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肆應極端氣候 全民齊心防災

 東亞地區今年8月間,遭遇劇烈天氣侵襲,共有9個颱風生成,受災地區從中南半島,一路延伸到日本北海道。臺灣地區近期更接連飽受熱帶低壓和西南氣流侵襲,造成中南部地區百年來最嚴重水災,極端氣候為害之深,可見一斑。依各國氣象預報單位預判,後續受太平洋「聖嬰」現象影響,9月在西太平洋,仍可能生成多個颱風。

 面對全球氣候變遷,造成致災型風暴頻率增加,不論政府及民間,均須做好因應準備。而此種夏季颱風數字增加、颱風生成時間不斷延長的成因,主要來自於太平洋海水溫度持續攀升。海水溫度普遍提高,不僅為颱風生成創造有利條件、擴大颱風生成的範圍;同時更使「怪獸」級颱風出現機率大幅增加。尤其在民國89年以後,風速超過17級的超級強烈颱風,幾乎年年在西太平洋地區出現。

 尤有甚者,海水溫度上升,帶來大量洋面水氣,使得颱風比以往更為「長壽」。過去鮮少遭受颱風侵襲的日本本州與北海道、朝鮮半島和大陸華北及東北地區,今年已數度受到颱風蹂躪。臺灣今年迄今,雖幸運未遭逢颱風直接侵襲,然8月23日熱帶性低氣壓引進大量水氣,造成南臺灣包括高雄、臺南、嘉義等地,出現每小時70至100毫米以上不等的降雨量,各地汪洋一片。政府和國軍立即啟動救災工作;26日晚,西南氣流緊接著來襲,中南部再度降下大豪雨。據天氣風險公司推算,隨著熱帶聖嬰現象可能發展趨勢,有利於季風低壓帶,颱風生成也相對比較活躍,各國均須提高警覺應對。

 風雨的強度其實尚屬其次,颱風襲擊頻率增加,造成之傷害更為驚人。颱風挾帶之豐沛雨量,大半為山地森林或地面河川所吸收,少部分會藉由滲透作用進入地面河川或含水層。因此,颱風在陸地停留時間愈長,植被、土壤、河川吸收的水分就愈多。若在颱風登陸前已長期降雨,或是多個颱風連續侵襲,不僅土地無力吸收水分,更將造成山區土質鬆動。若被後續大量雨水沖刷,恐造成驚人的土石流。

 一旦此種狀況出現,破壞力與傷害,甚至會超過颱風本身威力。民國98年重創南臺灣的「莫拉克」颱風,即屬於此種情況之典型例證。今年8月,日本九州、關西地區和臺灣南部的災情,更充分顯現,連續長時間強降雨的驚人破壞力。除了水災本身造成的傷害,淹水消退後可能衍生之傳染疫情,亦不容小覷。

 東亞及東南亞各國面對氣候變遷所帶來的極端天氣災害,幾乎都無法立即提出有效處理手段。主因在於防災型基礎建設所需施工時間漫長,遠水難救近火;同時,隨著風暴強度不斷增加,尤其瞬間劇烈降雨狀況益趨猛烈,對於工程設施與國家建設預算,亦構成嚴峻挑戰。加上治水建設所面對的環境評估、土地徵收、民眾抗爭等諸多狀況,更使此一工作困難重重。

 過去十餘年來,不論我國、日本及其他面對此一挑戰的國家,政府多已將「救災」提升為國家級的「全民總動員」任務。除了原即負責救災任務的地方政府、警消和民防機關;組織與執行力兼具的軍隊,更成為災害救援的利器。為提升救災效能,各國在相關裝備的挹注,亦年年增加。惟「救災」畢竟僅能降低傷害,或某種程度上加速災後復原,根本解決之道,仍須找出「防災」的有效作法。

 天然災害是一種無差別侵襲,無人可以置身事外,因此「防災」絕對是全民共同承擔之責任。政府部門責無旁貸,必須制定完善防災法規、嚴謹防災準備、推動防災建設、強化災防編組及其他整備事項;企業界與社會大眾亦須配合政府法規,善盡防災責任。由無數慘痛的歷史經驗,可了解一旦個人不遵守法令,極可能造成全民共同付出沉重代價局面。

 過去農民濫墾山坡地,種植檳榔樹等淺根作物,導致山區無法蓄積雨水,甚至助長颱雨及雨季之土石流發生頻率,終於在莫拉克風災造成數百人喪命;無良建商非法開挖山地,興建住宅賺取暴利,在臺灣亦先後產生無數災難;不法分子盜採河川砂石、盜伐山區林木,同樣也是導致天災惡化的幫兇。由此可知,欲降低天災損害,甚至防患未然,除了政府與國會的努力,更需要全民共同守法、監督和投入,方能期其奏功。

 綜言之,全球氣候變遷與極端天氣現象,已是未來長期難以逆轉的趨勢;氣候天災更是全人類共同的挑戰。所有治水預算絕非付諸東流,不論日本或臺灣南部的水患,都顯示出劇烈氣候災害已超出預期。未來政府規劃應採更嚴格標準,澈底檢視水土保持、防洪建設到環保執法等範疇;所有企業與民眾須以國家、社會及自身利益為考量,善盡守法義務,並配合政府防洪治水建設,方可將損害降至最低。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