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留一盞燈

◎周玉娟

 去年此時飛往外島金門,正逢農曆七月鬼門開,因緣際會參與當地普渡盛會。金門普渡並非農曆十五中元節統一辦理,而是分鄉、分境輪流祭拜,恭請鬼王和觀音遶境佑民,拜海拜埔撫慰亡魂,自家門口準備豐盛祭品,不只祭拜好兄弟,也祭拜過去戰死的英勇戰士,別具在地人情味。

 雖然島內各區的普渡日期和祭儀供品略有差異,但從鬼門開啟至地門關閉,一整個月家戶門前都會點亮普渡燈,是金門特有民間習俗及夜間景觀。天黑後,盞盞七月流火為好兄弟們照路,指引方向、享用香火,亦祈求人鬼殊途各保平安。

 向來習慣在睡覺前或家中無人時,關掉所有燈具免礙入眠也省電節能,然自金返臺後,我會在前廳留盞小燈照明,橘黃光暈,帶來視覺與心境上的絲絲暖意。

 猶記得小時候,父母苦力工作甚是操勞,總得忙到很晚才能回家,翌日凌晨爸爸還得摸黑出門批貨。雙排東西向透天厝門戶相對,光線原就不佳,我家格局又狹長,所以客廳壁燈幾乎是整天亮著的。現在閉上眼睛,往昔循光起居的日常歷歷在目,它在經常獨處的幼年生活裡,扮演著爸媽的照明神器,卻是我的庇佑神燈。

 或許是兒時記憶投射影響,後來不論租房買房甚至出外旅宿,靠窗格局、採光良好,一直是我取捨的關鍵。天亮時,有陽光敲櫺鬧床,天黑時,有街燈穿灑照拂,那窗外的光就是我日夜自動感應的燈源。

 「留一盞燈讓流浪的人,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 留一盞燈讓晚歸的人,有一種被等待的感覺」,細細品賞歌詞深蘊,留盞家燈,不僅引亮屋舍,更是刷照那份溫馨,讓人一回到家,就能感受到家的溫暖與親人等門的幸福感覺。

 天空漸漸黯淡下來,從紅橘、灰青、靛藍轉為黝黑……隨著大自然光雕秀華麗落幕,道旁路燈接棒演出,我走向牆邊切換開關,點亮小燈也點亮心燈。舊家壁燈、金門普渡燈如跑馬燈般盤旋播放,有天倫和樂,也有人間慈悲情。

 冥想中,隱隱浮現孫越叔叔的慈祥笑容與磁性嗓音:「留一盞燈,給最後回家的人。」平時,這燈是為至親而留,直到所有家人平安歸來;此時,這燈謹為素昧平生的好兄弟們而留,直到鬼門關前溫情相送。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