的海軍陸戰隊水陸兩用運輸車(LVT艇),在共軍砲火攻擊下,於駛往料羅灣航程中熄火沉沒,造成新生報徐摶九、中華日報吳旭、攝影新聞傅資生、徵信新聞魏晉孚、日本讀賣新聞安田延之、韓國時報崔秉宇等6名記者和3名戰士溺水失蹤,只有青年戰士報(青年日報前身)記者嚴重則和日本共同通訊社記者奧戶忠夫兩人生還。

 雖然徐摶九等6名記者為採訪八二三殉職,但是先後共有中外記者300多人,不畏共軍砲火,前仆後繼赴金門實地採訪八二三戰役新聞,以正義的筆鋒和寫實的影像、照片,向國際見證中共的侵略行為。

 臺海情勢變化 引國際關注

 民國47年7月31日俄共頭子赫魯雪夫訪問北平與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會談,發表聯合聲明,敏感的觀察家都意識到臺海膠著的軍事情勢,將會有新的發展。8月初,國防部先後宣布共軍在福建、廣東沿海共軍機場進駐米格機,並有大批魚雷快艇、砲艇南下福建三都澳根據地,進犯外島企圖明顯。8月14日,正當慶祝八一四空戰紀念的同時,又傳來空軍F-86軍刀機擊落共軍米格17戰機3架和海軍擊沉共軍砲艇4艘的捷報,臺海情勢一時之間引起國際關注,外國記者紛紛來臺駐點,預期將有「大新聞」發生。

 果然8月23日下午6時30分,金門當面的共軍,為挽回海空軍的劣勢,以數百門大砲向金門做全面性的盲目攻擊,展開了歷時44天的八二三戰役。

 九二海戰當日 首批記者赴金

 當年從陸軍總司令部照相勤務攝影官退伍轉任僑光社記者的羅超群,在八二三戰役期間多次進出金門採訪,他生前回憶當年採訪現場指出,民國47年8月28日,第一批中外記者包括代表美國NBC、UPI的張廣基等數十人赴澎湖,準備乘軍艦到金門實地採訪,但受到共軍砲擊金門的影響,記者們在澎湖度過「九一記者節」後,才在9月2日搭249號登陸艇赴金門,但在料羅灣又遭遇到海軍與共軍砲艇的戰鬥,也就是「九二海戰」,只有部分記者經由繩梯登上小艇搶灘料羅灣,原船則駛回澎湖,前華視董事長、青年日報社長張家驤當時是青年戰士報記者,就是八二三戰役開始後第一批登上金門採訪的中外記者。此後為保密和安全因素,國防部和美軍駐臺協防部在9月15日發表聲明,暫時停止接受中外記者赴金門採訪的申請,不過,在9月24日又解除了限制。

 下飛機遇砲擊 尋找掩蔽物

 高齡90,有新聞界活字典美譽的軍事新聞研究會會長姚琢奇,是臺灣最資深的軍事新聞記者,當年是勞工社的記者,也是解除赴金門禁令後第一批搭軍用機赴金門採訪八二三的記者。他回憶指出,當時搭乘的軍機是C-46,9月24日凌晨4時在松山軍用機場起飛,先到澎湖,凌晨5時再以低空進入金門,一下飛機,就受到共軍砲火的洗禮,記者們紛紛衝上山坡,尋找掩蔽物。

 當天下午,中外記者採訪莒光樓附近的4個155加農砲陣地時,接近4時,共軍猛烈砲擊,我方砲火也不甘示弱,予以還擊,打了上百發砲彈雙方才停止。姚琢奇指出,此時,陪同採訪的國防部新聞官告訴記者,臺北傳來捷報,空軍新竹基地的F-86軍刀機今天在臺海上空擊落10架中共米格機,這也是全世界首次使用響尾蛇飛彈,為空軍締造了光輝的紀錄。

 已故前泛亞通訊社駐臺北特派員的伊夢蘭女士,當年是「攝影新聞」刊物的記者,也是少數採訪過八二三戰役的女記者,她生前口述歷史,回憶當時海軍對女人上船仍有忌諱,所以不讓女記者搭船,因此使她無法跟著第一批記者搭船赴金門,後來開放軍用機搭載記者赴金門採訪,她才有機會參與歷史性採訪任務。

 怒海求生 出書記錄採訪經過

 民國47年9月26日第二批搭海軍艦艇赴金門採訪的中外記者出發了,艦上除了本國記者外,還有雪黎前鋒報、合眾國際社、美聯社、倫敦每日電訊、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日本讀賣新聞、日本共同通訊社、韓國時報、芝加哥每日新聞報等外國媒體記者。

 這一艘戰車登陸艦駛近料羅灣時,徐摶九等8名中外記者換乘LVT (俗稱水鴨子) 搶灘,但在距料羅灣4000碼處熄火沉沒,造成6名記者3名戰士失蹤的慘劇,只有青年戰士報嚴重則、日本共同通訊社奧戶忠夫兩人生還。

 嚴重則一直不願再回憶與同業、戰士生死永別的過去,只在事件發生年後,以「怒海、狂砲、求生」一書,記錄了中國史上空前慘烈的金門砲戰採訪經過以及料羅灣事件的始末,和他在怒海中求生的點滴。

 忠實報導真相 犧牲在所不惜

 嚴重則接受記者專訪,對於八二三戰役只有一個想法:「新聞記者一條命和前線戰士一條命是一樣的,所不同的,

是彼此所負的責任不盡相同而已,所以無論是新聞記者或者是前線戰士,當他們忠於自己職責的時候,該生就生,該死就死,為了自己的責任,就絕不會考慮到自己的生與死。這次採訪途中最遺憾的一件事,就是採訪責任已經盡了,但是並沒有踏上金門的岸,所以工作並沒有做好」。

 嚴重則的話,道出了當年參與採訪八二三戰役中外記者的心聲,這些新聞尖兵不分國籍,和戰場上的將士一樣出生入死,只為忠實報導真相和對工作的堅持,為工作犧牲也在所不惜,當年他們的採訪報導,一字一句,一張照片、一段影片,都為歷史作了見證,國人在紀念八二三戰役的同時,也應向這些新聞老兵們致敬。

(本文為軍事新聞研究會總幹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