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情報錯誤肇敗因 1815年滑鐵盧戰役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温培基

 一、前言

 1815年2月26日,流放至厄爾巴島的拿破崙,避開英法監視船艦,於3月15日凱旋般地重返巴黎。反法同盟於3月12日簽訂肖蒙條約,並宣布拿破崙為「世界和平的干擾者」,各自出兵討伐拿破崙。

 4月底,重登皇位的拿破崙僅以數十日的時間,重新組建4個新軍團,約12萬人的部隊。面對須重新整合的反法同盟,拿破崙在全國人民支持下,決定先發制人,主動出擊。然在滑鐵盧一戰,拿破崙在十足把握與自信下吞下敗仗,終結其政治與軍事生涯。

 本文就戰前情勢、作戰經過、檢討與評析等,逐一說明。

 二、戰前情勢

 3月12日,反法聯軍簽訂肖蒙條約,奧、英、普、俄4大盟國同意各自出兵15萬參戰,粉碎拿破崙。英國威靈頓公爵指揮英荷聯軍,向法國邊境推進;同時普魯士軍隊在布魯歇爾指揮下,也奉命向法國出征。面對北方軍團的聯軍,由於給養之固,兵力分散在整個比利時境內。

 4月底,拿破崙建立4個新軍團(北方、摩澤爾、萊茵和阿爾卑斯軍團),並組建3個「觀測軍」保衛侏羅、瓦爾和庇里牛斯邊境。拿破崙計畫在6月的第1個星期中,把兵力集中在松布耳河與繆斯河之間的地區,並同時在巴黎周圍修建要塞,造成防禦假象。6月16日,越過松布耳河,先向右面攻擊布魯歇爾軍團;17日再轉向左面攻擊威靈頓軍團,並進占布魯塞爾。 

 三、作戰經過概要

 滑鐵盧戰役兵力分配(如表1)與概分3個階段(如表2),各階段作戰經過詳述如後。

 (一)第一階段(6月14至16日)

 6月14日,拿破崙下令,次日拂曉前開始奪占松布耳河上查利瓦—屠因間的橋樑。萊里第2軍和德隆第1軍在左,分別在馬爾青尼和屠因渡河,其餘部隊在查利瓦渡過。法軍於午後12時30分炸毀橋上障礙物,開始渡河。

 6月15日,賴伊指揮左翼兵力北進到哥塞利,掃蕩普軍後衛;格勞齊指揮右翼兵力(含第3、第4軍及大量的騎兵),所率騎兵向東北迅速推進。普軍則意圖集中兵力,於弗勒呂斯至松布里費間的林尼,與法軍會戰。

 (二)第二階段(6月16至18日8時)

 法軍區分兩翼和一個預備隊,賴伊在左翼(第1軍、第2軍及2個輕騎兵師及克勒曼的2個騎兵師)盡速向布魯塞爾攻擊;格勞齊任右翼(第3軍及第4軍)向松布里費攻擊;禁衛軍任預備隊,優先支援左翼賴伊元帥方面。

 6月16日下午3時,拿破崙誤判林尼地區敵軍僅1個軍(實際為3個軍約7萬人),以3萬8000人和84門火砲向普軍發動攻擊,由於兵力懸殊,投入預備隊禁衛軍攻擊後,始攻破林尼中央正面。法軍由於損失摻重,並未下達追擊指示。

 法軍左翼賴伊於下午2時發動攻擊,由於兵力處劣勢,陷入苦戰。預備隊德隆接獲拿破崙命令,向東迂迴至林尼的普軍陣地;傍晚時,又接獲賴伊命令,轉向夸特里布拉斯。2萬人的預備隊及46門火砲,就此奔馳於2翼戰場,未能投入戰鬥。

  6月17日夜,法軍右翼格勞齊方面俘獲普軍後衛及火砲8門,誤判普軍已沿補給線向東(那慕爾)潰退,無法與英荷聯軍會合(實際上,法軍俘獲的兵力及火砲僅為迷失方向的1個砲兵連,普軍正向北通過耿布盧退往華弗爾)。

 (三)第三階段(6月18日8時至20日)

 18日上午8時,法軍在戰場上集結7萬2000人及270門火砲;而威靈頓兵力6萬8000人及154門火砲,法軍明顯占優勢。拿破崙因此充滿自信地對參謀聲稱「我們獲勝的機會至少是90%,失敗可能性不到10%。」

