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借鑑塞班島戰役 深耕全民國防意識

◎劉俊偉

 前言

 民國89年制定公布之《國防法》第3條楬櫫:「中華民國之國防,為全民國防,包含國防軍事、全民防衛、執行災害防救及有關政治、社會、經濟、心理、科技等直接、間接有助於達成國防目的之事務。」我國最大安全挑戰來自於中共的軍事威脅,面對兩岸戰略環境變化與敵情威脅挑戰,民國106年《國防報告書》指出,我國基於「防衛國家安全」之首要戰略目標,採「防衛固守,重層嚇阻」之軍事戰略,依「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之用兵理念,對敵實施重層攔截及聯合火力打擊,削弱敵作戰力,瓦解其攻勢,阻敵登島進犯。

 回顧1944年6月15日至7月8日的塞班島作戰,為美國海軍陸戰隊和日軍於馬里亞納群島中發生的戰役。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於塞班島著手建構島上防禦野戰工事,試圖阻擊美國軍隊的入侵。然島上缺乏工事材料,以致美軍登陸前,工事遭受火力摧毀;上岸之際,受到日軍掩蔽良好之火力,對美軍實施攻擊,方得以保存戰力。以下就戰前態勢與作戰經過、戰爭評析與借鑑等項說明,並就全民國防與國家建設之重要性深入探討。

 戰前態勢與作戰經過

 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在得手後之第4日,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取關島。1942年6月又襲占中途島,惟日本海空軍於此役中主力盡失,太平洋主客易勢;1943年9月起美軍開始反攻,日軍於西南太平洋諸島作戰屢戰屢敗;日本為求自保,轉而建立「絕對國防圈」。其確保之要域為小笠原、馬里亞納、加羅林、西部新幾內亞、森達、緬甸等群島。以日本本土為核心之戰略形勢下,在整個防禦鍊條中,以馬里亞納群島為其重要環節,其中,馬里亞納群島中又以塞班島為其最重要島嶼。見此,美國聯合參謀本部基於「可截斷日軍對東南亞海上補給線、建立前進基地及攻擊日本本土可縮短戰爭時間」等前提下,遂決心進攻塞班島(詳見左表)。

 戰爭評析與借鑑

 一、爭取先制,創機造勢

 克勞塞維茲認為:在登陸地點的選擇上,應盡量欺騙敵人,使他們猜不著我們的企圖;所選擇地點應以船舶可安全停泊,部隊可以集中在一起實行登陸為原則;作戰時必竭盡活躍英勇之能事,占領重要據點,掩護登陸部隊登陸。兩棲登陸作戰,必冒極大風險,尚且無法確保效果顯著。6月18日,美軍雖以第27師、陸戰第2、4師,成功將日軍截成兩段,但美軍亦遭受慘痛之代價。故美軍若善用海、空軍兵力,摧毀岸際火力,俾讓登陸部隊保存戰力與後續陸上作戰,或許尚可降低傷亡。同時,在換乘與尚未建立灘頭堡前,其戰力等同於零,無法發揮其力量。因此,先期奪取制空權,必有助於掩護海上部隊遂行換乘。

 有鑑於此,國防安全必須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為遵循「濱海決勝」之用兵理念,應運用海、空軍戰力,協同地面部隊長程精準火力,對進犯之船團實施重層攔截及聯合火力打擊,以反制與阻敵對我之海空封鎖或武力進犯,進而爭取先制及逐次削弱其作戰能力,為聯合國土防衛作戰創造有利態勢。基此,現代國防必須獲得全民支持與合作,方能發揮最堅實力量。故為籌建符合及強化聯合防空與艦隊整體制海作戰需求之未來戰力,除以「國機國造、國艦國造」為指標外,應在全民國防及全民防衛之理念基礎下,整合國家建設之資源,強化民間產能,增進國防自主科技能力,以達成振興國防產業及國防自主目標。

 二、先勝部署,維繫戰力

 孫子曰:「不可勝者,守也;可勝者,攻也。守則不足,攻則有餘。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動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勝也。」美、日兩軍地面戰鬥自6月15日至7月6日止,日軍奮勇作戰之精神戰力相當堅強,最終選擇自殺式的反攻,對於美軍而言,亦感震撼。陣地構築乃防禦戰法上日軍所最重視之方法之一,至此,塞班島作戰,端賴日軍戰前島上之戰場經營,方能支撐近24日之久。

 然鑑於島上防禦工事未臻周延,造成美軍登陸前,遭受連續猛烈砲火下而遭摧毀,並使用多數之水陸兩棲戰車,強行登陸,致使日軍無法阻抗。言此,反登陸作戰成敗關鍵,取決於陣地工事之良窳;陣地編成及其維繫戰力之設施,更須仰賴民生設施之能量。

 鑑於我國重要基礎設施均在中共飛彈射程涵蓋範圍內,為因應敵可能對我發起之高強度猝然突襲,若無足恃之戰力保存能力,無法彰顯高存活戰力。就此思考,陣地工事除具備一般防禦之要求外,未來,國家建設應以全民國防為著眼,事事為戰爭而準備,尤其在「軍隊與國防民生」重要戰略設施方面,如政府決策中樞要域、各指管中心、雷達站、通信站、油彈庫、電力、水力、通資網路與電纜設施,應視其設施特性與重要優序,在合理預算權重比率下,配合國軍建軍工作之推展,以及秉持「戰力防護」之用兵理念,建構高強度、高防護之軍事與民生地下化之設施工程,方能強化防衛作戰戰力防護之作為。如同《孫子兵法》所提,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以達自保而全勝之目的,並在必要時機點,充分發揮其優勢與後續作戰之戰力,方能確保國家安全。

 結語

 「現代國防」就是「全民國防」,它不是口號,是要付諸行動;全民國防是「全民參與」、「總體防衛」的國防。言此,全民國防、國家與國防建設乃是相輔相成,故全民國防對於國家建設施政必須要有宏觀的視野。從上述評析,美日兩軍於塞班島「登陸作戰」與「戰力保存」之作為,殊值我們借鏡。面對中共因應全球軍事革新趨勢與前瞻未來戰爭形態,將朝三非(非接觸、非線性、非對稱)作戰方式,針對我重要軍事目標,採驟然、瞬間、無預警及高強度之方式猝然突襲與打擊,以達迅速瓦解或癱瘓我戰力之目的。全民國防的力量不單只是一種軍事抗衡,亦是一種柔性國力的傳輸;我國108年度國防預算較今年增加183億新臺幣,整體預算佔GDP的2.16%,在在顯示政府自我防衛的決心。今年適逢「八二三戰役」60周年,臺灣戰略位置有如當年金門景況,是以,「戰力防護」更應不容忽視。未來國家政策必須善用全民國防的力量,並借助與爭取全民支持國防的條件下,以「國防建設」為核心,「防衛據點化」為架構,擘劃與建構高強度、高防護地下化之「軍隊與國防民生設施」,進而發揮國家總體力量,期能在劣勢作戰環境下,承受敵先制攻擊,有效保存我主戰兵力,國家安全方有真正的保障。

(本文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