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法掌握作戰重心 馬倫哥會戰轉敗為勝

◎温培基

 一、前言

 1800年,法國第一執政拿破崙與第二次反法聯盟重新開戰。拿破崙為進攻義大利北部,計畫選定預備軍團越過阿爾卑斯山脈,以戰略包圍方式向奧軍發動奇襲。1800年6月,法、奧兩國在馬倫哥地區決戰,向來戰無不勝的拿破崙,此役卻是在退卻中轉敗為勝。

 本文就戰前情勢、作戰經過、檢討與評析等,逐一說明,期能從教訓當中,獲取寶貴作戰經驗。

 二、戰前情勢

 法國革命後,政權還未穩固,法國政府對外一直設法避免刺激毗鄰的君主專制國家。奧地利只是暫時且局部被法國打敗,其實力在總體上仍強於法國。1799年,拿破崙取得法國統治權,成為第一執政。1800年5月,拿破崙率領1支3萬7000人的部隊,越過阿爾卑斯山,進入義大利北部,支援被奧軍困在熱那亞的法軍。

 馬倫哥會戰開始前,法軍共有5個步兵師和4個騎兵旅,總兵力大約2萬6000人左右(不包括德賽率領的5000人步兵師),奧軍總兵力4萬人。

 三、作戰經過概要

 馬倫哥會戰概以3個階段(如附表)劃分,各階段作戰經過詳述如後。

 (一)第一階段(5月6日至6月13日)

 5月6至20日,拿破崙率領預備軍團翻越大聖伯納山口進入義大利北部,此時熱那亞的馬塞納面臨敵人圍攻的困境。6月2日,拿破崙基於後方縱深不足及欲包圍奧軍之全般考量,揮師直取倫巴底的首府米蘭,以切斷奧軍交通線與補給線,迫使奧軍北撤,爾後再行決戰。6月9日,拿破崙率軍進入特拉代拉,計畫從薩沃納和切瓦兩地的絮歇和馬塞納,對奧軍形成戰略包圍,然因在馬塞納的法軍已撤離那亞,無法會師形成包圍之勢。6月13日下午,法軍左翼先遣部隊加爾達師,在馬倫哥附近與奧軍發生激烈戰鬥,奧軍向亞歷山大裡亞退卻。當天晚上的錯誤情報使拿破崙認為梅拉斯已放棄向東突圍的企圖,準備向熱那亞方向撤退。拿破崙便率兵進入托爾托納的平原地帶,欲截擊奧軍朝熱那亞轉移。

  (二)第二階段(6月14日)

 6月14日上午9時,因博爾米達河上橋樑未遭破壞,奧軍又另外使用兩座浮橋,採3路縱隊向法軍陣地攻擊,將加爾達師驅離出馬倫哥。由於奧軍攻勢猛烈,直至克勒曼率領的重騎兵旅趕到,始將奧軍驅離至豐塔農納河。

 上午10時,奧軍傾全力進攻馬倫哥,將瓦特林師趕出了卡斯特爾切利奧洛。正在這時,拿破崙使用唯一的預備隊莫尼爾師投入戰鬥,從敵人手裡奪回卡斯特爾切利奧洛。由於兵力懸殊,法軍左右兩翼陷入困境,人員傷損嚴重,彈藥消耗殆盡,士氣低落。法軍在奧軍不斷攻擊的壓力下,且戰且退,勉強保持著隊形。下午2時,法軍因為預備隊早已用完,可用火砲也僅剩5門,失敗看似已成定局。下午3時,奧軍梅拉斯認為大局已定,立即派遣信使前往維也納報捷,報告奧軍在馬倫哥平原擊敗戰無不勝的拿破崙,大獲全勝。同時,他將指揮權交給參謀長察赫,自己離開戰場,返回亞歷山大裡亞。

 (三)第三階段(6月14日下午5時至15日)