 滑鐵盧陣地經過威靈頓縝密選擇與規劃,將步兵部隊部署於北面山谷,並沿著約4000碼山脊反斜面地形構築防禦陣地,右前方600碼的霍古蒙特農莊及前方300碼的拉海聖莊園,作為前哨陣地。

 11時30分,法軍以80門火砲先制攻擊,卻因雨後泥濘,未盡預期破壞效果。此時,拿破崙將左翼指揮權交給賴伊。

 下午1時,普軍布魯歇爾率領3個軍越過東面森林,法軍右翼克勞齊正與普軍提里曼交戰,無法趕赴戰場會合。在此關鍵時刻,賴伊擅自率領米爾豪的騎兵軍,向拉海聖與豪高蒙之間英國步兵方陣發起衝鋒,由於騎兵未搭配步兵,遭英荷聯軍反擊逐回。

 下午7時,拿破崙投入最後的預備隊老禁衛軍,其中8個營交由賴伊突破威靈頓戰線,2個營用來驅逐進入普隆斯諾瓦的普軍。但是賴伊並未能擴大拉海聖缺口,反而攻擊左方英國禁衛軍據點,法軍禁衛軍因此攻擊失敗。趕赴戰場的普軍接替英荷聯軍追擊任務,拿破崙軍隊被迫放棄戰場。

 6月19日上午5時,拿破崙到達吉拉培。6月21日,拿破崙在法國議會決議下,宣布退位。

 四、檢討與評析

 (一)知己知彼 百戰不殆

 拿破崙自知兵力遠不及反法聯軍,決定採先發制人、分斷普英戰線,戰略構想實屬正確。惟法軍部隊無法支撐戰略構想,初期林尼作戰有利,未能乘勝追擊,使潰退普軍布魯歇爾得以與英荷聯軍會合。

 反觀英荷聯軍威靈頓,了解部隊良莠不齊,無法與拿破崙正面抗衡,即善用地形,採守勢作戰,逐次減弱法軍戰力,待普軍會合後發起反擊。

 威靈頓除了解英荷聯軍能力,亦了解法軍善以騎兵發動攻勢,即運用地形之利及步兵方陣,有效阻擊法軍左翼賴伊攻勢,達成其戰略目的。

 (二)錯誤情報 貽誤戰機

 法軍右翼格勞齊率法軍1/3兵力擊潰普軍後,未能掌握有利戰機,迅速殲滅普軍布魯歇爾;錯誤情報影響指揮官判斷,致法軍於6月18日大膽用兵進攻英荷聯軍。格勞齊除未達成追擊任務,兵力更受普軍牽制,為法軍滑鐵盧戰敗主因。

 6月16日,拿破崙右翼進攻林尼,由於錯估敵軍兵力,緊急令左翼軍預備隊德隆馳援,惟到達時間過晚,未能及時投入戰場。下午5時,復因賴伊軍狀況危急,德隆軍再度返回;法軍2萬人及46門火砲奔走於2個戰場,未能投入任一方面戰鬥,形成兵力浪費。

 (三)善用地形 料敵制勝

 《孫子兵法》虛實篇「凡先處戰地者佚,後處戰地者勞…」英荷聯軍威靈頓,初期因給養之故兵力分散,經部隊整合後,運用滑鐵盧周邊山谷地形及村落建立防禦陣地,在法軍集中兵力進攻時,有效避免法軍火砲攻擊威脅,甚至運用步兵方陣搭配火砲,逐次消弱法軍騎兵戰力;普軍布魯歇爾援軍到達後,獲致決定性戰果,擊敗拿破崙。

 五、結語

 由滑鐵盧戰役可知「錯誤情報,將造成無法彌補的後果」,法軍雖先發制人,掌握主動、創機造勢;然兩翼部隊聯繫不佳,無法臨機應變,錯失良機。倘若林尼作戰中德隆預備隊運用得宜,或右翼格勞齊元帥精準掌握普軍動向,都將足以改變戰局。

 《孫子兵法》謀攻篇「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滑鐵盧決戰時,拿破崙過度自信,與威靈頓知己知彼形成強烈對比,注定滑鐵盧之戰法軍將以失敗收場。(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