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強化砲兵戰力 肆應未來作戰環境

 美國國防部日前指出,在長達20年的反恐與綏靖作戰後,世界強權國家軍事能力已趁勢崛起,甚至在陸戰武器裝備與戰術戰法等方面,逐漸超越美軍,對美國利益形成強大威脅。面對隨時可能爆發之衝突,美軍必須立即重整傳統地面作戰能量,並將以精進砲兵戰力為優先考量,以因應未來作戰需求。

 美軍追求精進砲兵戰力之急迫性,其來有自。20世紀末期,美軍曾對部隊編裝進行大幅度調整,目標在建立「在24小時內將兵力投射至全球任一角落」的快速部署能力,著手建立旅戰鬥隊等模組化建制部隊,並削減師砲兵指揮部編制,使指管架構扁平化。其動機來自於美軍於越戰後,受到敵間接火力傷害比例不高,但並未認知到,這其實是來自砲兵指揮官執行反砲戰成功,因此日後衍生陸軍缺乏足夠火力支援能量等後果。

 由於先前不當裁減野戰砲兵編制數量,導致兵科發展受限,更迫使優秀軍官必須離開,或投入其他非專業工作。另一方面,俄羅斯與中共趁此軍事轉型罅隙,大幅研發新式火砲,在能力與數量上逐漸超越,美軍對此亦有相當程度的隱憂。根據蘭德公司報導,俄軍現役火砲(火箭)射程,竟比目前的美軍同類武器,射程多了50%至100%。換言之,一旦於戰場遭遇,美陸軍恐將遭敵火力壓制,這使得美軍必須思考,如何快速縮短與消除此一差距。

 火砲自中世紀發明後,就是主宰戰場之利器。我國古代明朝,運用火砲執行攻城與不對稱作戰,開啟了砲兵運用之廣泛思考空間,如1592年首次以馬拖曳大砲砲轟平壤城,突破防禦體系取得奪城契機;另於1623年起之多次抗後金(清朝前稱)作戰,袁崇煥採「憑堅城、用大砲」戰術,屢次擊退優勢敵軍,為明朝多爭取數十年統治時間。在近世戰場上,舉世公認拿破崙為火砲成熟運用之重要轉折點,其創立之大砲兵連戰術,奠定砲兵攻守兼備、戰場主宰之特性。

 隨著科技進步與戰爭形態改變,火砲的運用與發展,始終為世人關注的重點。如上世紀長達數十年的中西方冷戰,雙方在研發直升機與新型戰車等新式武器裝備的同時,同樣保有數量龐大的砲兵。現今各國亦就武器性能、優質人員與部隊訓練等方向著手,以期運用強大火力,爭取戰場優勢作為。

 就武器系統而言,相對於直射武器,砲兵必須於與遠距外,和第一線作戰部隊取得密切聯繫,並精準命中目標,因此世界各國均聚焦於遠程、精準與自動化發展等面向。目前美軍現役155榴砲,已研發新式的火箭助推彈或衝壓引擎砲彈,可將砲彈投射至100公里外,擴大火力涵蓋範圍。另一方面亦研發「精準導引套件」(PGK)或M982神箭彈等精準彈藥,可精準命中目標,且價廉效高。除此之外,新一代M109A7自走砲已開始交車,其特點在於能強化數位射控系統、戰術資料鏈與更大功率的車載電源等,無須射擊指揮車,仍可實施異地同時獨立作戰。在數位資訊傳遞架構下,可同時接獲船艦、空中與地面作戰部隊射擊要求,並自動化實施目標情資處理與射擊諸元裝定等,從接獲射擊命令、完成射擊準備到第一發砲彈發射,僅需不到1分鐘,大幅提升打擊力與防護力。

 若從人才培育面向探討,二戰期間,德軍優先檢討高學歷人員,擔任砲兵射擊指揮與前進觀測官,在戰場之優異表現,也成為蘇聯部隊優先獵殺對象,顯見砲兵高級專長之重要與培養不易。為留住人才,美軍近年研擬增加留營獎金,強化砲兵官兵留營意願;我國也藉由基地、年度演訓等時機,磨練專業、建立自我成就與榮譽心,期能留住優質人才。

 「利用各式演訓深化砲兵戰場應用,以達超敵勝敵目標」向為西方國家近年重點。美陸軍自推出「多領域作戰」概念以來,便將砲兵視為多領域作戰重點戰力。例如,今年夏天舉行的「環太平洋軍演」,即以第17野砲旅為主體,與其他軍種組成多領域特遣隊,透過跨域火力協同能量,相互創立機會之窗, 成功擊沉靶艦,驗證砲兵在任務上的多元化與高效能。

 綜言之,面對中共威脅,我國將持續推動「濱海決勝、灘岸殲敵」戰略,現階段砲兵所具備的「遠距」、「機動」與「火力」,確為三軍聯合作戰關鍵戰力之一,在各作戰階段扮演重要之主(協)力任務。為肆應未來作戰環境,砲兵仍需持續朝向「少員操作」、「遠距精準」、「輕量機動」與「數位自動」等方向精進,以有效提供主戰軍(兵)種火力支援,成功遂行各種防衛作戰任務。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