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全球供應鏈重組 改善投資環境定輸贏

 美「中」貿易戰進入新回合,美國將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進口貨品,祭出25%的高關稅。目前大陸雖然沒有等值的美國進口貨品,可作為報復,但外界還是預料,中共官方終究會有相應的報復措施。美「中」貿易戰持續且擴大似乎難以避免,全球都須面對此一經貿災難;對臺灣而言,除了關切短期影響,更該注意全球供應鏈重組時,如何吸引企業投資臺灣。

 今年可稱為全球「貿易戰」年,美國總統川普「四處放火」,從年初的對鋼鋁課稅、揚言對歐盟汽車課稅,到與墨西哥、加拿大重談北美自貿協定(NAFTA)…當然,針對大陸挑起的貿易戰,尤令人矚目。因為,過去從未有全球最大經濟體,直接向第二大經濟體,作出「貿易宣戰」。

 川普最初對大陸提出500億美元進口貨品課25%高關稅,大陸隨即對美國同額商品課25%關稅,這部分有340億美元已在7月後生效,另外160億美元也在日前生效。如果雙方的貿易戰就此打住,各界的評估都是「影響有限」。因為相較美「中」雙方4兆美元左右的貿易總額,或是10多兆美元的經濟體規模,500億美元的影響,對彼此經濟的衝擊都不大,經濟成長率頂多減少0.2到0.5個百分點,全球經濟與經貿體系當然更能承受。

 但因為大陸對美國提出相應的報復,讓川普決定,再對大陸進口的2000億美元商品課高關稅。他甚至揚言,必要時對全部(超過5000億美元)大陸進口商品課高關稅,這對美「中」雙方、甚至全球經貿的影響與衝擊,就可能如海嘯般嚴重。大陸方面,雖然因為每年從美國進口的商品,只有1300多億美元,不可能再提出同樣金額的報復方案,但外界預料,中共可能從其它方面著手報復,因此未來也充滿不確定性。

 這次對大陸2000億美元的加徵關稅,不僅數量更龐大,同時也包含更多重要產品,主要針對「中國製造2025計畫」的項目,包括5G、自動化設備、太空航空、自駕車、AI、機器人等。同時,前一波本來避開的各種民生消費品,也有不少被納入其中。

 因此,這波貿易戰將同時對美「中」產生更大的衝擊。以美國而言,因為對民生消費產品課高關稅,必然引發價格上漲;這由今年初川普對進口洗衣機課16%高關稅後,美國國內的洗衣機價格,也上漲接近兩成,就可看出其影響。宏觀來看,即使進口廠商能於短期內自行吸收關稅成本,但終究要反映在價格上漲。

 對大陸而言,影響同樣巨大,只是層面有所不同。大陸過去20年的發展,已成為「世界工廠」,其內部企業與產業,相當深刻地整合在全球供應鏈體系中。在川普課高關稅後,民生消費品方面,當然可能讓美國人改用其它國家進口產品,因而失去市場;工業產品方面,美國企業同樣可尋找其它國家的產品,讓大陸產品被替代。甚至長遠而言,原本許多以大陸為生產基地的外商、甚至國內廠商,都可能必須考慮把更多生產,放在其他不被貿易戰波及的國家,甚至直接遷移工廠到其他國家。

 也就是說,短期而言,大陸馬上要面對的是出口與產量減少、市占率下降;中長期而言,則是投資減少、生產活動下降的經濟衝擊。由此亦可能引發連鎖效應,讓經濟成長率、企業投資、民間消費、就業機會等,都如滾雪球般地彼此牽連減少。當然,也有較樂觀者認為,以出口美國所占GDP的比重看,大陸仍能承受;而且關稅提高雖然會讓市占下降,但也不是把市場全部拱手讓人,可能因此逼迫大陸加速與提高產業自主能力。不論結果如何,衝擊已是難以避免。中共官方除了強化穩定金融、市場與經濟,也開始準備祭出財政政策,以彌補減少的出口與經濟分額,用來支持經濟。

 對臺灣與其他國家而言,最值得注意的,是貿易戰引發的全球供應鏈變化。許多企業都已嘗試尋找新的供應鏈廠商,這很可能是一次全球供應鏈的解構與重組。而這個過程,可能需要長達數年才能完成。因為企業尋找替代供應商,不是短期就能完成,要建構新的供應鏈體系,更非得數年時間不可。

 衡量臺灣對大陸與美國的出口,占總出口的一半以上;大陸是臺商重要的投資地,臺灣產業又已深深整合在全球供應鏈中,因此短期衝擊難以避免。但就中長期而言,臺灣如何在全球供應鏈重組中,改善投資環境,以提高並強化我們的吸引力,將決定臺灣會是美「中」貿易戰中,最後的贏家或輸家。因此包括政府與企業都該思考,如何吸引更多供應鏈廠商,來臺投資設廠,進而為我們創造一個贏的環境與策略。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