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創新運用科技 助益不對稱作戰

 法國達利斯集團日前表示,該公司近期試射成功之BAT-120GL輕型雷射導引炸彈,能使法國海空軍戰機在降低間接傷害前提下,遂行更有效地精準攻擊,非常適合現代城鎮衝突等複雜環境。該集團雖未說明試射實際執行及成果等細節,然由其訴求中可看出,可適應城鎮及反恐任務需求之下世代小型精準彈藥,仍是西方各國未來空用彈藥追求之目標。

 BAT-120GL雷射導引炸彈係由BAT-120跑道炸彈改良而成,加裝半主動雷射導引尋標器及彈道軌跡修正系統後,可精確命中目標點。該型炸彈重約35公斤、爆藥10公斤,大小及爆炸威力與美製AGM-114地獄火飛彈接近。然因原為破壞堅硬水泥跑道所設計,就貫穿力而言,表現應該會比地獄火飛彈優異,惟其實際效用如何,仍須以後續作戰測評及實戰成果為主。

 回顧過去十餘年美國及西方列強的空用精準彈藥發展,可看到幾個重要趨勢。首先是精確度佳,以利在臨機目標稍縱即逝下一擊中的;其次為貫穿力強,以反制敵軍強化型地下工事及堅固建物;第三為針對性高,不同目標使用不同威力之彈藥;第四為具備多元化尋標與攻擊能力,同一種彈藥可依目標性質轉換攻擊模式;最後為射程遠,能降低投射戰機受敵防空武器威脅。

 美軍在2006年依據伊拉克與阿富汗戰場執行反恐及反叛亂任務之經驗,率先推出GPS及慣性導引的GBU-39「小直徑炸彈」(SDB)。日後又進一步改良為具雷達、紅外線及半主動雷射導引等多重功能尋標器之GBU-53型炸彈。此種專門用於攻擊敵軍彈庫和碉堡的炸彈,可貫穿厚達1公尺的強化型鋼筋水泥外牆。然因其威力對於城鎮地形之高樓建物破壞力過強,易造成嚴重間接傷害和百姓傷亡,美軍在執行重要目標狙殺時,仍偏好使用MQ-9等武裝無人機攜帶地獄火飛彈攻擊。

 地獄火飛彈的殺傷破壞力雖遠低於250磅的小直徑炸彈,但對於複雜且脆弱的城鎮地形仍太過強大,再加上空用武器仍有入射角受建築物或其他障礙物阻隔之限制,在攻擊建物內目標時,效果可能大打折扣。因此美軍針對未來城鎮戰所發展之空用彈藥,已開始轉向可攜帶500公克至2公斤左右炸藥的微形無人機,且已在阿富汗戰場驗證其高度實用價值。

 無論各類新式彈藥或微形武裝無人機多麼精準,其效用仍取決於正確而及時之目標情報。尤其,在城鎮環境中,周邊群眾活動所構成之極端複雜「目標生態系」,更使目標情報判斷成為執行反恐或軍事攻擊的一大考驗。任何情資錯誤或時間耽誤,都可能帶來難以承受的嚴重後果。

 電影《天眼行動》中,聯軍為狙殺「阿拉伯青年黨」自殺炸彈客幕後主謀,動用所有地空先進偵蒐裝備,甚至派出潛伏人員掌握該恐怖首腦動態。雖然一切情資均至為精準,甚至能以即時影像監控,但面對目標區周邊百姓可能受波及,使這場表面上易如反掌的行動,陷於法律、道德、軍事等方面的多重難局。

 由此可知,城鎮戰中投射任何空用武器,絕非像線上遊戲按下發射鈕即可。從感測器偵知到射擊武器消滅目標,整個擊殺循環(kill-chain)必須考量的因素,遠遠高於攻擊敵戰機、軍艦或機甲部隊等明確對象。這也是美軍及北約歐洲盟國耗費龐大心力,苦思各種城鎮戰專用科技的原因。

 因此,在下世代精準導引武器陸續問世之時,配套的指管、情監偵、目標獲得乃至戰場決策輔助系統,也悄悄推陳出新。其中,如何確保精準武器在城鎮等複雜環境運用效能之配套系統,更是發展重點。美國空軍發展中的「多領域空中作戰指管系統」即是針對此一需求,希望透過先進網路及相關科技,提升整體戰場管理效能。

 自精準導引武器在1991年波灣戰爭大顯神威後,此項科技不僅已逐漸普及化,各種有效反制手段亦已出現,即便連國際恐怖組織及某些區域極端團體,也發展許多自保方式。所以,在發展新式精準彈藥過程中,反制與反反制措施亦是軍火大廠和各國國防機關在前瞻科技解決方案中,必須周延考量的重點。「矛」與「盾」的對抗,仍將在日益昂貴之武器研發過程中持續進行。

 綜言之,「有法必有破」。精準導引武器是「第二波反制戰略」中用於打破前蘇聯數量優勢的法寶;亦是後冷戰時期對付區域侵略者與非國家敵人的利器。然隨科技擴散與精準武器普及化,此一絕對優勢已不復存在。欲左右未來複雜作戰環境勝負,「精準武器迷你化」恐仍不足達成所望目標,如何創新不對稱戰術戰法以及跨世代新銳科技,或許是軍事決策者應深入思考之方向。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