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烏克蘭危機啟示 強軍備戰拒蠻敵

 相對於朝核危機高潮迭起、中東問題峰迴路轉、美「中」貿易大戰風起雲湧。自2014年以來,即陷入膠著的烏克蘭東部動盪情勢,若非近期德國總理梅克爾與俄羅斯總統蒲亭會晤,論及對「烏克蘭問題」的立場,這場還沒結束的「頓巴斯戰爭」危機,恐怕早已淡出世人視線。

 事實上,仍在持續的烏克蘭問題,是俄國與歐美交惡的癥結所在。自從俄國強行併吞克里米亞,介入並支持烏東分離主義勢力,蒲亭即未再到訪德國。因此,8月18日舉行的德俄峰會,在西方國家尚未解除對俄制裁背景下,自有其特殊的國際政治意涵。梅克爾強調,《明斯克協議》是落實烏東雙方停火的基礎,建議派遣聯合國維和部隊,前往穩定當地局勢,但不為蒲亭接受。雖然如此,梅克爾仍點出,有關國際危機事件的處理,不可忽略俄國的地位與角色。

 德俄峰會結束後,8月24日正逢烏克蘭慶祝脫離蘇聯獨立27周年。烏克蘭國防部於閱兵典禮展示近年推動陸軍裝備現代化的成果,包括最新改良的T-64BV型戰車、AN/TPQ-49輕型反砲兵雷達系統與AN/TPQ-36Q砲兵射控雷達定位系統,以及為改善烏東衝突地區官兵艱困生活條件,引進的機動野戰醫院、沐浴與洗衣等設備。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在演說中感嘆:「倘若2014年時烏軍擁有現在戰力,俄國將不敢輕啟爭端」。從當前詭譎不安的國際情勢,與區域強權縱橫捭闔的外交謀略角度看這句話,在遺憾之外,更有國家安全必須仰賴本身實力的警世意涵。

 回顧2014年初,烏克蘭親歐與親俄兩派勢力政爭惡化,前總統亞努科維奇被迫下野並流亡俄國,引發俄裔族群強烈反彈。在其兩大聚集區,除克里米亞半島自辦公投,以壓倒性同意票數,宣布脫離烏克蘭併入俄國;早年通稱為「頓巴斯」的烏東兩州,也舉行獨立公投,分別成立「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及「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儘管烏克蘭政府旋即重新辦理總統大選,但烏東地區卻以不參加投票的方式,切斷中央方面的統治正當性。新任總統波羅申科進而指責俄國干預烏克蘭內政並援助叛軍,烏東的政治紛亂,遂快速延燒成熾烈戰火。

 雖然歐盟各國迅速達成譴責俄國併吞克里米亞的共識,在祭出經濟制裁手段外,並以德、法兩國為代表,於2015年起,試圖透過軟硬兼施的方式,強勢介入烏東衝突,目的在先達成交戰方停火協議,再逐步尋求政治途徑解決分歧。然而,後續不僅克里米亞成為俄國領土,烏東戰事也在打打停停中持續。西方社會的努力,始終沒有達到預期效果,關鍵因素還是在於缺乏阻止俄國擴張戰略的真正決心。

 俄國對外戰略的轉折,早在2007年就已浮現。是時,俄國為阻止喬治亞加入北約組織,不惜以保護境內俄裔公民為由,出兵喬治亞;而明目張膽鼓動烏東分離勢力的舉動,更凸顯其對冷戰後,北約東擴包圍俄國的危機感。蒲亭執政後,一方面以振興國族為號召,排除外部勢力對俄國內政的影響;另一方面,則積極謀取在國際社會的行動自由,以擴大俄國的國家利益,重新站回大斯拉夫民族的龍頭地位。烏克蘭政爭給予蒲亭又一次大顯身手的機會,其若有似無支持的「頓巴斯戰爭」,則成為當前自歐洲輻射至中東地區國際政治格局的轉捩點。西方國家目前僅能被動面對這樣的態勢,期望透過美國加強與北約盟邦的演訓合作,構築足以應付可能危機的防線。

 再從另一個面向看,中共對整個烏克蘭問題的態度,則尷尬又曖昧不清。原因在於,中共的一貫立場,就是反對以任何理由舉辦的任何公投自決。但面對其「全面戰略協作夥伴」俄國所支持、甚至欣然接受的克里米亞與烏東公投,中共則僅以含糊的「尊重各國領土與主權完整」一語帶過,既顯示中共存有對國際社會理解、並支持其「反對一切分裂」的空洞期待;也反映出北京只求己利,罔顧國際正義的投機心態。

 綜言之,即使烏克蘭要正式加入北約,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但其在國土分裂、戰火綿延的教訓後,努力重整軍備,對於世界各國乃至我國而言,還是一則現代啟示錄。首先,以歐美當時錯失防範俄國擴張良機為例,儘管現今中共不斷挑戰國際秩序規則,只為達成本身企圖的種種作法,尚只表現在對我國的霸凌舉動上,但未來勢將成為國際社會的危機;第二,所謂「天助自助者」,國家要能確保和平穩定,獲得國際支持固然重要,但根本還是建立可恃的堅強軍力,才能拒止野心強權介入,永保國家主權與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