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研發創新 建構反裝甲不對稱戰力

 美國陸軍日前宣布,原規劃史崔克8輪甲車逐步全面安裝美商「阿提斯」公司研發之「鐵幕」主動式防禦系統(APS),因該系統無法如期通過測評,為不影響整體武獲布局,已尋求其他廠商納入替代方案,俟鐵幕確定「出局」後,立即啟動備選機制。由此可見美軍正視反裝甲武器威脅,亟需立即提升戰甲車防護力,亦凸顯其靈活的武獲政策與嚴謹的評估程序。

 鑑於城鎮戰的戰鬥需求,美國陸軍去年決定發展「模組化主動式防禦系統」(MAPS),在開放結構設計下,期能以「加快速度」與「降低成本」模式,加裝反制系統;於此同時,則先採用現貨市場產品,迅速強化戰甲車防護力。目前美國軍方選擇以M1「艾布蘭」系列戰車加裝以色列拉斐爾集團的「戰利品」APS,M2「布萊德雷」步兵戰鬥車加裝以色列IMI企業的「鐵拳」,以及「史崔克」輪型甲車加裝阿提斯公司的「鐵幕」,預劃於2020年完成。

 為符合作戰相關需求,美軍訂定3階段測試程序,分別為「品質測評階段」,確認系統安裝不致影響載具性能;「初期作戰測評階段」,要確認系統符合作戰實需;第3階段則為「後續作戰階段」,採小批量安裝測試,作為最後量產決心之依據。目前除「戰利品」為以色列等國之現役裝備,餘產品皆屬研發階段,須逐步完成測評。

 囿於「鐵幕」系統無法通過第1階段測評,今年4月美國陸軍額外獲得2500萬美元預算,提供替補競標廠商部分資金進行測試,由此可約略看出,目前各類型反裝甲武器的性能已然大幅提升,更具備操作簡單與獲得容易之特性,對美軍地面部隊作戰形成強大威脅,也促使美軍對戰甲車「防護力提升」之急迫性遠超出以往。

 史上第1輛戰車於1916年投入戰場後,戰車即被認定為地面部隊戰力的象徵,關於反戰車武器與戰車防護力之間矛與盾的對決,亦成為各國軍事研發的一大重點。回顧歷史,1973年的「贖罪日戰爭」,有超過800輛以色列戰車和裝甲車,遭到俄製AT-3反戰車火箭摧毀;2017年的「葉門」戰場,沙烏地阿拉伯軍所屬M1A2戰車,有高達20輛遭到北葉門民兵以反裝甲飛彈擊毀,顯見反裝甲武器對主力戰車之強大破壞力。

 為發揮奇襲效果,自二次世界大戰起,步兵即配賦反裝甲武器,以協力戰車實施反裝甲戰鬥。反裝甲武器依載具區分為「人攜式」與「車載式」,依貫穿方式區分「穿甲彈」與「高爆彈」,前者需高膛壓火砲才可發射;依導引方式則區分為反戰車火箭與反裝甲飛彈等。通常單兵一般配賦輕型之高爆火箭,雖不具導引性,但可於300公尺內貫穿輕型戰車。車載式則可裝置重型反裝甲武器,具導引性與高穿透性,可精準貫穿2000公尺以內目標。拜現代科技發展之賜,反裝甲武器已朝小型、精準方向發展,單兵可攜行導引飛彈,隱藏於2公里以外的掩體,精準打擊敵戰車,是執行不對稱作戰重要戰力之一。

 另一方面,為防範反裝甲武器,戰車防護力主要來自於裝甲材質與配置,區分為均質、複合、反應與中空(柵欄)式裝甲等。均質裝甲以單一材料製造,防護力低,重量高;複合裝甲採用不同材質製作各裝甲層,增加抗穿透性,但重量相對較大;反應裝甲係在兩層鋼中間安裝惰性炸藥,利用爆炸抵銷反裝甲武器動能,但會傷害隨行步兵;中空式裝甲則可提前引爆高爆火箭彈,惟防禦範圍有限,無法提供乘員足夠安全。因此主動防護系統的研發,吸收了其他方案的優點,提供戰車更高的防護力。

 析言之,可靠的戰車防護力,需具備強化之裝甲材質,隱形之幾何構型與高科技之主動防護系統共同組成,方可抵擋不同反裝甲武器的威脅。主動防護系統主要由雷達感測器、攔截彈發射器組成,當偵測到反裝甲飛彈來襲,電腦開始追蹤與發射攔截彈,並以極小破片散佈角度,於數公尺外攔截飛彈,減低步兵之間接性傷害,增加兵種協同作戰整體效能,惟成本昂貴,並非每個國家都有能力負擔。

 綜言之,面對中共日益強大的軍事力量,國軍不追求無止境的軍備競賽,而是依「防衛固守、重層嚇阻」軍事戰略,致力研發創新、不對稱作戰。精準反裝甲武器符合機動、價廉、損小、效高之不對稱戰力建構方向,在「灘岸殲敵」階段,可有效擊毀敵兩棲輸具與主力戰車,使敵不敢貿然上岸。今日的軍事領域,面對各種高科技反制手段,我國更須致力研發高效能反裝甲武器,取得這場矛與盾對決的半場優勢。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