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肆應電子戰威脅 美急起直追

 美國軍事新聞網站日前報導,美陸軍將從今年秋天開始,以安裝無線電干擾設備之「防雷反伏擊車」(MRAP)測試戰術層級電子戰運用。此種電子戰戰術載具(EWTV)配備的AN/VLQ-12(V)5電戰系統,可遂行電子戰支援與攻擊任務,藉由精確檢測與分析射頻信號,再以適切功率干擾波,擾亂及欺誘敵方通信與網路系統。此舉顯示,美陸軍已開始對未來複雜戰場之電子戰威脅及配套作為進行準備。

 美陸軍此一作為,係由負責緊急優先裝備籌補的「快速裝備部隊」(REF)辦公室,協同陸軍網路指揮部、測試評估指揮部、訓練暨準則司令部所屬作戰策擬機關等單位共同推動。由此可看出,該項實驗性裝備並非單一目的建案項目;所涉及之範疇,可能包含地面部隊未來電子戰、網路戰、電子/信號情報(ELINT/SIGINT)應用、戰術戰法及配套之準則研發等。

 此種新式載具使用的AN/VLQ-12(V)5系統,改良自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場廣泛使用的AN/VLQ-12「反無線電操控即製爆炸裝置」電戰裝備(CREW-Duke)。後者可快速偵知並分析叛亂分子使用之手機或無線電頻率,再採取低功率、短距離干擾,使其無法引爆炸彈,同時還能設法追蹤發射源,通知美軍和地主國保安警察進行拘捕。

 新的AN/VLQ-12(V)5(或AN/ULQ-35(V)5)系統,具有更強大之功能,其使用先進軟體定義架構,藉程式更新,迅速適應環境內之新威脅源,目前已能有效干擾手機、無人機及各類陸用通信裝備。未來此種低功率電子戰系統,將提升至可藉偵知敵方網路波形與頻率,駭入系統實施網路攻擊,完全符合美陸軍將電子戰職掌,併入陸軍網路指揮部的邏輯與需求。

 雖然美國陸軍對於電子戰戰術載具相關細節三緘其口,但負責執行未來戰術測評任務的「陸軍部隊司令部」(FORSCOM)表示,EWTV僅供技術與戰術概念驗證與測試,並無大量生產規劃,甚至亦非特定建案之原型系統。主要原因,應在於美陸軍目前於地面電子戰,已落後中共和俄羅斯。未來應發展何種系統,以肆應作戰需求,仍須廣泛評估與測試。

 美陸軍與陸戰隊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使用的反即製爆裂物和「反火箭、迫砲與火砲攻擊」(C-RAM)系統,雖於綏靖作戰中屢建奇功,但卻恐難在和中共與俄羅斯等實力相當對手的高強度戰爭中存活,主因這些系統都存在機動載台有效距離過短、功率強大者又須固定設置的問題,完全無法與俄軍動輒偵測範圍達上百英里的大型戰術電子戰輪車相比。

 由於俄羅斯在敘利亞至少部署5種以上的大型戰術輪車電戰系統,任何一種,均能在15分鐘內完成部署,並可隨時、快速變換陣地。在高強度衝突中,任何高功率電子戰裝備,都可能於短時間內遭鎖定,成為砲兵和空中戰巡機的「高價值臨機目標」(high-valued time-critical target),機動力自然相當重要。

 美國陸軍雖未曾與實力相當敵手,在對戰中使用過地面電子戰裝備,但顯然已由分析俄羅斯在烏東戰事之類似系統,了解到現役C-RAM及CREW-Duke系統,根本難以在面對「中」俄兩國的衝突中存活。因此,採用具基本防護力的現役防雷抗伏擊車,即是其在地面電子戰系統,改弦更張的第一步;部分專家認為,以M2布萊德雷戰鬥車改良的「裝甲多功能載具」(AMPV),或許是可能的選項。

 然而,為因應未來複雜之戰場環境與作戰需求,美國陸軍最終希望擁有的,應該是一種結合信號情報、電子戰和網路戰能力的多功能系統,EWTV顯然還無法滿足此一需求。美軍在地面電子戰系統急起直追,顯然並不希望在功率和電子干擾能力方面,和俄羅斯對抗;而是希望發揮精密電波偵測,與指向目標定位干擾及乘波網路滲透科技的優勢,逐漸贏回已居於劣勢的地面電子戰角力。

 不僅如此,長期在海空電子戰掩護下,遂行作戰的美國陸軍與海軍陸戰隊,皆未曾針對高強度衝突電子戰,發展戰術準則及配套訓練。利用電子戰戰術載具,及未來類似系統的測評驗證與實際運用,可逐漸彌補準則與訓練兩大面向的不足。此一技術、戰術、準則、訓練同步檢討、修正與精進的過程,絕對是建立作戰部隊專業電子戰與網路戰能力的必要步驟。

 綜言之,「亡羊補牢,猶未晚也」。任何國家在發展任何武器系統時,莫不以超敵勝敵為目標。電子戰與網路戰裝備具高度機敏性,更是各國絕對保密的對象。冷戰對峙與後冷戰的軍事情勢,雖使美陸軍疏於此一方面的發展,以致處於劣勢;但在下一場戰爭尚未爆發前,透過分析俄軍近期電子戰系統運用,發掘自身不足並尋求補救,仍屬及時有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