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日本電戰與空中戰術情資運用

◎魏光志

 數十年以來,日本航空自衛隊一直在大幅更新對彈道飛彈的空情偵察與監視單元,全境之內各個先進的陸基型電磁信號情報與雷達系統,皆已經完成部署,它們多數都環繞日本列島設置,部分較舊的系統也已進行了性能升級。所有的空情監視與雷達系統均徹底地整合成一個複雜的防情資料傳遞鏈,並且和雷達系統、電子信號蒐集系統、早期警報系統,以及防空飛彈追蹤動態相互協調,形成綿密的網絡,同時讓情報獲取的相關資料能應用在不同的層次上。更有甚者,航空自衛隊原本在各地的防空指揮部均已移編至東京近郊橫田基地,由「航空總隊」(相當於司令部)直接管制,藉此直接和美軍的天基型飛彈探測系統與其他部署在日本的防空飛彈陣地聯通。

  各座防空雷達系統升級

  多數新設置的防情單元以針對北韓的長程彈道飛彈預警為目的,用以防範飛越日本上空的飛彈。這些雷達大多設置在琉球群島和沖繩附近離島,藉以擴張對中共機、艦進出島鏈的電磁信號蒐集,並且加強日本自身應對中共現代化空、海與飛彈的防禦。新的防情能力將能提供日本探測、追蹤和攔截少量的北韓長程(包括搭載核彈頭)飛彈,以之提高國防的高度信心。在對中共方面,仍然是以完成琉球以南各座離島電磁信號與雷達偵測涵蓋面為優先項目,至於防範中共戰略核武力量裝備在多樣化發射系統上的能力,日本仍略顯不足。

 日本《防衛計畫白皮書》透露,冷戰後日本安全環境所面對的關鍵因素即為前述項目,所以提升和擴充自衛隊的飛彈情報能力就成了東京當局的優先課題。文件指出,自衛隊未來將以「透過持續的情報、觀測和偵察(ISR)確保全境和周邊情資的優勢」,然而最值得注意的一點,在於幾十年以來,自衛隊均非常重視加強這方面的能力。眾所皆知2009年日本的陸基防空網絡(BADGE),已從全境原本的各座防空雷達系統升級,例如:在北海道當別町新設置1座J/FPS-4雷達,在琉球的「與座岳分屯基地」也設置了1座新的J/FPS-5雷達,但是,航空自衛隊的新型電磁信號蒐集站台,卻是以攔截中共與北韓的空中與海面通信,與發射的電磁波為基本功能,新近啟用的4座J/FPS-5雷達之中的2座就是專門偵測中共的飛彈發射信號,另2座則專對北韓。

 與駐日美軍情資共享

 日本空中電子戰能量始建於1970年代中、後期與駐日美軍的聯合演習基礎上,當局以「日本航空機製造株式會社」(NAMC)自製的YS-11為載台,進行結構與模組化研改,成為航空自衛隊第一代的電子戰飛機,惟受限於航程,僅能在日本列島周邊航路以蒐集前「蘇聯」遠東軍事力量機、艦出航之電磁信號為主要任務,所得資料亦多與美軍聯參共享。

 待1990年代波灣戰後亞洲戰略格局產生變化,東京防衛省開始進一步研改C-1運輸機作為新型電子戰載台,同時融入美軍釋出之常用Ku、K、Ka波段電磁信號,配合戰鬥機搭載之Link-16鏈路,逐漸建構起環繞日本列島之空中電子戰的聯合作戰能量。2000年以降,中共軍事力量崛起,各型電子戰飛機頻繁出海遠航,為維護其西南各座離島之防務,附和東北亞美軍對中共之「圍堵」部署,日本遂加強電子系統的整合,進而透過「網路中心戰」的概念,試圖聯繫駐防琉球嘉手納基地之美軍通信中繼站,建立新世紀「聯合戰術情資分配系統」(JTIDS)立體化之電磁防線,同時結合海上自衛隊P-3C II/III系列之偵潛巡邏範圍,擴大電磁頻譜之反制能量。

 在JTIDS計畫下,Link-16資料鏈路的通信標準和技術最早起源於1975年,第一代的JTIDS終端機(或稱為Class 1)僅裝配在美、英空軍的空中預警管制系統(AWACS)和北約(NATO)的地面管制站。1980年代後,第二代較為精巧的Class 2也已研發完成,卻受限於生產成本、裝備體積和可靠性各層面之元素考量,僅有少量的這一級終端機鏈路裝備配備在美國海軍的F-14D和一個空軍中隊的F-15C上。等到日本的F-15J進行「多階段研改計畫」升級之時,並非採用這套美軍限量試用概念的裝備,反而是大量裝備了三菱自製的機載電子戰系統,與駐日美軍形成局部空中戰術情資共享的能量,至於美軍駐防嘉手納的RC-135V/W系列機隊對東海之定期偵巡資料,只有限度地提供給日方,美、日雙方目前是藉由每年春季在關島舉行的「北方對抗」(Cope North)年度聯合演習,建立現代化空中聯兵運用(聯合指管能力)的戰術基礎,然這種局面待2020年航空自衛隊接收的F-35A投入實戰演訓,隨著Link-22資料鏈路的實用化,將會發展出新的空中聯管模式。

 加強環繞日本周邊監偵能力

  現代化電子戰系統的建力用力成效,完全取決於各種軍用頻譜的偵察、攻擊和防護的綿密配置,缺一不可,日本航空自衛隊在全境部署的陸基雷達和電子情報系統,不僅用於飛彈來襲的早警功能,同時也在提供「美日同盟」架構下的彈道飛彈防禦系統之戰術情資,這些既有的系統會持續升級與擴大偵測範圍,從2004年11月至今,有些沿著南九州至琉球宮古島一線的防情單元已經完成研改,其距離延伸至東京以南2000公里和臺灣本島以東380公里之遙。至於日本陸基雷達的早警與防空系統也都在增強性能,新近部署的長程探測追蹤雷達(J/FPS-4與J/FPS-5)也和專業機隊同時升級,這就證明了日本發展RC-2電子偵察機並非偶然。

 2018年度的《防衛白皮書》,明確編列了「標準-6」(SM-6)攔截飛彈的項目,預算為21億日圓,將配合計畫中的「岸基神盾」系統,作為反制彈道飛彈的第3道防線。此外,也編列了491億日圓增購2架E-2D「先進鷹眼」預警機專門加強環繞日本周邊的空情與監偵能力,與原本已經在編制內的E-767預警管制機形成任務上的區隔,對於AWACS系統也斥資83億日圓予以升級中央任務電腦與附屬的電子戰支援裝備,以改良現有E-767的早警與監偵能力。

 最值得關注的一點,防衛省還在2015至2016年編列144億日圓購置3架RQ-4B「全球鷹」高空偵察載具與其附屬的地面遙控站台,藉以加強對大範圍海空目標區的長時間監偵能力,此外,也編列了196億日圓發展下一代的空情雷達系統,此舉顯然是對未來將取代F-4EJ改和F-2的F-35A第5代系統預作鋪路,搭配下一代資料鏈路換裝成全新的防空情報單元,是日本下一階段防空裝備的換裝優先重點。

(作者為前空軍官校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