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蛋包飯的滋味

◎林佩玲

 劃開鮮嫩澄黃的日式煎蛋,豔紅欲滴的番茄炒飯彷彿稚子般仰著紅彤彤的臉頰探頭微笑著,迫不及待地舀進口中,無與倫比的滋味在齒頰間輕盈曼舞。它是兒時最喜愛的一道餐食,多年來卻未敢再嘗;沒能忘記那個正午時分,滿心期待蛋包飯的稚嫩心靈,竟因一場突來的意外而驚惶失措,整整二十年,和這道料理始終保持著遙遙相望的安全距離。

 記得那日近午時分,母親為了增添番茄炒飯的美味,特意拎起菜籃至對街的豬肉攤採買肉絲,目送著她的背影,按捺不住的是滿心的期盼。然而,再見到母親卻是在數天後的臺大醫院裡,在肉舖前遭酒駕男子撞傷的母親,躺臥在病床上,裹著硬梆梆的石膏,全身插滿了點滴導管,卻睜著一雙眼眸熱切地望著我,當時只是個嚷著要找媽媽的四歲小孩,膽怯地站在外婆身旁,低聲啜泣不發一語。現今回想,那該是不忍母親受苦又恐懼至親離去的歉疚吧!自此,蛋包飯好似被貼上禁忌的封條,消逝在我的想望菜單裡。

 二十餘年的歲月流轉而過,當年的四歲孩子早已步入職場,也嫁為人妻了。在一次與母親外出用餐的餐桌上,雪白的骨瓷餐盤裡再次承裝著童年的夢幻料理,母親輕輕劃開鮮嫩多汁的日式煎蛋,一陣濃郁芳香的氣息撲鼻而來,我不禁深深吸吮那遙遠又熟悉的滋味,卻見她望著我,說道:「記得小時候你總是拉著我的裙襬,央求我做這道料理,卻不知怎麼了,突然就不愛了?」或許是長了年歲,也或許是休假日的放鬆氛圍,塵封的禁忌驀然間鬆綁了,彷彿又回到遙遠的歲月裡,坦然訴說當時內心的恐懼與歉疚,以及寄宿外婆家時對母親的殷切思念。

 望見母親的眼眸閃著盈眶的淚水,她摟著我的肩膀,說出當年我所不知的心情故事:一個腰椎嚴重損傷的傷患艱辛的復健之路,支持的力量源自我與襁褓中的妹妹,為母則強的堅毅為我們重新撐起了快樂的童年與健全的家庭。

 無可取代的誘人滋味再次從自家廚房飄出,鮮嫩多汁的煎蛋彷彿慈母般守護著懷中的寶貝,而豔紅欲滴的炒飯正如稚子般安穩沉睡在母親的懷裡,我慢慢咀嚼細細品味著美好滋味—那是母親的堅毅與慈愛、刻骨銘心的童年往事,點點滴滴雋永在心頭。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