 奧軍參謀長察赫,認為法軍所剩殘部,不堪一擊,很快即可結束戰局,因此未督促部隊進行有效追擊。

 下午5時,法軍集中可用火砲18門向敵人射擊。德賽率領部隊隱蔽在附近一座小山後面,將克勒曼率領的騎兵旅配置在左邊,依令發起反擊。

 法軍在火砲射擊掩護下,德賽與克勒曼的打擊部隊立即率領部隊從正面及側面發起反擊,立即切斷奧軍戰線,奧軍部隊亦同時陷入混亂。

 奧軍因此全線潰退,放棄馬倫哥和卡斯特爾切利奧洛,繼而向博爾米達河退卻。法軍掌握有利時機驅離奧軍,追擊至夜暮低垂才停止。由於德賽及時來援,法軍轉敗為勝,取得馬倫哥戰役大捷。15日上午,梅拉斯派人持停戰旗往法軍請求休戰。15日傍晚,貝爾蒂埃和梅拉斯簽訂《亞歷山大里亞停戰協定》。

 四、檢討與評析

 (一)出敵不意 出奇制勝

 《孫子兵法》兵勢篇:「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就近代韓戰仁川登陸、德軍阿登戰役及第一次波斯灣戰爭,皆是在敵方無法意料下,出奇制勝的戰史例證。

 馬倫哥戰役中,拿破崙有別歷史名將漢尼拔越過阿爾卑斯山,選擇一條極為高聳險峻,史上無人走過的道路,完全出乎奧軍所意料,達到戰略奇襲的效果,成功地避開奧軍總司令梅拉斯的主力,彌補了兵力劣勢弱點。

 (二)避高趨下 避實擊虛

 當法軍越過阿爾卑斯山,若拿破崙揮師南下至熱那亞解圍,當下除後方交通不暢,過早與奧軍主力決戰,失敗後果不堪設想。反之,選擇揮師東進,馬塞納軍雖有覆沒危險,卻可避敵精銳,擊其虛弱,將攻擊指向敵人最薄弱之處,可奪得敵人後方基地,切斷奧軍補給線,給敵人以精神威懾。

 (三)預備隊運用 左右戰局

 預備隊為指揮官3大法寶之一,在馬倫哥會戰前夕,法軍未精準掌握奧軍企圖,從預備隊中抽走2個師,將1個師派住亞歷山大里亞以南,另1個師派到波河北岸,錯誤地分散兵力及預備隊。倘若德賽援軍無法及時趕抵戰場,將難以改變法軍失敗戰局。然法軍雖於第2階段兩軍對戰時預備隊分配不當,但在退卻的關鍵時機掌握作戰重心,預備隊適時投入戰場,驅離奧軍,取得決定性的戰果。

 (四)掌握作戰重心 轉敗為勝

 法軍在馬倫哥會戰失敗,退卻中仍有紀律維持陣形,直到賽德援軍到達戰場,集中運用可用火砲18門及預設打擊部隊,對奧軍發起反擊。當下條件符合克勞賽維茲《戰爭論》所云─作戰重心維持,「1支被擊敗的兵力仍能在短距離之內重整旗鼓,其原因或者是由於對方精神上具有弱點;敵軍在會戰中所獲得的優勢,不足以產生持久的效果。」

 反觀奧軍總司令梅拉斯因年老力衰且身受輕傷,於6月14日下午2時將指揮權交予參謀長察赫,在狀況有利下持續對法軍發起追擊。奧軍卻因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而軍心鬆懈,反讓法軍在德賽援軍到來時,得以集中砲兵火力及反擊。

 五、結語

 觀察馬倫哥會戰中,法軍會戰初期情報錯誤,大膽調動預備隊追擊奧軍,形成兵力分散,無預備隊可用之險境。基此,可了解縱使卓越的軍事家,無正確的情報仍無用武之地。

 另奧軍在馬倫哥平原獲得絕對優勢,未能盡速向法軍發動追擊,錯失戰機。反觀拿破崙在察覺情報錯誤後立即調動德賽支援,運用大軍徹退中有效維持隊形,充分掌握防禦之作戰重心,集中優勢戰力,向奧軍發起反擊,一舉扭轉作戰局勢,迫使奧軍議和。拿破崙在馬倫哥會戰後瓦解第二次反法聯盟,並以法國第一執政身分得以繼續穩定了政局。(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