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強化制海 先進反艦飛彈扮要角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簽署總金額達7160億美元的2019會計年度《國防授權法案》(NDAA),較去年增加389億美元,且係連續第9年調增,顯示國防安全受朝野支持。在武器換裝採購上,也有許多亮點,其中,參眾兩院協商後,決議將海軍原僅編列2000萬美元,用於新型空射型魚叉反艦飛彈(Harpoon Block Ⅱ+)升級和艦用舊型提升研測費,增至2684萬美元,潛在意涵值得探究。

 美國海軍魚叉Block Ⅱ+今年初於加州慕古角(Point Mugu)海上靶區通過首次「初始作戰能力」(IOC)驗證,新飛彈將用於替換現役艦載F/A-18E/F超級大黃蜂戰機空射型的舊型魚叉,功能升級部分包括增加GPS定位接收、安裝雙向「打擊通用武器資訊鏈路」(SCWDL)射後目標改選套件、優化目標選取功能、新式全天候主動尋標器、取消攻擊指令和強化電子反制能力等,可有效提升攻擊精準性及目標指定至攻擊完成之間的作戰彈性。下年度增加的預算,主要係分年度供100餘枚升級魚叉測試與組件安裝,終極目標將使其適用於艦隊各型海、空兵力現役同型彈(R/A/UGM-84D Block 1C)的性能更新。

 現役「魚叉」各式反艦飛彈自1977年部署至今已屆40年,為美海軍反艦飛彈服役最長者,期間雖經過數次性能提升,但受限於原始設計,且射程僅67浬(124公里),確實引發汰換的聲浪,然而美海軍甫於近年完成超過8000枚延壽工程,且一枚魚叉造價約120萬美元,若全數汰除新購實為可惜。因此,在新一代制海飛彈家族還未全數到位的空窗期,將現有飛彈進行性能更新,以肆應海軍作戰的多元需求,也較為經濟與實際。

 2016年6月「環太平洋演習」(RIMPAC)期間,美軍近岸作戰艦LCS-4已成功試射艦載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驗證本型彈可順利與新式艦用戰鬥系統結合並發揮戰力,今年演習實彈射擊科目中,美國與澳洲P-8海神海巡機、新加坡飛彈巡防艦RSS Tenacious號及洛杉磯級核攻擊潛艇USS Olympia號共實施6枚空、艦及潛射魚叉對海攻擊,成功命中擊沉2艘靶船,且有多項指標性意義。首先,運用不同載具射擊並獲高命中率,展示現役魚叉飛彈穩定性和適應性;其次,升級型魚叉飛彈足以在複雜的作戰環境下,發揮巨大的威脅與殺傷效果;美海軍潛艦歷經20年再次進行潛射魚叉實彈驗測,證明在濱海區反制敵水面艦隊戰力的需求與效益。

 在去年12月及今年1月分別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與《國防戰略報告》中,除明白指稱「中」、俄為戰略競爭者,並明言突破其「反介入/拒止」(A2/AD)以獲取優勢的必要性;東北亞、南海、中東及歐洲等全球武裝衝突的「熱點」,皆處於緣海作戰環境內,因此,專門對抗海上艦艇的反艦飛彈,勢將擔負更重要的角色。例如,俄國研發的「俱樂部」(Club-N)射程達161浬(290公里)、中共「鷹擊-12」射程更達215浬(387公里),共軍還研製「鷹擊-18/62/83」等多型艦、空、潛射載台適用的中、長程反艦飛彈,且其039/039A型潛艦、093A核攻擊潛艦、052D型驅逐艦、054A/056型護衛艦、055型巡洋艦及001航艦亦陸續服役,這些新式載台搭配新型反艦飛彈的攻擊力,多少限制了美國亞太制海決勝戰力的發揮。

 為因應前述威脅,若僅以升級魚叉飛彈方式對應,顯有不足之處。因此,有關反艦飛彈研發,美軍係採取多軸模式進行。首先,是以AGM-158B「聯合空地遠距飛彈增程型」(JASSM-ER)為設計基礎研製的「長程反艦飛彈」(LRASM),射程約可達300浬(560公里),預計今年底通過初始戰力驗收後開始部署,未來將視採購期程逐步取代現役魚叉飛彈。其次,由美商雷神及挪威康士伯(Kongsberg)聯合產製的第五代超視距(OTH)次音速、具掠海反艦及巡弋攻陸的「海用打擊飛彈」(NSM),雖暫以LCS為主要載台,但可能置於新造「聖安東尼」級兩棲船塢運輸艦(LPD)、遠征海上基地船(ESB)及新一代飛彈巡防艦(FFG-X),不排除在現有基礎上,發展為「聯合打擊飛彈」(JSM),增加岸置、車載、空射及不同大小等多種衍生型,賦予如「戰斧」(Tomahawk)巡弋飛彈攻陸能力;研製標準6型防空飛彈海用衍生型,亦在彌補水面作戰之不足。

 從我國的角度觀之,中共向來為我國國家安全和臺海和平穩定最不確定因素,近年因其經濟、外交及軍事實力不斷強化,更進行頻繁的海、空長航繞島和針對性軍演,對我造成重大威脅,美國國防部本月16日向國會提交的年度《中共軍力報告書》中,更以專章闡述共軍對我軍事準備的隱憂。因此,國軍在建軍備戰與國防科研上,務求持續精進,國軍官兵亦要時刻做好充足準備,力行守護國家安全天職。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