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菊性義勇廉

◎文景

 很少人不認識菊花,但有多少人明白菊花的特性?中學時曾讀過一篇〈瘞菊記〉,文章主旨是談作者「種菊花」,因不識菊性而把一盆名貴的菊花「種死了」的經過。原文簡短,寓義深長:有客自武林來,貽我菊數盆,曰:「此佳種也,幸善養之。」

 客去,余視其盆,粗而且裂,因另購新者而移植之。連宵天雨,寒甚。余視其花,含苞待放,瘦質娉婷,恐不堪風雨之摧殘,乃移盆室內。未數日,花漸萎矣;意土壤之瘠也,復為施肥。然花終不壽,竟枯槁而死。

 不數日,客復來,見諸花無一存者,狀頗惋惜。余告以故。客曰:「君不諳菊性,愛之適以害之。菊戀故土,非時莫遷;無端移植,斲喪之者一也。菊性耐寒,經霜愈傲;絕其風霜,斲喪之者二也。菊既萎矣,復施以肥,是猶予癆瘵者以參苓,寧非速死乎?」

 余聞其言,瞿然起曰:「噫,余知過矣!夫菊之知戀故土者,義也;酣戰風霜,勇也;不貪肥沃者,廉也。有此三德,余廼迫其抱屈以死,不亦過乎!」爰為收拾殘叢,掘土瘞之,題曰:「君子花之塚」,並繫以銘:「維爾黃英,花國之精,性原冷淡,骨本崢嶸;生既兀傲,死亦堅貞,宜供享乎太廟,垂萬世以長榮!」

 這篇文章表面上似乎在寫菊花的本性,其內容卻暗寓作者本人和菊花一樣,是「戀故土、戰風霜、不貪肥沃」,具有「義、勇、廉」三種特質。了解菊花特性的人都知道,在臺灣,菊花是極為普遍的植物,無論春夏秋冬都看得到它的蹤影,供奉神佛廟堂上有它,花藝教室裡有它,公園裡有它,校園裡有它,鄉村小路上有它,公寓花台上有它;它不在乎盆缽精粗,不在乎土壤肥瘠,不需肥料澆灌,不要人工關注,插枝即活,顏色姿態俱佳,是值得觀賞入畫的。

 在經濟未起飛的年代,菊花只有黃、白兩色;黃菊通常供奉神佛,白菊用來祭祀亡者。隨著農業科技發展,菊花的顏色愈來愈繁多,有紫色、橘色、濃金鑲紅邊等,一朵朵花梗粗壯,葉脈肥厚,彷彿與「酣戰風霜」四字無關;入夜後的菊花田,一片燈海,似乎提醒菊花:「這個世界裡,暗夜是不存在的,你只要有燈光就能繼續長出肥碩的花苞,賣個好價錢。」

 種菊、賞菊、畫菊,雖為陶淵明之流的人物所重視,但在時代變遷下,菊花已成為「經濟作物」,每年外銷日本賺取外匯,提升花農收入,裨益民生,仍可視為「君子」;至於「義、勇、廉」三字的精神和讚詠,也只能隨著作者「掘土瘞之」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