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少子化藏國安隱憂 多管齊下因應挑戰

 國發會日前公布《中華民國人口推估(2018至2065年)》報告,指出在2016、2017年,全國總生育率分別降至1.17及1.13人的情況下,預估我國總人口將於2021年達到2361萬人的最高峰,之後即進入人口負成長。未來10年,學齡人口將減少1至3成;到2054年時,全國總人口數將跌破2000萬人。

 將這項每2年定期更新的人口推估數據,相較於國發會上次報告,我國人口負成長階段,將提前3年到來。而今年臺灣已正式邁入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率超過14%的「高齡社會」,按此趨勢,到2026年,將更進一步成為老年人口比率達20%的「超高齡社會」。這樣快速的轉換時程,以及對國計民生的可能衝擊,已是迫切需要面對的國安議題。

 事實上,不僅當前我國對少子化威脅感受強烈;歐洲國家從1970年代開始,即陸續面臨生育率逐年降低的社會狀態。問題嚴重者如德國、俄羅斯,前者自50歲以下的世代人口明顯遞減,即便挹注大量國家資源、建立托嬰機制,並訂定優惠政策減,輕有幼兒家庭的經濟壓力,也只能勉強維持生育率不再大幅下降,必須依靠外來移民支撐人口結構;俄羅斯人口老化與總人口數減少的問題,則更形惡化。由於政府補助資源短缺,根本難以挽回幼兒人口快速縮減的態勢,預判在10年後,勞動人口與老年人口的比例將低於2:1,人口萎縮在所難免。

 無獨有偶,依聯合國數據統計,我國所處的東亞地區,也是全球人口結構失調的重災區。姑且不論因為人為過度干預社會自然運作,使生育率長期於低檔徘徊,導致人口結構畸形、性別比例嚴重失衡的中國大陸;在區域內已開發國家中,日本於1970年代,即邁入高齡化社會。迄今,老年人口已占總人口的27%以上,遠超過世界衛生組織對超高齡社會的界定;總人口數則以每年減少30萬人的速度,持續呈現負成長。儘管日本政府努力推出相關對策,試圖在2050年之前,維持1億人口數,但少子化情形短時間內仍難改善。可見生育率低迷不振,已是全球趨勢與各國間的普遍現象。人口問題所潛藏的社會危機,更將成為新型的「非傳統安全」威脅。

 綜觀世界先進國家,因應少子化難題的政策,不外「延攬」與「投資」兩大面向。一方面吸引優秀國外移民遷入,以改善不良人口結構,如美國每年均有大量年輕移民入籍,促使其人口結構能夠長年維持穩定;富裕的澳大利亞雖然近年生育率快速下降,同樣潛伏少子化問題。但因移民人數持續成長,對人口結構得以發揮護盤效益。

 另一方面,就是投入大量資源,彌補家庭扶養負擔。包括廣設托兒所、拉長生育假與有薪育嬰假時間;或給予育兒家庭現金補助、減稅及特惠的社會福利等。其中最佳典範之一的法國,儘管其友善生育計畫,每年至少要花費120億歐元,但站在長期觀點,提高生育率即能擴大未來的勞動人口與稅賦,人口政策的運作成本,就能獲得稀釋。法國多年來生育率,均維持平穩的實際成效,證明適切政策投資,對國家與社會都值得。

 臺灣從仍屬農業社會的1950年代開始,生育率即呈現逐年緩降的趨勢。進入工商業乃至於服務業社會之後,極低出生率,其實是自然演變與難以避免的現象,復以臺灣自1990年代由「人口紅利」所隨伴經濟成長效應的黃金時期,終因人口成長動能限縮,而於前年開始遞減。面對少子化帶來的高齡社會,以及人口減少等結構性變遷,政府即在今年「地方創生政策」中,訂定2022年提升生育率至1.25人、2030年至1.4人,維持總人口不低於2000萬的施政目標。

 另外,為提升國人生育意願,因應勞動生產力降低、人口結構失衡與高齡人口失依等可能問題,政府並制定具體政策,包含擴展平價教保服務、提供育兒津貼、推動AI行動計畫、策進《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與《新經濟移民法》,以及實施「長照十年計畫2.0」、規劃「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就業法」等,期能本、標兼治,達成穩定提高生育率、有效配置與運用人力資源的目的。

 綜言之,未來30年內,全球將會有更多的國家,因為少子化,衍生諸多程度不同的社會問題。既然這是一場長期抗戰,我們必須以更多元的面向,探索各種可能出現的狀況並尋求解決之道,如國防兵力結構轉型,與相應的高科技軍武投資即為一例,方能維持國軍戰力於不墜。此外,少子化的根本解決之道,在於振興經濟,政府相關部門亦必須持續提高青年就業機會,改善生活環境,方能正面迎戰少子化趨勢所將帶來的全面向衝擊,共同為國家永續發展努力。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